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六百八十七章 上扬的弧度
  人们起初还有些怀疑,可是再三确定后,发现…那竟真的是澹台昌飞。

  “长老大人,您这……”

  澹台天族的那些族人慌了,澹台昌飞可是这冰顶峰的最强者,是冰顶峰的主事人,在澹台天族有着一定地位。

  是何人…敢对他出手?

  又是何人,竟能够将他,打成这个模样?

  唰唰唰——

  而就在这时,又有几道身影,自那顶端的入口处飞掠而下,分别落在了那澹台昌飞的身旁。

  看到这几位,那澹台天族的族人,赶忙便跪了下来。

  这些人,他们并不全认识,可是他澹台天族的太上长老,他们却不可能不认识。

  而那界灵圣袍,他们也不可能不认识,星域主界的令牌,更不可能不认识。

  所以他们猜测,那位应该便是无名星陨。

  而无名星陨身旁,那妖娆且美艳的女子,也是让他们想起了,那大名鼎鼎且非常危险的存在,狐仙娘娘。

  看到那几人,对澹台昌飞不管不顾的模样,澹台天族的那几人,下意识的便觉得,澹台昌飞的伤势,可能与他们有关。

  猛然间,他们想到了澹台天族的一个惩罚。

  鞭刑。

  而偏偏,澹台天族的太上长老,手中便握着一把长鞭。

  此时,那些澹台天族的族人,心中一颤,不过一瞬间,已是瑟瑟发抖,隐隐间不妙的感觉,自他们心头升起。

  只是,他们不明白,为何澹台昌飞好端端的会遭受如此刑罚?

  不解之余,他们将目光投向了楚枫。

  心中暗道:“难道是因为这个楚氏天族的小子?”

  而就在这时,那无名星陨,狐仙娘娘,以及澹台天族的太上长老,已经走到了楚枫身前。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位小友,这令牌是你的?”

  无名星陨拿着那令牌,对楚枫问道。

  “糟了。”

  见此一幕,那些跪在地上的澹台天族族人,顿时就傻眼了,他们猜中了。

  澹台昌飞长老遭受如此责罚,还真是因为这个楚氏天族的小鬼。

  而先前,他们却还想将楚枫置于死地。

  想到这里,他们吓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冷汗如雨一般,浸透他们的衣衫,紧张的心脏都快跳了出来。

  “前辈,这是无名烽火大人给我的,我有事…想请前辈帮忙。”楚枫说话间,便将无名烽火书写的那封信函,递给了无名星陨。

  “的确是烽火的字迹。”无名星陨将信函收好,随后看向楚枫身后的白篱落:“你是想让我帮这个娃娃,解开逆向封印吧?”

  “是的前辈,不知前辈能否帮我?”其实,楚枫还是有些担忧的,毕竟他是有求于人,况且他自己都知道,这逆向封印,并不好解。

  “既然是烽火叫你来找我,这个面子,老夫一定会给,只是你身后这个娃娃,似乎很不简单。”无名星陨说道。

  “何止他身后的娃娃不简单,这个娃娃本身,也很不简单嘛。”狐仙娘娘笑眯眯的看着楚枫说道。

  当狐仙娘娘开口那一瞬间,楚枫才恍然注意到,狐仙娘娘看他的目光很不对劲,那是一种特殊的观察手段。

  对方毕竟是圣袍界灵师,楚枫隐藏修为,瞒得过强大的修武者,却瞒不过比他界灵之术强过太多的热闹。

  楚枫知道,他的修为,已经被那个女子看穿了。

  而与此同时,楚枫也是断定,这女子,应该就是那位狐仙娘娘。

  当狐仙娘娘开口后,无名星陨看向楚枫的目光也是变化。

  相比于狐仙娘娘的暗中观察,无名星陨的目光来的非常直接且霸道。

  当其眼光变化的那一刻,楚枫便感觉,除了自己的血脉之力外,似乎自己的一切,都被那无名星陨看穿。

  “果然不是寻常的娃娃,看来沉寂已久的楚氏天族,又要名震祖武星域了。”

  当得知楚枫的修为后,那无名星陨竟也是笑着点了点头,仿佛就连他,也很期待楚枫大展拳脚一般。

  而看到无名星陨,和狐仙娘娘,都如此夸赞楚枫。

  身在一旁,无法看穿楚枫修为的澹台天族太上长老,目光则是变得复杂。

  尽管不知道楚枫隐藏了多少实力,但他仍然可以确定,眼前这个楚氏天族的小辈,绝对很不简单。

  看来,他能够得到无名烽火的信函,绝非偶然。

  “小友,我们借一步说话。”

  无名星陨说完此话,便带着消失了。

  紧接着,狐仙娘娘与澹台天族太上长老也消失了,当然…一同消失的,还有那被澹台天族太上长老,施以鞭刑,身负重创,已经昏迷的澹台昌飞,也一同被带走了。

  就连那开启的入口,也已被封闭。

  此处,便只剩下了,原本便在火牢中的人。

  那跪在地上的澹台天族族人,终于站起身来,也松了一口气。

  尽管犯下了大错,但太上长老,似乎并不打算难为他们。

  但他们却忍不住的感到后怕,忍不住去想,那个楚氏天族的小辈,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惊动这些大人物,连澹台昌飞这种人得罪他后,都落得了如此悲惨的下场。

  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那个先前,被他们随手轰飞的老者,其实并没有昏迷。

  先前的一切,都被他看在了眼中。

  并且,此时他的嘴角,还勾勒起了一抹上扬的弧度。

  没人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