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四千零一章 最伟大的爱
  “前辈。”

  见状,楚枫赶忙搀扶住了古冥鸢。

  与此同时,也释放出结界之力,开始替古冥鸢疗伤。

  可这一感应不要紧,楚枫发现,古冥鸢极其虚弱,她的灵魂,不仅滚烫,更是非常的混乱,就好像快要散掉一样。

  古冥鸢这等高手,竟然处于性命不保的状态。

  嗡——

  紧接着,又一道结界阵法浮现,将古冥鸢包裹了起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是梁丘大师出的手。

  “大师,楚枫,冥鸳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就在此刻,楚轩正法走到近前。

  此时的楚轩正法,脸上布满血迹,显然是古冥鸢刚刚将他推开,所伤到的。

  但他却并没有丝毫记恨,反而是非常关心古冥鸢的情况。

  “是燃烧了灵魂。”楚枫说道。

  “燃烧灵魂?!”听得此话,楚轩正法顿时脸色大变。

  身为修武者,他岂会不知道,燃烧灵魂的危险性,那简直就是自杀。

  于是他赶忙问道:“她为何要这样做?”

  “应该是某种特殊的手段,可以用燃烧灵魂的方式,来提升她的速度。”

  “否则,她在我们之后动身,不可能这么快就追上我们。”

  “想必,是她回到楚氏天族后,得知了你们女儿的事情,因为担心你们的女儿,所以不惜手段的,追赶了上来。”

  梁丘大师解释道。

  听得此话,楚轩正法十分心疼,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扭曲的脸上,泪水与血水混在了一处。

  楚枫认识楚轩正法这么久,深知楚轩正法是一个铁血硬汉。

  哪怕众多修武者组成的讨伐大军,兵临城下,哪怕噬血堂要屠灭楚氏天族,都未曾见楚轩正法退缩半步,也未曾见他流过一滴眼泪。

  可最近这几日时间,楚枫已经记不清,楚轩正法哭过多少次。

  但让他落泪的,却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他的女儿楚灵溪。

  而另一个,便是他的妻子,古冥鸢。

  不管古冥鸢是否承认楚轩正法,可楚枫看的出来,在楚轩正法心中,一定是深爱着古冥鸢。

  “冥鸳,你怎么这么傻。”

  楚轩正法再度来到古冥鸢身前,他涌动着泪水的眼中,满是心疼。

  可是,那只伸出去的手,却只敢停留在古冥鸢身外,而不敢去触碰。

  看着这样的楚轩正法,楚枫内心叹道:“前辈,难道你不傻吗?”

  楚枫现在还记得,当梁丘大师说,楚灵溪需要眼睛的时候,楚轩正法毫不犹豫的说出那句话。

  为了他的女儿,他宁愿失去自己的双眼。

  回想当时的楚轩正法,再看看此时,因为担心楚灵溪,而不惜燃烧灵魂,也要追赶而来的古冥鸢。

  楚枫心中感慨万千……

  如果世间有爱,那最伟大的爱,一定是父爱,一定是母爱。

  ……

  因为事态紧急,梁丘大师稳定了古冥鸢的灵魂后,便将替其疗伤的重任,交给了楚枫。

  而梁丘大师,则是带着楚枫他们,去寻找他的那位老友。

  明镜海虽然表面平静如镜,可虚空之上,却是常年暴雨,没有间断过一日。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之下,却有着一间茅草屋,出现在了此处。

