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九百七十二章 父亲的影子(5)
    轰

    就在这时,武力奔腾,天地颤动。

    在楚寰宇的手中,又多出了两件半成仙兵。

    这一刻,楚寰宇的气息,再度攀升。

    他甚至还施展出了仙法,浑身雷霆萦绕,看上去简直是所向披靡,无人可敌。

    砰

    猛然一声巨响传来,楚寰宇已是拔空而起,他来到天际之上,手中的两件半成仙兵便同时挥动,刹那间一道交叉的斩击,横扫虚空,把虚空都斩成了粉碎,直奔那猛兽而去。

    嘭

    然而,当那斩击靠近之后,只见其中一只猛兽,尾巴一甩,竟轻易的就将楚寰宇的攻势给化解开来。

    吼

    在此之后,那只猛兽大嘴一张,一道肉眼可见的声波,便自其口中飞掠而出,向楚寰宇压迫而去。

    那一刻,楚寰宇顿时面如死灰,他非常清楚,那声波若是击中他,他怕是要飞灰湮灭,葬身于此。

    嗡

    可就在那声波,将要靠近楚寰宇之际,那道声波竟然消散开来。

    是楚轩正法,是楚轩正法化解了那道声波。

    楚轩正法不仅化解了那道声波,还使特殊的力量,将那只对楚寰宇动攻势的猛兽,安抚了下来。

    “多谢前辈。”楚寰宇抱拳说道。

    而对于楚寰宇的道谢,楚轩正法则是淡淡一笑,随后看着楚寰宇和楚若诗说道:“还有人愿意再试吗,放心,有我在此,这十魂珠的守护兽,也伤不到你们。”

    只是,哪怕楚轩正法这样说,也没有人应答,他们不想自取其辱。

    “现在,还有人怀疑这十魂珠是假的吗?”楚轩正法问道。

    众人低头不语,事到如今,谁还会怀疑那十魂珠是假的,那就是真的愚蠢了。

    “楚枫,灵溪,那么你们两个,是怎么收服的这十魂珠呢?”楚轩正法看着楚枫和楚灵溪说道。

    “是啊,他们两个是如何做到的?”

    楚轩正法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楚枫和楚灵溪二人。

    “并非是我做的,是楚枫他帮我收服的这十魂珠。”楚灵溪说道。

    “喔?”听得此话,楚轩正法嘴角的笑意更浓,随后对楚枫说道:“楚枫,是这样的吗?”

    “正法前辈,是的。”楚枫点了点头。

    “那可否方便,再做一次?也好让我们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楚轩正法说道。

    “当然可以。”楚枫再度点了点头。

    随后,便开始布置催眠阵法,如同之前在那死门内的池水之中一样,楚枫花费了半个时辰之后,成功的将那十只守护兽催眠。

    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掠过那十只守护兽,将十魂珠握在了手中。

    下一刻,十道气体,涌入十魂珠内,十魂珠再度恢复成了往常的模样。

    “他…他竟然真的做到了,竟然是凭借结界阵法。”

    “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楚枫的界灵之术,竟然已经达到了尊袍,他如此年纪,竟然已是一位尊袍界灵师。”

    当亲眼见识了楚枫的结界之术后,那些不了解楚枫的小辈们,终于开始对楚枫刮目相看。

    他们似乎直到此刻才知道,楚枫并非浪得虚名,至少…他凭借结界之术,做到了楚寰宇所无法做到的事。

    而众所周知,在楚氏天族当今的小辈之中,楚寰宇和楚昊炎的实力,其实是非常相近的。

    在众人震惊之际,楚枫则是飞落而下,来到楚灵溪的身旁,再度将那颗十魂珠,递给了楚灵溪。

    “他居然真的将十魂珠,就这样交给了楚灵溪。”

    “这也太大方了吧,那可是十魂珠啊,对天雷血脉者,有着极大帮助的十魂珠啊。”众人很是不解,因为楚枫这种行为,出了他们的认知。

    “楚枫,这十魂珠的作用,你清楚吗?”楚轩正法说道。

    “清楚。”楚枫说道。

    “既然清楚,你还要将这十魂珠,交给灵溪,为何自己不用?”楚轩正法问道。

    “不知道前辈你知不知道,这十魂珠其实早在多年之前,就有人找到过。”楚枫说道。

    “知道,那个人便是你的爷爷,楚瀚仙大人。”楚轩正法说道。

    “我爷爷说过,十魂珠不配与神罚玄功相融合。”楚枫说道。

    “这!!!”楚枫此话一出,顿时激起了千层浪。

    这十魂珠,不仅是楚氏天族的镇族之宝,更是他们所向往的神物,楚枫居然这样侮辱十魂珠,他们自然很不舒服。

    “我爷爷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楚枫再度说道。

    而他此话一出,人们那不舒服的内心,倒是缓和了不少。

    心想,毕竟是楚枫爷爷的言论,就算过分,与楚枫没有关系。

    可是谁曾想,就在此刻,楚枫却再度开口:“可是当这十魂珠真的到我手中,我才现,我爷爷说的是对的,这十魂珠虽然厉害,可它的确不配与神罚玄功相融合。”

    这一刻,众人目瞪口呆,那副表情,就跟吃了狗屎一样。

    唯有楚轩正法淡淡一笑,看着这样的楚枫,他其实很是欣慰,因为这不正是…楚轩辕当年的影子?

    我行我素,不在乎世俗目光,却又有着比谁都强的正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