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九百六十九章 冷嘲热讽(2)
    此一刻,毫不夸张的说,是死亡的气息,将楚枫笼罩。

    这绝对不是警告那么简单,那十只守护兽,的确具备着斩杀楚枫的实力。

    “楚枫,你惊醒它们了,快退回来。”

    “这里的所有机关陷阱,都不会取人性命,可唯有这十魂珠是个例外,这十魂珠的守护兽,是真的会杀了你的。”

    眼见着,那守护兽已然苏醒,楚灵溪紧张的大喊起来。

    可谁曾想,就在这时,楚枫的手掌忽然张开,顿时一张光芒大网,自其手中浮现,并且急扩大,竟眨眼间,将那十只百米长的守护兽所覆盖。

    当那光芒大网,覆盖了守护兽之后,竟然融入守护兽的身体。

    呜嗷

    一时之间,十只守护兽,皆是出响彻天际的怒吼声,就连这特殊的池水,都荡出了一圈圈强大的涟漪。

    可是,就在此时,楚枫双手开始捏诀,轻喝一声“阵开”

    那些融入守护兽身体的阵法大网,竟然再度散出光华,而那些暴怒的守护兽,竟然也因此陷入了挣扎。

    “这是,催眠阵法?”

    见此一幕,楚灵溪忽然神色一动。

    身为界灵师的她,可以看的出来,楚枫此刻所施展的,乃是催眠阵法。

    楚枫是想用催眠阵法,将这十只守护兽催眠,从而再去夺取那十魂珠。

    只是,这十只守护兽如此强大,楚枫做的到吗?

    楚灵溪产生了怀疑,可却也不再多嘴,她是不想影响楚枫,她看的出来,楚枫正在全力催动那阵法。

    而楚枫这一催眠,竟然用了足足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之后,那十只守护兽,终于闭上了双眼,陷入了沉睡。

    而楚枫,更是立即布置一座阵法,使得自己在水中度提升,顺着水流,很快便来到十魂珠跟前。

    当楚枫握住十魂珠的那一刻,那十只守护兽,便顿时化作十道气体,融入了十魂珠之内。

    这一刻,那十魂珠竟然变得明亮起来,其中有十道气体盘旋,涌动。

    “原来,这才是十魂珠的本体。”楚枫笑了笑。

    “天啊,你竟然真的做到了?”而就在此刻,楚灵溪看着楚枫手中的十魂珠,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也算是运气吧,虽然那十只守护兽很强,但终究不是真正的生命体,所以催眠容易一点,若真的都是本体,那我的阵法,也根本就不管用的。”楚枫说话间,将十魂珠递到了楚灵溪的身前,说道:“拿去吧。”

    “你真的要给我?”看着那被递到身前的十魂珠,楚灵溪的眼中,充满了惊讶。

    “对我也没用,我留着干嘛,拿着吧。”楚枫笑着说道。

    楚灵溪倒也没有太多犹豫,而是很快的便将十魂珠接了过去,毕竟她的确非常想要这十魂珠,也的确需要这十魂珠。

    “我欠你一个人情。”接过十魂珠后,楚灵溪说道。

    “人情已经还清了,毕竟你父亲救过我的命。”楚枫说道。

    “他的人情是他的,而我的人情,则是我的。”楚灵溪说道。

    此刻,楚枫看向楚灵溪,现这个丫头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之中,竟然涌现着无比坚定的目光。

    她可不是说说而已,她是真的这么想的。

    “随便吧,不过我们现在,应该尽快离开此处。”楚枫说道。

    随后,楚枫带着楚灵溪,顺着这池子地步的暗流继续前行,终于现了一道结界门。

    自那结界门内走出,楚枫与楚灵溪,便回到了那个池子陷阱对面。

    回头观望,只是墙壁,那结界门已经消失。

    “怎么了,已经脱困了,怎么反而不高兴了?”

    楚枫看着楚灵溪,笑眯眯的问道,她现这个丫头,此刻的脸上,竟然有着一抹愧疚之色。

    “若不是救我,你不会输给楚昊炎。”楚灵溪说道。

    “你是指我与楚昊炎的对赌吗?无所谓的,再赢回来就可以了,咱们出去吧。”楚枫说道。

    而看着如此霍达的楚枫,楚灵溪则是一愣,随后在那精致的小脸之上,竟然难得的扬起了一抹笑容。

    这一笑,是如此的迷人,宛如世间最纯净的花朵绽放,令人垂涎。

    接下来的路程,非常的顺利,楚枫与楚灵溪很快便走出了这个所谓的死门。

    只是刚刚走出死门,楚枫便听到了一些不好听的言语。

    在死门的出口不远处,聚集着几个人,那些都是参加了神域选拔的人。

    他们正在议论着楚枫。

    “唉,那楚枫登上了天雷台第十重,我以为他要成为楚氏天族的第一天才了,可谁曾想,居然被楚昊炎那般羞辱,都不敢出手,看来传闻中的他,也并没有那么了得啊。”

    “是啊,传闻中,那楚枫天不怕地不怕,结果看到楚昊炎立刻就怂了,传闻果然不可信啊。”

    那几人用那幸灾乐祸的嘴脸,对冷嘲热讽。

    “你们懂什么,难道看不出,楚枫是因为楚月,才没有对楚昊炎出手的?”

    而就在这时,一道厉喝忽然响起,是楚灵溪。

    楚灵溪这忽然间的怒喝,不仅惊吓到了那几个议论楚枫的人,不远处的所有人,也都注意到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