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修罗武神 > 第两千五百五十章 大海捞针(1)
    血鳞妖族的老族长之所以反对,并不是因为它不喜欢紫熏衣。  .

    而是它认为,血鳞妖族的血脉,不能有不纯之处,因此血鳞妖族的族人就必须与血鳞妖族的族人结合。

    尤其是它的儿子,从一开始就被它当做血鳞妖族的接班人培养。

    它自然就不允许,它的儿子与一个人类结合,所以也不会允许,它儿子与紫熏衣结合。

    哪怕它本身也很喜爱紫熏衣,把紫熏衣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培养,但它依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正因如此,血鳞妖族的现任族长,将自己对紫熏衣的爱,深深的埋在了心底。

    但实际上,这却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包括血鳞妖族现任族长的妻子也都知道,血鳞妖族族长,其实是深深的爱着紫熏衣的。

    甚至,紫熏衣是血鳞妖族族长这一生,唯一一个挚爱的女子。

    不过因为他父亲的原因,血鳞妖族现任族长,一直未能迎娶紫熏衣。

    “那么为何,血鳞妖族族长,现在迎娶紫熏衣了呢?”楚枫好奇的问道。

    “因为血鳞妖族族长的父亲,前段时间去世了,并且据说,在前任族长临死之前,好像也终于允许其儿子迎娶紫熏衣了。”

    “所以,在血鳞妖族前任族长的葬礼举办没有多久,迫不及待想要迎娶紫熏衣的现任族长,便筹备举办这场亲事,而咱们赶的也够巧的,居然刚好赶上了这场婚礼。”黎月儿说道。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委托你来找紫熏衣的?据我所知紫熏衣好像从未离开过这妖灭窟。”黎月儿好奇的问道。

    她已经知道,楚枫来此并非是为自己的事情,而是有人委托楚枫来找紫熏衣。

    “你知道紫熏衣,想必你也听说过英明朝吧。”楚枫说道。

    “英明朝自然听过,英雄城的城主,千年前百炼凡界最有天赋,也是最有机会统治百炼凡界的人。”

    “不过这英明朝,不是早就死了吗。”

    “他太心急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统一百炼凡界。”

    “而他最先要除掉的,便是孔氏天族与孔氏天族。”

    “可因为他太自负,竟要凭借一己之力,就灭掉两个天族。”

    “最终因为他的自负,导致惨被,被孔氏天族与周氏天族联手除掉了。”

    “而在英明朝死后没多久,在孔氏天族与周氏天族的联手之下,英雄城也是被彻底摧毁。”黎月儿说道。

    “你觉得这是真的吗?”楚枫问道。

    “是真是假并不知晓,毕竟只是传闻,但是你为什么要问英明朝?”黎月儿好奇的问道。

    黎月儿,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但是对于这种他人的事情,她似乎很是上心,好奇心十足。

    否则,她也不会了解到这么多,关于他人的故事。

    “委托我来找紫熏衣的人,便是英明朝。”楚枫说道。

    “英明朝?他没死?”黎月儿很是惊讶,说道:“这可是一个能在百炼凡界,搅动风云的人物。”

    “那么,他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是被囚禁了,还是修为被废了?为何没死,却不出山复仇?”黎月儿好奇的问道。

    并且她很聪明,知道英明朝没死,却又没露面,便一定有所原因。

    “他如今被困在了孔氏天族之中,只有紫熏衣能够救他。”楚枫说道。

    “你确定吗,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英明朝与紫熏衣有什么交情。”黎月儿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个不认识?”楚枫很是诧异。

    “从未听过他们两个认识。”黎月儿确定的说道。

    听得黎月儿的话后,蛋蛋神色一动,随后说道:“楚枫,那英明朝不会故意坑你吧?”

