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七百二十四章 遭受反噬
    “快看,那九龙圣袍,竟与楚枫相融了。”忽然,有人惊呼一声。

    这九龙圣袍,原本应该穿戴在身上。

    可是这飘向楚枫的九龙圣袍,在靠近楚枫后,并没有是正常的穿戴到楚枫身上,反而如同令狐体一般,进入了楚枫的体内,与楚枫相融。

    “怎么会这样,大师,为何会这样啊。”

    “这九龙圣袍,为何会与楚枫相融?”

    此时,令狐天族的小辈,一脸不甘的向梁丘大师询问起来。

    “为何会与楚枫相融。”

    “难道尔等都未曾听说过,破阵者,得圣袍?”梁丘大师反问道。

    “……”

    听得此话,令狐天族的小辈,面如死灰。

    是啊,破阵者,得圣袍。

    而眼下圣袍归楚枫所有,这说明了什么?

    楚枫,乃是此次破阵的关键!!!

    而并非是令狐鸿飞。

    “这个家伙,竟然是他破的大阵?”

    此刻,莫说令狐天族的小辈难以置信,唐正浩看向楚枫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复杂。

    嗡——

    而就在这时,原本白色的九龙圣袍,竟然散发出耀眼白光,而楚枫整个人,也是变成了一个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光人。

    看不到他的脸庞,只能看到他的身上穿着一道长袍。

    那长袍不仅光芒闪烁,其中还刻有九条真龙,九条真龙之上,流转着道道结界之力。

    那是…圣级结界之力!!!

    “那是圣级结界之力。”

    “师尊,莫非楚枫他…已经成为了圣袍界灵师?”

    此刻,梁丘红月,一脸震惊的望向了梁丘大师。

    “看来,楚枫小友他,的确已经成为了圣袍界灵师。”

    “圣袍界灵师,他竟然真的成为了圣袍界灵师?”

    “预言实现了,天机尊者的预言实现了。”

    “在这冰顶峰上,果然出现了我祖武星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圣袍界灵师。”

    此时,莫说小辈们一脸震惊,就连老一辈们也是激动不已。

    圣袍界灵师,在整个祖武星域来说,被就极为稀少。

    更何况,是如楚枫这般,如此年轻的界灵师?

    这对整个祖武星域来说,都是一件意义非凡的事。

    然而相比于梁丘大师等大人物而言,那些小辈就更加震惊了。

    他们本以为,能够成为最年轻圣袍界灵师的,乃是令狐鸿飞。

    但眼下事实却告诉他们,这最年轻的圣袍界灵师,乃是楚枫。

    最重要的是,楚枫还有另外两个身份。

    他毕竟,还是楚轩辕之子。

    并且,也很可能是,那位与令狐鸿飞,注定要有一战的,预言之子。

    “鸿飞哥,那你……”就在此时,令狐悦悦看向了令狐鸿飞,她的眼中充满了心疼。

    “无碍。”令狐鸿飞明白令狐悦悦这心疼的目光,他笑着摸了摸令狐悦悦的头发,随后便走到楚枫身前,抱拳说道:“楚枫兄弟,恭喜了。”

    令狐鸿飞此话一出,不少小辈都是赞叹的点了点头。

    “令狐鸿飞,不愧是我祖武星域最强小辈,这等风度,当今少有啊。”

    尽管,令狐鸿飞没有成为最年轻的圣袍界灵师,也没有得到九龙圣袍的认可,可是此时,对令狐鸿飞的赞美之音,仍是不绝于耳。

    令狐鸿飞依旧是令狐鸿飞。

    哪怕他没有得到那等荣誉,但只要他站在这里,他就仍是最璀璨也是最引人注目的。

    呜哇——

    然而,就在此时,令狐铁面忽然发出痛苦的声音。

    原本,令狐铁面在梁丘大师的治疗下,虽然伤势没有立刻恢复,但却已经睡了过去。

    此时,竟然有发出痛苦的声音,自然引起了人们的瞩目。

    “不对劲。”观察之后,梁丘大师面色转变。

    “大师,怎么了?”见状,令狐鸿飞赶忙问道。

    “这不是九龙圣袍的伤,而是灵魂出现了问题,有一股狂暴的力量,在他的灵魂之中。”梁丘大师说道。

    “狂暴的力量,他的体内,怎么会出现狂暴的力量?”令狐鸿飞以及众人,皆是一脸不解。

    可就在此时,令狐命野,令狐轮,梦魇无双,通天渊明,以及澹台天族的两位小辈,也都是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这些,可都是进入大阵的小辈。

    “是那黒焰,一定是那黒焰造成的反噬。”令狐鸿飞说道。

    “黒焰吗?可是他们与黒焰融合的并不深,为何会遭受如此反噬?”令狐悦悦说道。

    “唔——”

    可话音刚落,令狐悦悦也是面露痛苦之色。

    紧接着,梁丘姐妹,澹台杏儿,就连巫马胜杰,也是如此。

    只不过,相比于令狐铁面等人,她们几人的痛苦之色,明显轻了不少。

    此时,无论是唐正浩等小一辈,还是梁丘大师等老一辈,都是将目光投向了楚枫与令狐鸿飞。

    “看来,与那力量融合的越深,所受的反噬便越轻,反之…则越重。”

    “否则,楚枫小友,与令狐小友,不会无事。”梁丘大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