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四百一十章 继续突破(1)
    恐怖雷霆,围绕一人,欲杀此人,欲毁此人,欲灭此人。

    而楚枫,便是这个人。

    对于这种情况,楚枫只能隐忍,别无选择。

    毕竟,这是神罚。

    若是忍不住,就算不死,也会身负重创,甚至就连日后的前程也将止步于此。

    但只要忍住,只要熬过去,楚枫的修为便能突破。

    嗡

    忽然间,那恐怖的雷霆开始消散了,而下一刻,本满面痛苦的楚枫,脸色也是变得红润起来,气息也是变得强大起来。

    突破了,楚枫已经成功从七品半祖,突破到了八品半祖的地步。

    然而,楚枫却依然没有睁开眼睛,他的浑身上下的武力,依然在以特殊的轨迹流淌,涌入丹田,又从丹田涌出。

    楚枫是在尝试继续突破,尝试着冲击那九品半祖。

    然而楚枫只顾着冲击修为,已然忘记了,他那神罚的威势,会引怎样的轰动。

    此刻的孔氏天族,尽管并没有真的受到雷霆的攻击,可依旧是慌乱不已。

    说来很是讽刺,孔氏天族,明明是百炼凡界,底蕴最雄厚,实力最强大的势力之一。

    然而现在,那恐慌,不安,如临末日一般的气息,却如同无形的阴影,笼罩在了这个庞然大物之上。

    “莫非真的被夺了?”

    “可是传承被夺,怎么会引如此异象。”孔蕣廉并不觉得,那雷霆是传承被夺,所引的异象。

    “始祖大人的力量,有多强横我们并不清楚,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留下的传承绝对非同一般。”

    “而我们天级血脉的力量,本来就与雷霆有关,那异象越是骇人,则更是说明了那传承的厉害。”相比于孔蕣廉,孔墨雨则坚定的认为,是孔氏天族的传承被人夺了。

    只要联想到先前的雷霆,以及此刻天空之上久久未散的乌云,他便能够联想到,那传承会是多么的强横。

    越想他越愤怒,气的双拳紧握,气的咬牙切齿,那股杀意,毫不掩饰的弥漫四方。

    事实上,此刻孔氏天族内,知道悲殃山脉被闯入的人,也基本只有两种想法。

    一种是觉得,那雷霆与传承有关。

    一种是觉得,那雷霆与传承无关。

    但却没有人想到,这可能是传说中的神罚玄功,事实上…莫说神罚玄功,就连天罚玄功他们都未曾见过。

    他们大部分修炼的,都是人罚玄功,人罚玄功虽然突破之时,也会受到惩罚,但那只是来源于自身血脉的惩罚而已。

    那种惩罚根本不是惊天地泣鬼神那种,甚至旁人都看不见,自然更不会引起此等异象。

    所以他们根本就不会联想到,此等异象,会是一个天级血脉者,突破修为时引的。

    “莫非,那东西与楚枫无关,只是巧合?”此刻,先前怀疑楚枫的孔征,也是有些迷糊了。

    如果说,上一次那恐怖的雷霆,是由楚枫引起的,还算说的通的话,那么这一次便说不通了。

    因为那神雷落下的地方,与楚枫居住的地方,当真还有着一段颇远的距离呢。

    轰隆隆隆隆

    而就在这时,天空深处那还未散去的乌云,竟再度重聚,那恐怖的雷霆,也是再度奔腾,这一次的威势,竟比先前还强。

    “又来?!!”

    尽管,先前那雷霆是落入悲殃山脉,并未伤到孔氏天族一人。

    可是当这恐怖的异象再度浮现之际,孔氏天族的众人,又纷纷陷入万分惊恐之中。

    他们并不知道那神雷究竟具备着怎样的威力,可是那威势,却是真的可以毁天灭地。

    轰隆隆隆隆

    很快的,神雷再度落下,而这一次神雷落下的地方,仍然是悲殃山脉。

    “居然连续两次,完了,完了,定然是传承被夺了,一定是被夺了。”

    “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把我孔氏天族的传承给夺取了。”

    孔墨雨不仅愤怒,还很焦急,急的满头大汗,急的坐立不安。

    因为,他已经认准了,是孔氏天族的传承被夺,才引了那样的异象,只是这种情况下,他又无能为力,自然着急。

    “太上长老大人,不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位长老跑了过来。

    “怎么了?又生什么事了?”孔墨雨不耐烦的问道。

    “孔若增又去挑战楚枫了,而且已经砸了殿宇的门,与那位王强公子打了起来。”那位长老说道。

    “真是放肆!!!”得知此事,孔蕣廉顿时大怒,说话间便要动身前去阻止,可是忽然间,他又神色一动,问道:“我不是派人严守那殿宇,孔若增怎么还进的去?”

    “这……这其实是月华大人的意思。”那位长老说道。

    “月华长老?”得知此事,莫说孔蕣廉,就连孔墨雨也是神色一变。

    “月华这是怎么了,难道不知道那楚枫是族长大人亲自下令,让舜廉长老请来的贵客吗?”

    “之前,那孔若增已经做了一次错事,影响已是非常不好。”

    “现在怎么就连月华长老,也掺和了进来,莫非是大难临头,糊涂了不成?”孔墨雨长老很是不悦的说道。

    此刻他的心情本就很是不好,听到这种事情,自然很是愤慨。

    “两位长老大人,事出有因啊。”那位长老面露为难之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孔蕣廉催促道。

    而在孔蕣廉的催促之后,那位长老也是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孔蕣廉与孔墨雨。

    “原来是那个楚枫,真是混账透顶,我孔氏天族好生招待于他,他却窥探于我孔氏天族的传承。”得知经过,孔墨雨身上的杀气,变得更为浓郁起来。

    “墨雨兄,你糊涂了不成,那悲殃山脉是什么地方,楚枫怎么可能进得去?”孔蕣廉说道。

    “但是那楚枫不是在闭关么,为何又会出现在悲殃山脉入口附近?”

    “你别告诉我,是秋词为了替儿子和夫君报仇,故意撒谎。”

    “秋词可是咱们从小看着长大的,那孩子什么人品,咱们都清楚。”

    “以前,就算被人欺负,也不愿意告状,如此善良的人,岂会做这种事情?”孔墨雨说道。

    “秋词这孩子自然是不会撒谎,只是…楚枫也不可能进入悲殃山脉,就算进去了也没能力开启那阵法才对啊。”孔蕣廉说道。

    “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不是你说的算,也不是我说的算的,但既然这楚枫有嫌疑,就绝对不能放过。”

    “我觉得月华长老此事做的很对,让小辈出面试探一番,若是楚枫的确在闭关,那就是 秋词说谎了,到时候,不用你说,我也自然不会放过她。”

    “但若那楚枫没有在闭关,那就一定是进入了悲殃山脉,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任那楚枫活着离开。”孔墨雨说道。

    “墨雨,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族利益大于一切。”

    “但是,楚枫小友是我请来的,当初我说过,要保他安宁,就算今日之事,事关我族传承,但我也不能违背誓言。”

    “所以这件事,我不能袖手旁观。”

    话到此处,孔蕣廉便拔空而起,向楚枫所居住的殿宇飞掠而去。

    “真是愚钝。”见状,孔墨雨竟然也是紧随其后追了过去,这两位负责镇守此处的太上长老,竟同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