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两百五十章 对不起
  眼下,尽管身体虚弱,又承受着阵法焚烧之苦。

  可是三位长老显得很是平静,不但盘坐于大阵之上,不言不语,甚至连吭都不吭一声。

  这份毅力,让人佩服,却也让人心疼。

  “长老!!!”犹豫再三,楚枫还是轻声呼唤一声。

  而听得楚枫的声音后,三位长老同时睁开了双眼,在他们睁开双眼的那一刻,眼中透露出的不仅是虚弱,还有疲惫。

  可见他们实力再高,毅力再强,但在这阵法之下,依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巨大的折磨。

  可是,哪怕自己已身陷危难与折磨之中,但当三位长老见到楚枫与白若尘后,脸上却都浮现出一抹安逸的笑容。

  “你们来了。”红魔长老笑着说道,对此似乎早有预料。

  “长老,让你们受苦了。”楚枫与白若尘,满是歉意的说道,白若尘更是没忍住,两行晶莹的泪花,滑落而下。

  “唉,你们这是干什么,我炼药部的人,可不许这么没出息,若尘,不许哭。”见白若尘哭了,周全长老有些不悦的说道。

  “就是,楚枫,若尘,你们这一脸惭愧是怎么回事,我们被抓过来,又不关你们的事,你们瞎自责什么?”魏长老也是开口说道。

  “没错,身为炼药部的当家长老,我们只是做了守护炼药部尊严的事。”

  “何况,颖儿乃是我炼药部贵客,我答应过她爷爷,要好好照顾她,可她来到我青木山后,竟然被人殴打羞辱,这叫我怎能对得起她死去的爷爷。”

  “所以,你们还怎的不必自责,就算不因为你们两个,只因为颖儿,我们也会这么做。”红魔长老,也是笑着劝道。

  听到三位长老的话后,楚枫与白若尘的心中,反而更难受了,他们如何看不出来,三位长老只是不想让他们自责,才这么说的。

  明明是为了他们,三位长老才会落到这般田地,可是三位长老,却还在为楚枫和白若尘着想,这份心意,让楚枫与白若尘既感动,又心痛。

  “人看到了,你们可以走了。”然而就在这时,刑罚部的长老,竟开始驱赶起楚枫,显然不想让楚枫与红魔长老他们多谈。

  “红魔长老,魏长老,周长老,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们出去?”见势不好,楚枫赶忙传音问道。他不能坐视不理,放任三位长老不管。

  只要有一点点办法,能够帮助三位长老,就算赴汤蹈火,楚枫也会去做。

  “楚枫,不要担心我们。”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刑罚部不敢对我们怎样,回去吧。”

  “只要你们能安然无恙,我们三个老家伙,也就放心了。”然而,红魔长老他们却是淡然一笑,没有给与楚枫任何的提示。

  而越是这样,楚枫越是不安,因为这很有可能说明,楚枫真的没有办法救三位长老,三位长老的处境,相当不妙。

  在离开刑罚部后,楚枫与白若尘一同回到了修罗部,他们愁眉不展,沉默不语,心情都是极为的沉重。

  “主人,有一位客人,想要见您。”直到,一位女仆的出现,才打破了二人的处境。

  “不管是谁,让他回去吧,我没有心情见客。”楚枫摆了摆手,示意女仆将那来访者赶走。

  “连我也不想见么?”可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楚枫与白若尘的视线之内。

  “是你?”见到这位,楚枫与白若尘皆是有些意外,因为这位竟是司马颖。

  “很意外么?”司马颖笑眯眯的看着楚枫与白若尘,此刻她的伤势早就痊愈,并且脸上挂着平静的笑容,就犹如她已经从她爷爷逝世的伤痛中走了出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白若尘心情本就不好,看到司马颖这个样子,就更是感到愤怒。

  要知道,三位当家长老如今被刑罚部抓走,也与司马颖有着不小的关系,可是她竟然这般风轻云淡,不但不关心三位长老,并且还笑得出来,未免也太没良心了一些。

  “其实我来这里,是来向你们两个道歉的。”突然,司马颖脸色一变,凝重的说道。

  “什么?”听得此话,楚枫与白若尘都是一愣,不敢相信,司马颖这种人,居然能够说出这种话。

  “对不起。”可是,就在楚枫与白若尘有所怀疑之际,司马颖竟然真的对他们说了对不起,并且还是满是歉意的,对着二人鞠了一躬。

  这样一幕,让楚枫与白若尘都愣在了那里,这要是换做被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换做是司马颖,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毕竟这个丫头,有多刁蛮,有多不懂人情世故,楚枫与白若尘是深有体会的。

  “我知道,你们在青木山本来过的很好,至少在这核心地带,你们是万人敬仰的天才。”

  “不过,你们现在的处境很糟糕,而这,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太冲动,你们不可能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三位前辈,也不可能被人抓走。”

  “我……真的是一个扫把星,不仅克死了父亲母亲,还……克死了……爷爷,如今……竟然又连累了你们,我真是太……”

  话到此处,司马颖竟然哭了起来,并且哭的越来越伤感,最终竟然失控的跪在了地上,颤抖的娇躯开始抽搐起来。

  此时此刻,她哪里还是那个蛮横无理的刁蛮丫头,根本就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一个迷了路,找不到家人的孩子。

  见到这一幕,楚枫与白若尘都动容了。

  不管司马颖多么霸道,多么蛮横,但说到底也是个女孩子,在她的内心深处,也有着脆弱的地方。

  只不过,她那脆弱的地方,很少表露出来,而如今,却展现在了楚枫与白若尘的面前。

  楚枫能够看的出来,她不是在做戏,她是真的很内疚,很惭愧,从她此刻的情绪中,楚枫能够感受的到,她是发自内心的自责着。

  她来道歉,不是为了祈求楚枫与白若尘的原谅,而是真的觉得对不起楚枫他们,才来对楚枫与白若尘说声对不起。

  这一刻,楚枫看了眼白若尘,示意让白若尘安慰一下司马颖,毕竟不管怎么说,男女授受不亲,尤其是他与司马颖不是很熟,所以让白若尘安慰她,更好一点。

  尽管白若尘,对司马颖有着诸多看法,可是这一刻,也是心软了,并没有犹豫,而是开始上前安抚司马颖。

  司马颖其实很坚强,只是刚刚她最脆弱的地方,被触发了,所以白若尘简单的安抚了她一下,她便很快恢复了正常。

  “楚枫,白若尘,我要走了。”突然,司马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