    “可是他没有坑害我的理由啊。”楚枫说道。

    “若是英明朝所说的是真的,那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与紫熏衣的关系只有他们两个清楚。”蛋蛋说道。

    “不管怎么样,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便不能退缩了。”楚枫说道。

    “现在若走还来得及。”黎月儿对楚枫说道,她也觉得,楚枫可能是被骗了。

    因为至少她得到的消息中,英明朝与紫熏衣,是从来就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英明朝委托紫熏衣救她,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绝对的不可能。

    所以与其继续找紫熏衣,还不如现在就走。

    “我必须试一试。”楚枫说道。

    “此处被布下了大阵,我的观察手段没有用,你呢?”黎月儿问道。

    楚枫摇了摇头,这血鳞妖族的老巢被赋予了极强的结界,哪怕楚枫的天眼,也无法透视任何建筑。

    “隐身避仙阵时间有限,你若执意要找紫熏衣,咱们两个就必须尽快行动。”

    “这个你拿着,若是我找到紫熏衣我会通知你。”

    “若是你找到了紫熏衣,直接将通信符捏爆即可,我会立即撤离。”

    黎月儿将一个通信符塞到了楚枫手中,随后便直接进入了那血鳞妖族的老巢之中。

    至于楚枫,也是紧随其后的进入了血鳞妖族的老巢。

    既然结界之术的观察手段不管用,那便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进血鳞妖族的老巢地毯式的寻找紫熏衣了。

    并且,必须在婚礼正式举办之前,尽量与紫熏衣一对一的谈此事。

    所以,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

    幸亏,楚枫与黎月儿都是蛇纹级仙袍界灵师,所以他们这次所布置的隐身避仙阵,所能维持的时间,倒也是比之前在孔氏天族内的那一次,延长了许多。

    不过,哪怕如此,隐身避仙阵也终究有一个使用的时限,并且这血鳞妖族的老巢,非常的很大。

    所以他们必须尽快的寻找,仔细的寻找才行。

    “太难了,这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一番寻找,没有结果后,女王大人有些绝望了。

    女王大人所说并非虚言,因为这整个血鳞妖族的老巢,都有那结界的阻拦。

    所以不止是天眼,结界之术的其他观察手段也都无效,想要找紫熏衣,就必须一个一个建筑的搜寻。

    而这血鳞妖族的建筑又如此之多,甚至有没有隐蔽的禁地,也是未知数。

    他们这样找,的确是太难了,可以说是机会渺茫。

    “楚枫,要不然抓一个人,逼问一下吧。”女王大人提议道。

    “不行,我已经使用了隐身避仙阵,若是抓人逼问,很容易暴露行踪。”楚枫说道。

    “那怎么办,只凭自己找下去,太难了。”女王大人说道。

    “实在不行,就只能用下下策了。”楚枫说道。

    “什么下下策?”女王大人问道。

    “如果自行找不到,就只能等紫熏衣自己现身了。”楚枫说道。

    “你真的要这样做?这也太冒险了。”女王大人心中一紧,目露担忧之色。

    她明白楚枫的打算了,楚枫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倘若,真的找不到这紫熏衣,他就等着这场亲事正式开始之后,等紫熏衣现身。

    可是那个时候,血鳞妖族的所有人几乎都要在场,就连血鳞妖族的族长也会在场。

    楚枫那个时候现身,便是真正的对峙,将没有退路。

    那可就是真正的赌博了!!!

    “总之,我不能白跑这一趟,就算是赌,我也要赌一次。”楚枫说道。

    “唉,你这个倔强的家伙,我劝你肯定没用。”

    “我现在只希望,黎月儿那个丫头身后的背景,真的能够吓退这血鳞妖族。”

    此刻,女王大人已经不对楚枫找到紫熏衣抱有期望了,因为这血鳞妖族太大。

    这样找,并且还是要在亲事举办之前找到紫熏衣,太难了。

    除非运气极好,否则根本找不到。

    所以,女王大人把期望,寄托在了黎月儿的身上。

    如果说黎月儿身后的背景,真的能够吓退血鳞妖族,那么不管紫熏衣的态度如何,楚枫他们都能够全身而退。

    否则的话,在女王大人来看,他们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毕竟听黎月儿说,那紫熏衣与英明朝,其实是没有什么交情,甚至根本就不认识的。

    所以从眼前的各种消息来看,这场赌博,他们输的面,更大一些。

    “对,就是她,就是这个混账,偷了族长大人为紫大人准备的新婚礼物。”

    “打死这个混账,将他碎尸万段,将他扒皮抽筋。”

    “让他生不如死,让他付出代价。”

    …………

    忽然之间,阵阵愤怒的咆哮之音,不断传来。

    那个方向,乃是这场婚礼所举办的方向。

    最重要的是,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楚枫顿时心中一紧。

    偷了血鳞妖族东西的混账?

    这个人…除了黎月儿,楚枫想不到第二个了。

    黎月儿被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