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七百三十八章 颠倒是非
    “楚枫,看你这次,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徐氏天族族人,冷笑的看着楚枫,那目光就好像看破一切。

    而他们先前明明被楚枫吓退,如今却又这样,自然是因为他们见到,楚枫没有接受巩明月的挑战。

    如此懦弱的人,徐氏天族自然就觉得,楚枫不可能得到无名星陨的其中,自然而然的便认定,楚枫先前的一切,乃是欺骗他们的。

    然而,楚枫不知道的是,当他与楚成空面临危机之时。

    “我说的乃是实话,你们若是不信,那倒霉的便是你们。”

    “当日不对的本就是你们,我不追究,乃是我宅心仁厚,但你们若仍要咄咄相逼,那我楚枫保证,你徐氏天族,必然要付出代价。”楚枫这话说的很认真。

    他知道,徐氏天族这些族人,定然是要收拾他与楚成空了。

    不过,今日若是受这些废物所虐,楚枫必然会报仇,并且…是要让整个徐氏天族付出代价。

    毕竟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徐氏天族的错。

    然而,对于楚枫的话,那徐氏天族的族人,显然没有领会到楚枫复仇的决心,反而觉得楚枫是在骗他们,于是他们变得更加愤怒。

    “吗的,给脸不要脸,事到如今还敢骗我们,今日不打的你跪地求饶,老子就不姓徐。”

    徐氏天族族人大喝一声,随后磅礴的威压,便向楚枫涌去。

    察觉到对方要出手,楚枫下意识的,也是释放出自己的威压,想要进行阻挡。

    然而,现在的楚枫,修为被封,自然无法挡住对方的攻势。

    “呜哇”

    于是,只听两声惨叫同时响起,两道身影便飞掠而出,那是楚枫与楚成空。

    “这楚枫,竟然…还知是一个真仙?”

    而此时,伴随着楚枫与楚成空负伤,围观的众人,却是一脸的吃惊,同时许多人都流露出失望之色。

    楚枫虽然是下意识的释放威压,但是所有人却都感受到了楚枫的气息。

    真仙,并且还是一品真仙,这便是人们所感受到的,楚枫的实力。

    “唉,想不到这楚枫,竟然如此弱小,难怪巩氏天族的那丫头看不上他,看来楚轩辕后继无人啊。”

    一时之间,各种挖苦与讽刺响彻不断。

    而事实上,不仅围观者惊讶,就连巩氏天族的族人,也很惊讶。

    巩氏天族族长毕竟是尊者境的高手,他想将巩明月抓回来,不过是片刻之间就可以做到。

    而抓到巩明月之后,巩氏天族族长,便带着巩明月以及巩氏天族的族人,向回而来。

    而回来的过程,刚好见到了这一幕。

    见到徐氏天族族人,想要难为楚枫,巩氏天族族长,本是想立刻出手的。

    可是,却被巩明月拦了下来。

    至于理由,很简单,巩明月想看一看楚枫的实力,而巩氏天族族长,刚好也想知道楚枫的实力,于是便隐藏了起来。

    所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巩氏天族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爷爷,你看到了,这楚枫根本就是一个废物,您真的打算,将我嫁给这样的人吗?”巩明月问道。

    “明月,楚枫小友的修为,与你相比,的确是差了一些,可是婚约便是婚约,既然定下了,便不可拒绝,否则老夫颜面何存?”巩氏天族族长说道。

    “爷爷,你这是将我往火坑里推,你若是非要让我嫁给这种人,那我还不如嫁给徐氏天族的徐莫容了。”巩明月说道。

    “徐莫容,那就是一个浪子,岂能与楚枫相比?”巩氏天族族长说道。

    “难道您就知道,这楚枫不是一个浪子?”巩明月问道。

    “就冲楚翰仙与楚轩辕,老夫就断定,楚枫在人品方面,绝对胜过那徐莫容百倍,明月…听爷爷的话,你嫁给他,绝对不会有错。”巩氏天族族长说道。

    “呜哇——”

    而就在这时,又一声惨叫传来,是楚枫与楚成空。

    徐氏天族族人,不仅再度对楚枫与楚成空出手,那徐氏天族族人,此刻更是把脚,踩在了楚枫的身上。

    看向楚枫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

    “楚轩辕之子,想不到竟是如此废物,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样一个废物,还谎称自己与无名星陨关系匪浅。”

    “诸位可能还不知道,我徐氏天族为何与此子有冲突吧?”

    “其实乃是,此子在登冰顶峰的时候,大家都是排队登峰,可是此子却是不守规矩。”

    “于是,我家公子上前与他理论,想要劝他及时收手,可此子不但不领情,反而拿出一块令牌,说那是无名星陨大人给予他的。”

    “可是,那令牌刚刚拿出,澹台天族的澹台昌飞大人出现,识破了此子的令牌乃是假的,于是将其关押了起来。”

    “虽然不知此子,是如何逃出来的,但此子的人品却是非常的顽劣。”徐氏天族的族人说道。

    “啊?真是想不到,这楚枫竟是这样一个人。”

    “唉,此子可真是与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就是,从小就听闻楚翰仙与楚轩辕的厉害,不曾想他们的后人竟如此不堪。”

    一时之间,各种讽刺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