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三千九百六十九章 交换邀请令
  楚枫因难以承受那阵法带来的痛楚,陷入了昏迷。

  过了好酒之后,楚枫才渐渐苏醒过来。

  楚枫苏醒之后,便感觉难以忍受的痛苦,席卷全身,尤其是脑袋,简直就像是要炸裂一般。

  过了好一会,那疼痛感才开始渐渐减退,而楚枫也是渐渐缓过神来。

  而当楚枫发现,死神之刃在自己的手中之后,就连自己也很惊讶。

  “居然拿到了?”

  楚枫仔细打量,发现这的确是那把死神之刃。

  楚枫狂喜万分,因为他明明在,还未靠近死神之刃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了过去,他本来以为自己失败了。

  不曾想,此时死神之刃,居然在自己手中,并且是如假包换的死神之人。

  将它握在手中,尽管自己无法使用,更无法发挥出这死神之刃的威力,但楚枫能够感受到,这把兵刃的厉害。

  “你是要送给,很重要的人吧?”

  忽然,一道声音自楚枫身后响起,回头观望是殷妆红。

  此刻的殷妆红脸色惨败,气息也很弱。

  看的出来,她也是负了极重的伤,可是她的手中却握着一把金色的长剑,那正是皇冥剑。

  “你成功了。”楚枫说道。

  “你都拿到了死神之刃,我若拿不到这皇冥剑,岂不是白来了。”殷妆红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竟然还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楚枫有些意外,这还是楚枫见到殷妆红之后,第一次看她笑。

  “原来,你也会笑。”楚枫笑眯眯的说道。

  听得此话,殷妆红才意识到了,自己居然对楚枫笑了,于是她赶忙收起了自己的笑容。

  再度变得冷漠冰霜。

  “干嘛啊,笑起来明明那么好看,为何非要板着脸呢?”楚枫说道。

  “起来吧,你已经昏迷了十日,我们该离开了。”殷妆红说道。

  “十日,我居然昏迷了这么久?”楚枫很是诧异。

  而殷妆红并未理会楚枫,她已经转过身去,走到了楼梯那里。

  “等一下,这把死神之刃,真的是我自己拿到的?”楚枫问道。

  他有些疑惑,因为他并不确定,这死神之刃,是不是他自己拿到的。

  “当然是你自己,否则怎么会在你手中。”

  “说起来,我真的很好奇,为何你都失去了意识,却还能在那守护阵法内前行,并且拿到了这把死神之刃。”殷妆红一脸凝重的看着楚枫。

  “你是说,我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拿到的这把死神之刃?”楚枫自己都感到骇然听闻。

  “所以,你的那只界灵,与你的关系,定然很不寻常吧?”

  殷妆红问道,她真的很好奇,是怎样一只界灵,能让楚枫做到这一步。

  “也不知该怎么说,总之,她对我很重要。”楚枫说道。

  “我懂了。”

  “我们走吧。”

  殷妆红说完此话,便向外走去。

  而楚枫,也是站起身来,跟着殷妆红向下走去。

  向下走的过程,楚枫发现,那些其他兵刃,都被一层强大的结界守护住了。

  那结界根本无法破解。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变化,想必是怕楚枫他们,拿到了一件心仪的兵器后,再去拿其他兵器而准备的结界。

  这倒也是充分的说明了,第一层的警告不是骗人的。

  进入这里,还真的只能拿到一件兵刃。

  “给你。”

  然而,当楚枫和殷妆红,来到第一层的时候,殷妆红却是忽然抬起手来,递给了楚枫一块令牌。

  上面写着,红衣圣教四个字。

  “你是邀请我去作客?”楚枫问道。

  “我师尊说,这是一种礼貌。”殷妆红说道。

  “难得你这么有礼貌。”楚枫笑道。

  “不要算了。”殷妆红说话间,便准备将那令牌抽回去。

  “要啊,怎么能不要,我可是很有礼貌的人。”

  楚枫笑着说道,且接过殷妆红那令牌的同时,却自乾坤袋取出了一个楚氏天族的令牌,递给了殷妆红。

  看着楚枫递过来的令牌,殷妆红起初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接过了那令牌。

  而接过令牌之后,殷妆红便走了出去,见状…楚枫也是跟了出去。

  虽然进入藏兵通天塔的时候,有攻杀大阵要闯。

  可是离开的时候,却是相当的平静。

  而当楚枫和殷妆红,走出藏兵通天塔的范围之后,孔田惠等众小辈便一拥而上,将楚枫和殷妆红团团围住。

  “楚枫兄弟,殷姑娘,你们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不对,你们这气息,怎么也这么虚弱,你们是受伤了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人们最关心的,乃是楚枫和殷妆红的身体状况。

  毕竟此时他们二人,都很虚弱,尤其是楚枫,那脸色煞白,就跟死人一样。

  那可不是简单的皮外伤,他们两个人,都是灵魂受创,否则不会这般。

  “没事。”楚枫笑着说道。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

  “两位小友,将这颗丹药服下,会缓解你们的伤势。”

  守剑大人取出两颗丹药,递给了楚枫二人,与此同时孔慈,龙凝,仙允,甚至无名袁志等人,而已都取出疗伤丹药,递给了楚枫和殷妆红。

  那可都是价值不菲的丹药。

  “北洋落,把你那颗铸魂丹给我。”南宫亦凡对北洋落说道。

  “啊?”听得此话,北洋落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那铸魂丹,可是一颗极为珍贵的丹药,是他爷爷花了大价钱卖给他,让他关键时刻保命用的。

  “给我。”南宫亦凡的目光,变的冷冽起来。

  他根本就不是有求于人的样子,更像是一个不可抗拒的命令。

  然而,北洋落还偏偏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将那颗珍贵的铸魂丹,取了出来,递给了南宫亦凡。

  拿到铸魂丹的南宫亦凡,便向殷妆红走去,想将这颗丹药,送给殷妆红,让她疗伤。

  “楚枫兄弟,那你们在藏兵通天塔内,得到了什么兵刃?”

  “唉,你们两个的手里,怎么各自握着对方宗门的令牌啊?”

  孔田惠,本来是想看看,楚枫和殷妆红得到了什么兵刃,可看向二人的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的手中没有兵刃,反而皆是握着一块令牌。

  而那令牌,还是各自所在势力的邀请令牌,这让孔田惠也是吃了一惊。

  “我去,还真是啊?”

  下一刻,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发现了这件事,一时之间,众人都是惊呼起来。

  而此时,就连楚枫和殷妆红,也是吓了一跳。

  直到此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刚刚楚枫和殷妆红,彼此接过令牌之后,便急着走出通天塔,忘记将这令牌收了起来。

  此时,反应过来之后,殷妆红赶忙将令牌收了起来,而楚枫也是将他手中的收了起来。

  可是为时已晚,都已经被大家看到了。

  尤其是南宫亦凡,当他看到这一幕后,原本面带欣喜的他,则是如同石化一般,愣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