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八百七十章 后悔的众人
  “楚枫小友,你这是什么话啊,难道你觉得我们是贪生怕死之人吗?”

  “再者说了,这里已经提示了我们,所有人都要参与其中,你一个人怎么破啊?”

  “楚枫小友,别闹了,我们知道你很勇敢,可若没有搞清楚破阵的方法,便贸然进入其中,只会是白白送死啊。”

  此一时,人们众人开始疯狂的劝阻楚枫。

  然而对于大家的劝阻,楚枫却是不以为然,反而还有些讥讽的问道:“你们是怕我浪费你们的时间,害的你们全都死在这里吧?”

  “楚枫小友,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们明明是为你好。”

  “就是……你不要想太多嘛。”

  对于楚枫所说的话,人们自然不会承认,可是有些人脸上那心虚的神情,却是出卖了他们。

  其实,他们就是害怕楚枫,浪费破阵的时间。

  “族长大人,澹台长老,噬血族长,有破阵之法吗?”楚枫问道。

  “额…此阵太过复杂,还真是看不出端倪。”

  三人皆是摇了摇头。

  “晚辈不才,可以凭借观察界灵师的手段,看出一些端倪。”

  “此阵极其复杂,若号令大家破阵也是不可,但耗费时间太多,一个时辰远远不够。”

  “所以晚辈,只能独自破阵。”楚枫说道。

  “楚枫小友,你毕竟是圣袍界灵师,对于你老夫是信任的,只是那提示也确实说了,在场之人,都要参与其中啊。”

  澹台饮渐问道。

  众人怕死,其实他也一样,也怕死。

  最重要的是,不想白白的死。

  “提示不假,但依晚辈来看,大家进入这里,生死都置于此处,难道还不算参与其中?”楚枫反问道。

  “额……”

  “这样来说,倒也不是不无道理。”澹台饮渐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点了点头。

  “楚枫,去做吧,我相信你。”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是夏允儿。

  “楚枫少爷,我也相信你。”

  紧随其后,星陨八仙,星陨圣地圣主,以及鬼宗殿殿主等高手,都是纷纷开口。

  他们,之前听从楚枫要求,进入了星陨圣石避难。

  但楚枫使用力量,通知之后,他们也是收到消息,所以便立刻赶往空地,得知原委后,更是毅然而然的,选择跟随楚枫进入此处。

  他们,其实不是不怕死,只是相比于其他人,他们却更加明白,能够活到现在,全都是靠楚枫相救。

  所以他们是相信楚枫,才选择进入此处。

  在这些外族族人都表态之后,其他人也是纷纷表态。

  楚氏天族的族人不用说了,全部支持楚枫尝试一下。

  甚至,就连噬血魔族都开始表态,同意楚枫一个人去试试。

  这种情况下,其余人,不管是真的相信楚枫,还是没有选择,但也都只能支持楚枫。

  至此,所有人都同意,楚枫一个人去破解此阵。

  “我入此阵后,可能会失去联络,莫要去寻我,莫要轻举妄动,否则入阵容易,活着难,所以大家待在此处便可。”楚枫提醒道。

  “楚枫小友,那就有劳了。”澹台饮渐说道。

  “楚枫,务必小心。”楚氏天族族长,更是满眼的关心。

  “我楚枫,定不负诸位所托。”

  楚枫说完此话,便拔下那杆破阵旗,只见其将破阵旗绑于身后,身形一跃,直接掠入了那大阵之中。

  嗡——

  当楚枫掠入大阵,大阵就宛如被唤醒了一般,光芒璀璨,连天空都被照亮。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种情况下,人们什么都看不到了。

  恍然间,他们似乎觉得,楚枫说的很有道理。

  这阵法,似乎就应该由一个人来破。

  否则,若是一人坐镇,指挥众人破阵的话,眼下的情况,又当如何指挥?

  至于楚枫,他有如此底气,那也绝对不是胡乱猜测。

  的确是天眼立了功。

  在没有进入此处之前,对于神树的力量,天眼的确是什么都看不到,就算能够洞察,也是微乎其微。

  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当楚枫与噬血魔族族长,都失去了对神树力量的掌控后,楚枫的天眼却是发挥了奇效。

  凭借天眼,楚枫已经知道,该走出这迷宫。

  只是,这迷宫太大了,大到超乎想象。

  哪怕楚枫路线明确,速度极快,一步未曾走错,但想要走出这迷宫,却也是非常的难。

  这种情况下,楚枫只觉得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可以说是真正的,以生命为代价,来与时间赛跑。

  至于其他人,他们的心,始终悬着。

  他们看不到楚枫,也听不到楚枫的回应。

  他们对楚枫的呼唤,就像石沉大海一般。

  人们不得不去思考,楚枫是真的听不到他们的话,还是楚枫已经死了。

  尽管楚枫已经提醒过,他进入其中后,可能会失去消息,并且不让大家进入大阵。

  但随着时间不短流逝,依旧有人坐不住了。

  有人不顾劝阻,跳入阵法之中。

  “救我,呃啊……”

  然而,那人刚刚落入阵法之中,便开始发出求救的声音。

  不仅在求救,他还在惨叫,那叫声非常的惨烈,听的人们毛骨悚然。

  尽管,这声音响彻没多久,便消散了,但人们反而更加不安了。

  这多半说明,那个人,已经死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啊,早知此处如此凶险,我便不进来了。”

  那张诗芮,一脸的后悔。

  其实不只是她,此时在场的大多数人,也都后悔进入此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