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一百八十三章 全部该杀(3)
    两件半成祖兵,在天上斗的不可开交。

    至于楚枫与元稹长老,便皆是没有再出手,就像旁观者一样望着那一切。

    他们都有意向让这两件半成祖兵自己去战,以此来展示谁更强横。

    毕竟兵器的强弱,也代表了主人的强弱。

    “没用的,水本就克火,更何况元稹长老这件卷浪贯天尺,品质极高,根本不是寻常的半成祖兵可以抗衡的。”

    “是啊,毕竟元稹长老乃是阁主大人的红人,而这卷浪贯天尺,乃是阁主大人亲自所赐,这等兵器,自然不是寻常的半成祖兵可比。”

    “这楚枫,竟然敢与元稹长老斗,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此刻,陆阳阁的一众高手,虽然都没有出手,可却是议论纷纷,与此同时眼中都涌现着自信之色。

    这自信,是对元稹长老的自信,虽然楚枫轻而易举的,便将修为与元稹长老相同的两位家主抹杀。

    但是他们却非常清楚,虽然同为七品半祖,但元稹长老的实力,却绝非唐海川与曹阔风可比。

    据他们所知,元稹长老在同等战力下,几乎没有敌手。

    所以在他们看来,楚枫就算再强,但也绝不可能是元稹长老的对手。

    更何况,元稹长老是真真正正的七品半祖,而楚枫只是靠着诸多手段,以及逆战三品的战力,才让真实战力逼近七品半祖而已,这样的楚枫,自然更是无法与他们的…元稹长老相提并论。

    嗷——

    然而,就在这时,那天际之上忽然传来阵阵惨叫与哀嚎。

    而仔细一看,莫说陆阳阁的人,就连唐家与曹家之人,也是一脸吃惊。

    天际之上,那由两道半成祖兵所化作的两只庞然大物,竟已经分出胜负。

    只是这结果,却令人表示难以接受,因为岩浆帝君,正在暴打那只水浪巨兽,打的那只水浪巨兽哀嚎不断,道道水浪如血水一般,自其体内飞射而下。

    “看来你这半成祖兵与你一样,很不中用啊。”楚枫讽刺的说道。

    “哼,比拼兵器可不算真本事,既然都是修武者,若要比拼,自然要用上自身的实力。”元稹长老冷哼一声,随后探手一抓,那水浪巨兽便化作巨尺,回落到他的手中。

    “喝啊!!!”随后,他大喝一声,一道斩击便劈向了岩浆帝君剑。

    这道斩击非同寻常,威力竟比半成祖兵本身要强横的多,速度之快,岩浆帝君根本躲闪不及。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那元稹长老便凭借这道斩击,将岩浆帝君劈回了原形,再度化作一把巨大的火剑。

    见此一幕,陆阳阁之人顿时大喜,可他们还来不及欢呼,却惊愕的发现,一道身影不仅出现在了那岩浆帝君剑的身前,更是一把将岩浆帝君剑握在了手中。

    且下一刻,便化作一道流光,快速的掠向了元稹长老。

    “你的斩击用完了,接下来该换我了。”

    楚枫手握岩浆帝君剑,将其高高举起,随后眼中寒芒闪过,对着元稹长老便从上而下,劈斩了下去。

    轰——

    一道火焰斩击劈斩而下,那元稹长老便如唐曹两位家主一般,被楚枫硬生生的斩切成了两段。

    只不过,那两位是被拦腰斩切,但是这位元稹长老,却是从上至下,被斩切成了两半。

    “怎么可能!!!”

    见此一幕,在场的许多人都被吓傻了,他们没有想到楚枫如此之强,毕竟元稹长老,可不是寻常的七品半祖啊。

    “该死。”虽然肉身被毁,但元稹长老却并没有死,而是一道灵魂体飞掠而出,向远处逃窜。

    这一幕,简直与先前唐曹两位家主一模一样,至于结局,自然也是一样。

    唰——

    只见楚枫手掌摊开,顿时一股狂暴的吸力便飞掠而出,随后那元稹长老的灵魂体,便如之前的两位家主一样,落入了楚枫手中。

    只不过,他的灵魂体并没有缩小,而是正常状态被楚枫抓住,所以楚枫抓住的,乃是他的脖颈。

    此刻,元稹长老一边用力挣扎,一边对楚枫的手臂进行捶打。

    可是因为肉身破碎,丹田已毁,哪怕修为与灵魂融合,但却也远非之前可比。

    所以他,莫说从楚枫手中挣扎,就算对楚枫的攻击,都无法伤及楚枫分毫。

    “楚枫,放开我,我乃是陆阳阁阁主的心腹,你若是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对你既往不咎。”

