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七十九章 一击抹杀(3)
  “这玉佩,你是从何而得?”楚枫凝重的问道。

  “楚枫大人,这玉佩乃是我血麒麟一族的镇族之宝,据说传自远古时期。”血麒麟族长说道。

  “放屁,给我说实话。”楚枫愤怒的喝斥道。

  “楚枫大人,我真没骗您啊。”血麒麟族长坚定说道。

  啪——

  忽然之间,楚枫大袖一挥,一记响亮的耳光,便落在了血麒麟族长的脸上。

  这一刻,在场之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一个巴掌过后,血麒麟族长的整个脸都扭曲了,表面上全是淤伤,而大片的鲜血,正不断自其嘴角,鼻孔,耳朵流出,就连眼中,都出现了血丝。

  足以见得,楚枫这一巴掌的威力,是何其巨大,最重要的是,身为武帝的血麒麟族长,竟然连躲都躲不开,从这一个巴掌,人们再度见识到了,楚枫的绝对实力。

  但他们并不知道,楚枫这一巴掌,根本就没用力,若是楚枫用力,血麒麟的族长,早就飞灰湮灭了,连血水都会被直接蒸发,哪里还能半跪在虚空之上。

  “给我说实话。”楚枫冷声喝道。

  “是是是几年前,我在无极血海之中捡到的。”这一刻,血麒麟族长不敢再说瞎话。

  “你们就是靠着这个玉佩,提升的修为吧?”楚枫再度问道。

  “是,是的,就是靠这个宝贝。”血麒麟族长点头道。

  听到这里,皇甫皓月等人也终于知道,血麒麟一族能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实力提升到这种地步的原因了,他们虽然早就知道,血麒麟提升修为,是有着稀世珍宝,但却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块简单的玉佩。

  “果然是小鱼儿的东西。”楚枫走到近前,接过了那个玉佩。

  嗡——

  然而就在这时,楚枫的瞳孔却是猛然一缩,他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意,正自血麒麟族长的体内散发开来。

  向其观望,可以清晰的看见,血麒麟族长的手中,已然出现了一把匕首,那把匕首那是一把王兵,此刻对着楚枫的丹田处,便刺了过来。

  “糟糕!!!”

  “楚枫小心!”皇甫皓月发现不对,赶忙发出怒吼。

  然而,楚枫却是冷然一笑,面对那对着丹田刺来的王兵,却躲都不躲。

  铛——

  终于,那把王兵碰到了楚枫的身上,可除了发出一声如同钢铁交织一般的声响之外,居然连楚枫的衣衫都无法穿透,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挡了下来。

  “该死。”孤注一掷的血麒麟族长,此刻咬牙切齿,层层武力涌动,不断的灌入那王兵匕首之中,这是要倾尽全力,也要杀了楚枫。

  咔嚓——

  然而,在其全力之下,那把匕首竟猛然断裂,化成了两段,可是楚枫,却依旧完好无损。

  “怎么可能!!!”这一刻,血麒麟的族长彻底傻眼了,他知道他与楚枫有一定的差距,但却没有想到差距如此之巨大,在如此距离之下,他用尽全力对楚枫进行一击,居然也是无法伤及到楚枫一分一毫。

  “冥顽不灵的狗东西,真是留你不得。”

  此刻,楚枫眼中寒芒一闪,随后大袖一挥,顿时天昏地暗,而这一刻,所有人都能够看到,在楚枫袖袍挥动之际,血麒麟族长的肉身,开始分裂瓦解,先是化成一片血水,转瞬又化作了蒸汽,蒸发于天地之间。

  “我的天哪,我没有看错吧?”

  此时此刻,皇甫皓月等人,已是震惊的难以自已。

  因为先前的一幕,他们都看清楚了,先是血麒麟族长,用尽全力,也无法伤及楚枫。

  而楚枫,只是袖袍挥动之间,便让血麒麟族长魂飞魄散,甚至连一滴血水都没有剩下。

  最重要的是,楚枫出手的一瞬间,他们都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那股气息,却是他们从未感受到过的。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眼见着自己的族长,都被楚枫挥袖之间抹杀,血麒麟的其他族人,当真是吓傻了,一个个的不断的磕头求饶,如果之前他们只是听从族长的命令,求饶也只是敷衍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们,可就是发自肺腑的在求饶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有实力无妨,可以独立山门,但你们非要屠灭他人,占据他人领地,可见心狠手辣,乃是真正的小人得志,这是其一。”

  “你们族长被杀,你们没有报仇之心,反而跪地求饶,可见你们不忠不义,这是其二。”

  “单是这两点,我便绝不会留下你们。”楚枫话到此处,大袖又是一挥。

  这一挥,天没有昏,地没有暗,这方海域上空,更是没有一丝风力,宁静的诡异。

  可是血麒麟一族的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飞灰湮灭,什么都没有剩下。

  “嘶——”

  见到这一幕,在场之人,再度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被楚枫的手段,所彻底惊吓到了。

  “楚枫,你现在,到底是何境界啊?”终于,秋水拂烟忍不住了,上前询问道。

  “不瞒拂烟姐姐,我乃是四品武帝。”楚枫如实说道。

  “竟是四品武帝,你这小子,可真是的,既是四品武帝,之前问你与皇甫皓月相比,到底谁强,你为何又说不敌皇甫皓月。”有人很是不解的说道。

  这一刻,楚枫先是一笑,这才说道:“不仅皇甫皓月我不敌,在场的许多前辈,我皆是不敌,不管我是何修为,有何实力,在我心中,可我在你们面前,仍是晚辈,我拿什么与你们匹敌?”

  “你这小子啊。”众人终于明白了楚枫的意思,不免笑得更为开心了。

  “楚枫,进入天路,可见到你的父亲?”皇甫皓月,上前问道。

  “并未见到父亲。”楚枫摇了摇头。

  “为何,莫非是没有找到?”皇甫皓月再度问道。

  “不是。”楚枫再度笑着摇了摇头。

  这一刻,皇甫皓月知道,楚枫恐怖是有难言之隐,不便当众多说什么,所以也不再这个问题上关心询问了。

  但是,皇甫皓月心中,还有一个疑虑,于是继续问道:“楚枫,按理来说,我突破了武王境,应该踏入武帝境,可为何总是感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