  那茅草屋不仅很小,看上去还很脆弱,正常来说,以明镜海的雨量,怕是瞬间的功夫,就会将这茅草屋摧毁。

  可是,这间茅草屋,立于海面之上,乌云之下,风雨之中,却是连一片草叶都没有被吹走,顽强的让人感到神奇。

  而此处,便是梁丘大师那位好友所居住的地方。

  梁丘大师的那位好友,乃是一位神秘的存在。

  梁丘大师与他相识多年,却根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朱。

  修武者的世界中,有着很多隐世高手,这些人,不为人所知,但却实力极强。

  而在梁丘大师的印象中,这位常年隐居于明镜海的朋友,便是他所认识的祖武星域隐世高手中,实力最强的一位。

  这位姓朱的人,不仅修为在至尊境,他的结界之术,更是在梁丘大师认识他的时候,就已是龙纹级圣袍。

  世人都说,梁丘大师是祖武星域最强界灵师,可唯有梁丘大师清楚,这位隐居于明镜海的家伙,才是祖武星域最强的界灵师。

  这样的隐士高人,他的居住之所,自然不止是这个茅草屋这么简单。

  别看那暴雨,皆是落在了茅草屋之上,可其实茅草屋外,却是有着一层结界的。

  那结界不会影响天气,但却会阻隔修武者。

  那可是,龙纹级圣袍界灵师的结界阵法,寻常人根本无法穿透,就更别说,发现这位隐士高人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唰唰唰——

  可忽然,几道身影,竟无视那结界,直接来到了茅草屋之外。

  这几位,自然便是楚枫和梁丘大师等人。

  在楚枫的医治之下,此时的古冥鸢,已经苏醒过来,虽然还很是虚弱,但却已经有了意识。

  唯有楚灵溪,还在昏迷之中……

  “真是幸运,这个老家伙,居然在。”

  穿过结界,梁丘大师的脸上,便涌现出了喜色。

  他最担心的,便是怕他的这位老友不在,因为他这位老友,几乎很少在这里居住,大部分时间,都浸泡在明镜海之中,并且每次出门,最短也要半个月,最长甚至要几年。

  今日,有急事找他,而他刚好却在,这也算是极大的幸运了。

  “梁丘,为何带陌生人来到这里?”

  “难道忘记你我的约定了?”

  一道声音,自茅草屋内传来,这声音不仅冰冷,还充斥着不悦,根本就不像是欢迎好友的样子。

  “朱兄,我知道你不喜被人打扰,但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今日还请你帮帮忙。”梁丘大师说道。

  “有何事,要我帮忙?”屋内之人问道。

  “我想知道,深海之眸的位置。”梁丘大师说道。

  “深海之眸,如此珍贵之物,我岂能告诉他人?”屋内之人说道。

  “朱兄,性命攸关,看在老夫的面子上,还请帮帮忙。”梁丘大师说道。

  “他人性命攸关,又不是你性命攸关。”屋内之人说道。

  “快点说那深海之眸在哪里,否则我就拆了你的屋子。”

  猛然间,一声怒喝响起,是古冥鸢。

  古冥鸢本来就是暴脾气,更何况现在还是她女儿,性命攸关的时刻。

  她都愿意为了追赶楚灵溪,而燃烧自己的灵魂,自然不愿再浪费时间。

  所有人都知道,古冥鸢这不是威胁,她是真的会做出过分的事情。

  可是,古冥鸢此话一出,梁丘大师则是吓坏了,不仅对古冥鸢使眼色,还暗中传音,劝她不得动怒。

  因为梁丘大师,他的这个朋友,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如何拆了我的屋子的。”

  果不其然,屋内的那位,不仅没有丝毫惧怕古冥鸢的意思,反而话语之中,还尽显轻蔑。

  他完全,就没有将古冥鸢放在眼中。

  而向来高高在上的古冥鸢,何时被人如此轻视过?

  楚枫能够看到,古冥鸢的眼中涌动着怒火,甚至隐隐间能够感受到,古冥鸢所散发的杀意。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座活火山,随时可能爆发。

  而只要她爆发,那便将一发不可收拾,楚枫他们谁都拦不住古冥鸢。

  这种情况下,楚枫,楚轩正法,以及梁丘大师,心情都是紧张到了极点。

  他们很怕古冥鸢动用武力,毕竟不管对方是否真的吃软不吃硬,可他毕竟是梁丘大师的朋友。

  梁丘大师,不辞辛苦,带他们来到此处,已是非常仁义。

  若是古冥鸢对其朋友动用武力,那可就是对梁丘大师的不尊重了。

  可是偏偏,他们都知道,古冥鸢是一个很不可控的人。

  噗通——

  可是忽然间,一声闷响传来。

  下一刻,楚枫三人都是如同石化一般,愣在了那里。

  他们惊愕的发现……

  不可一世的古冥鸢,竟然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