    “但你若是不从,我定然要你吃不了兜着走,让你生不如死,让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为。”元稹长老,虽然被楚枫抓在手中,但却并没有服软,而是恶狠狠的威胁起来。

    见状,楚枫抡起大手,对着元稹长老的灵魂体,“啪啪”的就是两个耳光。

    两个耳光过后,元稹长老的脑袋都被丑抽的扭曲,虽然已是灵魂体,但那种疼痛感,还是让他为之呲牙咧嘴。

    “现在的你,还有什么资格与我叫嚣。”楚枫说道。

    “楚枫,有种你就杀了我,你这个狗杂种,你这个天族的野种。”

    “有种你就杀了我,我会让你知道,杀了我的后果会是如何。”元稹长老愤怒的咆哮道。

    “这种话,之前那个曹宇轩已经对我说过了。”

    “至于结果,你会像那才曹宇轩一样,死在我的手中。”

    楚枫说完此话,掌心一股磅礴的武力便而出,只听“砰”的一声,那元稹长老便被轰成了粉碎。

    将元稹长老斩杀之后,楚枫先是将元稹长老,以及两位家主的半成祖兵,以及乾坤袋,全部收入囊中,随后才将那杀气腾腾的目光,看向在场之人。

    “快逃。”见状,不管是陆阳阁的人,还是曹家或者是唐家的人,都是转身便逃。

    他们的依仗已经没了,此刻若是不逃,那便只有等死,而他们…都不想死。

    “我说过要屠戮此城,你当我们是在说笑吗?”

    看着那些逃窜之人,楚枫眼中杀意越来越浓,随后手中的岩浆帝君剑不断摆动,一道道火焰光刃便从天而降,斩向四面八方。

    那光刃虽然由火焰形成,但且异常凌厉,一路掠过,无坚不摧,不仅人被斩切开来,就连诸多建筑也同样被斩切开来。

    一时之间,这曹家之内,鲜血如雨水一般倾洒,建筑更是四分五裂,不断倒塌。

    悲惨的哀嚎响彻不断,一眼望去倒是极惨。

    但在楚枫看来,这些人全都该杀。

    先前楚枫已经给予他们逃脱的机会了,但是他们却没有逃,那是因为他们觉得楚枫没有胜算,说的简单,是看不起楚枫。

    而现在,在元稹长老被杀之后,他们竟然转身便逃,这便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骨气与义气可言,所谓的报仇,也不过是空话而已。

    如果说,这个时候有人不逃,反而与楚枫抗争,看在他有情有义的份上,楚枫可能还会考虑放他一马。

    只是可惜,这偌大的曹家没有一个这样的人,唐家那么多护卫,同样没有一个这样的人,就连那高高在上的陆阳阁,也同样没有一个这样的人。

    都说,物以类聚,但在这陆阳阁横行霸道之际,楚枫所看到的,却是可悲。

    至少在楚枫看到的这些,追随陆阳阁的人,不是人渣便是败类。

    对于楚枫来说,这样的势力与魔教没有区别,留着不如杀了。

    想到此处,楚枫便越杀越狠,就仿佛他杀的不是人,而是败类。

    他不是在杀戮,而是在为世人除害。

    杀了,楚枫的确说到做到,杀了许多人。

    陆阳阁的一个不留,唐家与曹家的精锐也同样一个不留。

    但是曹家的那些老弱病残,楚枫却是一个未杀,在楚枫看来,这场争斗本就与他们无关,他们哪怕是曹家人,可却与唐家现在所剩下的那群弱者一样,都是无辜之人。

    而楚枫也不怕曹家与唐家剩下的人,日后报复楚枫。

    若是这些人日后都能够报复的了楚枫,那只能说明楚枫太弱,弱的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