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三百一十五章 上君府府主(1)
  “竟是传说中的,帝禁上君印?”

  听到上君府弟子的呼喊,其他人也都是知道了,此刻那股气势磅礴的紫焰,究竟是什么来头。

  然而帝禁上君印的威名实在太盛,那堪称是上君府最强的帝禁武技,所以当得知那便是帝禁上君印后,人们也都是吃惊不已。

  “帝禁上君印太强,帝禁武技之中,少有敌手。”

  “楚枫与狄久洲战力相同,但狄久洲却施展出此等武技,看来胜负已分,是楚枫败了。”

  此刻,一位似是见多识广的老者说道。

  而老者此话一出,旁人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老者的话。

  轰隆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巨响传来,一股磅礴的威势,更是瞬息将那紫色气焰轰散。

  不仅如此,就连那汹涌的涟漪,也都被轰散开来。

  “天哪,那是?!!”

  这一刻,在场之人,皆是面色大变。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因为,当那涟漪消散之后,他们可以看见,楚枫与狄久洲的真容。

  只不过,此刻的楚枫依旧如先前,身穿雷霆铠甲,威风凛凛。

  但是再观狄久洲,不仅天赐神力丧失,此刻正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从天际坠落而下。

  “败了,是狄久洲败了。”

  上君府弟子面如死灰,围观群众也是目瞪口呆,因为这个结果,当真是意料之外,想不吃惊都不行。

  那可是狄久洲啊,二等势力之中的最强天才。

  并且众所周知,狄久洲这二等势力最强天才的称号,并非浪得虚名,而是他用实力,击败无数天才,才获得的名声。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天才居然败了,并且还是在施展出了,帝禁上君印这种强大的武技之后失败的。

  那岂不是说,楚枫刚刚,破开了上君府最强的帝禁武技?

  嗡——

  然而,就在狄久洲,将要坠落地面之际,他的身体却又忽然飘了起来。

  一股奇异的力量,开始自其体内散发而出,当那力量涌现之后,本已陷入昏迷的狄久洲,竟然苏醒了过来。

  噗——

  苏醒后的狄久洲,立刻喷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准确来说,那不像是血液,更像是一种特殊的物体。

  但是当那口液体吐出之后,狄久洲的脸色,竟然好转了许多,至少不再像先前那般,宛如将死之人一样。

  而很快的,那股特殊的力量,开始交织在一处,竟然幻化出了一道身影。

  “是府主大人!!!”

  看到那道身影,本已面如死灰的上君府弟子,顿时欣喜若狂。

  身为上君府的弟子,他们一眼就认了出来,此时此刻,那站在狄久洲身前的身影,乃是他们上君府的府主大人。

  虽然,那道身影,的确是上君府的府主,可是楚枫却也不惧,因为楚枫一眼就看出来,这只是一道残魂,并不具备战力。

  “这位小友,可是楚枫?”上君府府主,看到楚枫之后,也是眉头紧皱。

  若是换做其他人,他大可进行一番威胁,以他上君府的威名,便可将对方吓的屁滚尿流。

  但是这个楚枫,如今可是名声极盛,而种种名声皆是告知世人,楚枫是一个不好惹的主,恐吓,似乎无用。

  所以,当上君府府主,看到楚枫之后,便意识到了眼前的情况,很是棘手。

  “正是。”楚枫虽然从容回答,可是眼中的杀意,却是丝毫不减。

  这让上君府府主,更是心中一紧,他越发确定,眼前的这位,很是不好应付。

  “楚枫小友你好,老夫乃上君府府主,也是狄久洲的师尊。”

  “不知,你与我徒有何仇怨,使得你,竟要置他于死地?”上君府府主问道。

  “他伤我兄弟。”楚枫说此话之时,看了一眼下方,那被阵法所守护的王强。

  虽然,此刻王强的伤势,已经好转了许多,基本快被治愈了,可是他胸口那涌鲜血,所刻写的废物二字,却依然健在。

  见此一幕,上君府弟子顿时眉头一皱,因为单从字迹,他就能够确定,的确是狄久洲所为。

  “久洲,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何要伤楚枫小友的朋友?”上君府府主,神色严厉的对狄久洲质问道。

  “你问他无用,不不不如让我来来来说吧。”忽然,一声略带怒意的声音自下方传来。

  是王强,王强不仅醒来,此刻更是自行破开了楚枫的守护阵法,飞天而上,最终来到了楚枫的身边。

  “咳咳咳”可毕竟王强的伤势还未痊愈,来到楚枫近前,咳嗽了几下,竟咳出了血。

  “王强,你还未痊愈,此事交给我处理。”楚枫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王强大嘴一咧,便随意的将嘴角的鲜血给摩擦了一下去,随后便看向了上君府府主,说道:

  “你你你想知道经过,我我我我就告诉你。”

  “让你知道,你的弟子,到底有有有没有理。”

  “我本在客栈吃饭,我兄弟出门的时候,刚好遇见你的弟子,门就那么大,本可同时走过。”

  “可你的弟子,非非要我兄弟让路,我兄弟有事在身,不爱斤斤计较,于是便让了路。”

  “这事本该就此过去,可可可你的那些弟子,竟然还在我兄弟走后,说我兄弟坏话,指名道姓说我兄弟是废物。”

  “我我我看不过去,便去扇了他们每人一耳光,是,我我承认,是我先动的手,可狄久洲也伤了我,而且是重伤。”

  “后来,狄久洲用小师威胁我,让我给他下跪认错,为了小师安全,我跪了。”

  “你真跪了?”楚枫很是惊讶的看着王强。

  “我不仅跪了,我还给他叩头了,兄弟,当时换做是你,你你也会这么做,毕竟小师的小命,当时就握在那狄久洲的手里。”王强说道。

  听得此话,楚枫并未再多说什么,可是楚枫此刻心情,却是难以言表的。

  他不由的又看向了狄久洲,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按理来说,我怂了,再怎么说,这事也应该过去了。”

  “可可你的弟子却并未放过我,他要我说我兄弟是废物。”

  “要我辱我兄弟,我王强自然不会答应,我不仅没说,我还对他出手了,可可可我不是他对手,所以我就被他打成了狗。”

  “不过他并未杀我,只是羞辱我,其实他目标很简单,明眼人都都都看的出来。”

  “他不过是图英氏天族的赏金,想引我兄弟上钩。”

  “然后好用我兄弟的人头,去英氏天族领赏而已。”

  “事情的经过,就就就是如此,你若深明大义,应该知道怎么处置。”王强冷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