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一千两百九十三章 大开杀戒
    这一刻,司马家的众人,皆是陷入了恐慌,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殿门外,害怕真的是界师联盟的高手来了。

    毕竟那样的庞然大物,不是他们这小小家族,能够得罪的起的。

    “呜哇~~~”

    可就在这时,一阵惨叫,却突然在大殿之内连绵响起。

    顺声观望,司马家的众人,皆是大吃一惊,因为此时此刻,司马家那包围楚枫的十几人,竟已皆是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残肢,断臂,与流血,已然没了气息。

    而再看楚枫,他的身上滴血不沾,不过手指上,却有着一滴鲜血。

    楚枫将那沾血的手指,放入了口中,轻轻tian舐了一下后,又赶忙“呸”的一声吐到了一个司马家男子的脸上,说道:“连血都是臭的,真是肮脏的一群人。”

    “臭小子,是你做的?”见到这一幕,司马家的众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何必多此一问。”楚枫说道。

    “呵,是你做的,那就好办多了。”

    虽然感觉很不可思议,但是当他们确定,是楚枫做的后,他们先前的那份担心,却瞬息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是一抹冷笑。

    毕竟楚枫的修为摆在那里,只是五品武王,还不如司马颖,这样的修为,绝对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将楚枫放在眼里。

    “喔?”

    “你们真的能够确定,我很好对付么?”

    楚枫淡然一笑,随后面容突然转冷,只见其眼中寒芒闪过,一层无形的杀气,便自其身体席卷开来。

    那不是简单的杀气,蕴含着真正的杀人之威力,所过之处,惨叫连连,血肉横飞。

    只是顷刻之间,距离楚枫最近的司马家人,就有上百位身体爆裂而亡,已然死于非命。

    “你,你这畜生,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见楚枫竟然大开杀戒,司马家的两位身份超然的年迈老者,纷纷向楚枫飞掠而来。

    这两位,可以算是司马家内,除了司马庄主之外,实力最强横的,修为皆在八品武王。

    他二人,掠向楚枫后,便展开了暴风雨一般的攻势,虽然并未施展武技,可却招招致命,杀机尽显。

    可尽管这两位招式凌厉,几乎无可挑剔,但楚枫却是面带微笑,从容躲避。

    数个回合下来,楚枫只是负手而立,连手都不还一下,可那两位老者,却仍然未曾碰到楚枫分毫。

    这样一幕,惊呆了殿内的所有司马家之人,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只是五品武王的年轻人,竟然能够与两位八品武王的修武高手周旋这么久。

    这是何等的战力?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绝世天才?

    但是,当楚枫发动反击之后,他们可就不仅是吃惊那么简单了。

    “唰”忽然之间,楚枫发动了反击,他身形如鬼魅,不但躲过了两位老者的攻势,更是神乎其神的来到了二人的身后,双掌探出,便向二人攻去。

    “不好。”两位老者,感觉背后杀机四溢,便知道大事不妙,想要一旁躲避。

    可是为时已晚,楚枫的双掌之外,萦绕淡淡微光,双掌之内,涌动着王级武力,这一刻,他的双手,便是连奇兵都能斩断的利刃,是杀人取命的利器。

    只听“噗,噗”两声,楚枫的双手,已是自丹田穿透而过,洞穿了两位老者的身体。

    “你……”

    两位老者,大口险些汹涌而出,回转头来,看着楚枫那平静的脸,苍老的眼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们愤怒,愤怒楚枫洞穿了他们的丹田,废除了他们苦苦修炼多年的修为。

    他们不甘,不甘修武已然五百年,最终却败在了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而这个毛头小子,却只是五品武王的修为。

    “虽为八品武王,可却战力平平,凭你们这种靠大量时间的堆积,才换来的修为,也想杀我?可笑。”

    楚枫冷然一笑,随后双掌猛然微微一颤,汹涌的武力,便自掌心疯狂涌出,瞬息充斥两位老者的身体。

    “啊~~~~”

    这一刻,两位老者,开始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因为他们的身体,不仅在被武力极度破坏,他们的本源,也在被活生生的吞噬。

    那种身体被一寸一寸瓦解,被一点一点噬干的感觉,充斥着他们身体各处,席卷他们的内心灵魂。

    那种痛楚,唯有亲身体验的人,才能感受的到。

    “混账,你在做什么?快放开他们。”这一刻,司马家的众人又惊又恐的斥责着。

    但是对于他们的废话,楚枫根本无视,就这样当着司马家众人的面,折磨着这两位想杀了自己的老头。

    直到这两个老头,本源消失殆尽,生命特征已经彻底没有之后,楚枫的双手才猛然握紧。

    “噗”

    “噗”

    双拳一握,顿时武力横扫,而那两位老者的身体,也在鲜血四溢间,彻底粉碎。

    “你这家伙,你,你……你简直是个魔鬼。”

    眼睁睁见着,自己家族内,举足轻重的两位前辈,就这样活生生的被楚枫折磨致死。

    司马家的众人,真的是又愤怒,又害怕。

    他们看向楚枫的目光之中,已然没了先前的轻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忌惮。

    先前楚枫杀人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平静的可怕。

    就仿佛,他杀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只蝼蚁,或一条害虫,根本无需自责,仿佛这是理所应当一般。

    并且,此时此刻,楚枫的脸上,依然一副有恃无恐,哪怕面对这么多司马家的人,楚枫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恐惧。

    相反,在楚枫的眼中,涌动着一种令人胆寒的目光,那种目光根本不像是在看待人,而像是在看待着一群,他想要踩死的蝼蚁一般。

    这样的表现,简直不像是一个人所该具备的,而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鬼倘若,这种种表现,来自一个修为有成的大魔头也就算了,毕竟杀人杀的多了,总会有些魔性。

    可是,这样的表现,竟来自一个如此年轻的人,这就让司马家的众人,不得不害怕了。

    此刻,司马家的所有人都在想,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来历,竟然恐怖如斯,莫非他真的不是人?而是魔巩子?

    事实上,不止是司马家的弱者们,就连堂堂司马家的家主,这所谓的司马庄主,此刻也是眉头紧皱,不敢擅自出手。

    他从先前楚枫的表现中看出,楚枫是根本不将八品武王放在眼中,并且拥有轻而易举,斩杀八品武王实力的。

    所以,哪怕他贵为九品武王,但却也不能确定,是否是楚枫的对手。

    忽然之间,他心生一计,并未对楚枫发动攻击,反而是转过身去,看向了司马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