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惊恐万分(1)
    “月华长老,怎么了?”孔蕣廉与孔墨雨一同问道。

    “悲殃山脉内再度产生了异动,那个闯入者,已经在悲殃山脉内开启了什么!!!”孔月华说道。

    “什么?!!”听得此话,在场之人,无一不是神色大变。

    “月华长老,你确定,是有东西被开启了,而不是那个闯入者,触了杀阵?”孔墨雨问道。

    “我能确定,那不是杀阵,但的确是一座阵法,但是那阵法…已经被那个闯入者破解了。”孔月华说道。

    轰

    惊天霹雳。

    孔氏天族的众人,就如同被无形的惊雷,给劈开了肉身,击中了灵魂。

    悲殃山脉,那可是他孔氏天族的始祖,埋藏传承的地方,那传承…可以说是他孔氏天族最珍贵的东西。

    只要得到那传承,他们孔氏天族的传承便将完整,搞不好他孔氏天族,会越其他三座一等势力,成为百炼凡界最强大的势力。

    这么多年来,他们多少先辈为了那传承进入悲殃山脉,但都是徒劳无功,甚至因此丧命。

    而现在,一个外人,不仅闯入了悲殃山脉,竟然开启了阵法?

    那是什么阵法,万一正是藏有传承的阵法又该怎么办?

    他们孔氏天族最后的传承,岂不是要被他人夺走?

    不能容忍,这对于孔氏天族的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

    “混账!!!”

    慌了,只要想到,他孔氏天族的传承,很可能会被他人夺走,孔氏天族的每一个人,都是愤怒不已,却又不知所错。

    那可是他孔氏天族的东西啊,那可是他孔氏天族的始祖,留给他们的传承,怎能被外人夺走?

    “现在你们相信我说的了?”孔蕣廉扫视众人一眼,随后便向外行去,他是准备去那悲殃山脉门口,等着那个闯入者离去的时候,还将他给堵住。

    “此人,罪不可恕。”孔墨雨说话间,也是向外行去,事到如今,已经不用孔蕣廉来劝,他自己便准备与孔蕣廉联手。

    事到如今,他也是不得不正视那位闯入者。

    “不对!!!”然而,就在这时,孔月华的目光,却又是一变,在其眼眸之中,涌现出了无比吃惊之色。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孔月华,紧紧的盯着那座阵法,满脸都是难以置信之色。

    “月华长老,又怎么了?”见孔月华如此,就连孔蕣廉与孔墨雨也是赶忙止步,不由的回头询问起来。

    他们从小便相识,孔月华是什么人他们很清楚,这么多年了,都很少看孔月华流露出,如现在这般震惊的表情。

    但是现在,在这种危机时刻,孔月华的脸上,却流露出了这种表情。

    所以,只是孔月华的表情,便足以告诉他们一件事情。

    眼下,这阵法所产生的异动,绝对是非同小可,搞不好是有更严重的事情生了。

    “按照这阵法显示,此时此刻,在悲殃山脉之中,开启了某座阵法的,乃是一位年龄不过百的小辈。”孔月华说道。

    “小辈?!”

    “你是说一个小辈,闯入了我悲殃山脉,并且还开启了某座阵法?”听得此话,莫说旁人,就连孔蕣廉与孔墨雨也是一脸的惊骇之容。

    “月华长老,你是不是看错了?”孔墨雨问道,在他看来这绝对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这么多年了,这阵法很少产生异动,可是我从小便学习如何观察,这阵法的异动,从异动中推测出,那悲殃山脉之中生了什么。”

    “所以,此时此刻,这阵法内显示的不会有错,我推断的也不会错。”

    “那位闯入者,就是一位小辈,这绝对不会错。”

    “我唯一不理解的是,为何直到现在,他才暴露出小辈的身份。”孔月华满面震惊的说道,向来镇定的她,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连语气都变了。

    “我想现在最不能理解的,不是这个小辈的身份,而是这个小辈,怎么会具有如此通天之能,这不是我百炼凡界的小辈,能够做到的事。”孔蕣廉说道。

    “舜廉长老大人,您的意思是?”听得此话,众人表情越惶恐。

    “怕是上界的天才,闯了进来。”孔蕣廉说道。

    “这……”只是这一句话,便让众人脸色苍白,甚至有的人已经不由的颤抖。

    上界天才,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先不说他的实力,怕是他的背景就极为恐怖。

    哪怕他孔氏天族,在这百炼凡界内再过强大,可也不能与上界的势力抗衡啊?

    若非要比,那简直就是地与天的差别。

    那是得罪不起的存在啊。

    …………

    而与此同时,楚枫正在那悲殃山脉之中,并且…凭借那座开启阵法,楚枫已经成功的将那个入口打开了。

    当那入口开启之后,显示出现了一座阵法漩涡,漩涡之中一座大门缓缓升起。

    这座大门,款八米,高十米,大门很是古朴,也很是简单,似是石头打造而成,可却依然威严霸气。

    “终于成功了。”

    看着眼前这座门,楚枫内心非常喜悦,可是他的脸上却很难洋溢起笑容,因为他还有这担忧。

    “只是…我的隐藏阵法也消失了,不知道…在这里我是否已经暴露身份。”楚枫担心的说道。

    “事已至此,已无退路,管他那么多,先进去再说。”女王大人很是兴奋的说道。

    “这是自然。”楚枫说话间,便将那座大门推开。

    那门,虽然是凭空而立,可是当门被推开之后,浮现在楚枫眼前的却是一个结界入口。

    楚枫毫不犹豫的踏入了其中,踏入之后,他便融入了结界之内,消失不见。

    至于那座大门,则是缓缓关闭,紧随其后,又缓缓下沉,落入了之前的结界漩涡之中。

    很快的,这方天地恢复成了之前的平静。

    就好像楚枫没有出现过,那结界阵法没有被开启过,一切都没有生过。

    然而,在孔氏天族的古塔之内,人们的震惊却还在持续着。

    “不见了。”孔月华忽然说道。

    “什么不见了?”孔蕣廉与孔墨雨一同问道。

    “那个闯入者不见了,彻底消失了,所有异动都不见了。”孔月华看着眼前这座阵法说道。

    “那会不会是他被杀了?”孔墨雨问道。

    “可能是被杀了,但也可能是逃了,并且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进入了始祖大人,留给我们的传承之地。”孔月华说道。

    “该死。”这一刻,孔墨雨愤怒的大喊一声,随后整个人便爆出了极为恐怖的气息,他携带着那恐怖的气息,飞掠而出,瞬息便消失不见,唯有那恐怖的气息,还残留在此处。

    他是去悲殃山脉了,他害怕那闯入者逃离悲殃山脉,所以是去悲殃山脉的入口,堵着那个闯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