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四百三十五章 血魄驮
    见二长老露出疑惑之色,卓文只得解释道:“二长老,我伤势无大碍,主要是中了罗刹王的尸毒,这尸毒可不是神丹可以解得了的,必须要靠我自己逼出来才行。”

    闻言,二长老这才露出恍然之色,尴尬地道:“是我孟浪了!”

    “卓文,没事吧!”静芸宫主和姚湘君也赶到,异口同声地道。

    只不过静芸宫主的语调颇为的清冷,反倒是姚湘君声音之中满是关切之色。

    卓文微微一笑,道:“无妨!”

    “那罗刹王最后……”静芸宫主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

    “嗯,被人收走了,而且还是我认识的人!”卓文冷冷地道。

    静芸宫主点点头,卓文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应该是并不愿意透露这个人的身份,不然肯定会说出那人的身份的。

    “那人能够救走罗刹王,实力应该不弱,只是罗刹王可不是那么好驯服的,最后很可能会害人害己。”静芸宫主道。

    卓文微微一点头,静芸宫主这话是提醒他,以后若是遇到那人,最好还是彻底地除掉罗刹王才是。

    “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吧!然后再将出口封印,我想救走罗刹王的人既然救走了罗刹王,那也要做好被我们关在这神丹秘境内的觉悟。”二长老淡淡地道。

    卓文等人并无异议,只是卓文有些担心这神丹秘境恐怕困不住那麻玉杰。

    要知道麻玉杰可是九级阵道神师,其真实实力他也从未看透过,只是这些卓文并没有说出来。

    当卓文、二长老等一行人离开空洞后,那空洞便是缓缓的闭合,最终消失在了平原上。

    当空洞消失后,这片因大战而变得犹如废墟般的平原上,再次出现了一道身影。

    麻玉杰默默地看着闭合的空洞,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旋即袖袍一挥,取出方才的那根魂幡。

    魂幡迎风而立,化作遮天般的巨大布条,一道巨大的身影从魂幡内跌落,正是缺了双脚的罗刹王。

    “是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罗刹王看着麻玉杰,目光闪烁地道。

    “你不用装了,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救你的。”麻玉杰背负双手,淡笑道。

    罗刹王目光变得阴沉,冷冷地道:“想要我成为你的仆从?抱歉,就算我选择死,也不会选择成为别人的仆从。”

    麻玉杰点点头,并不意外罗刹王的这回答。

    这罗刹王身为死亡谷之王,生性高傲,就连创造它的帝丹火都不服,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屈服于他呢。

    不过麻玉杰他有足够的耐心,完全可以让这罗刹王屈服。

    罗刹王现在实力虽然也就只有悟生境左右,但他知道这罗刹王真正的实力其实是生死两极境,只不过被封印的太久了,实力跌落了而已。

    只要给这罗刹王充足的资源的话,恢复巅峰时刻的生死两极境并不难。

    麻玉杰自然是看重的就是罗刹王巅峰时刻的实力,而且罗刹王的巅峰时刻,可是比一般的生死两极境还要强大些。

    若是能够收服成功,那么他麻玉杰无疑会多了一个极为强力的打手。

    “那就先在死亡之烛里面慢慢考虑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麻玉杰冷笑一声,袖袍一挥,顿时九千九百九十九根死亡之烛排列成环状,将罗刹王团团包裹进去,随后恐怖的黑炎覆盖在了罗刹王的体表。

    罗刹王目光露出痛苦,死亡之烛的烛火与死气一样,都很克制他。

    但罗刹王并没有求饶,而是目光充满恨意地盯着麻玉杰。67.356

    麻玉杰微微一笑,对于罗刹王那充满恨意丝毫没放在心上,袖袍一挥,便是将被死亡之烛包裹的罗刹王重新收入了魂幡之中。

    想要让罗刹王屈服,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所以麻玉杰打算先让这家伙吃点苦头,搓搓这罗刹王的傲气,到时候在放出来开导。

    “离开神丹秘境,并不是只有出口这个办法,还有其他办法!”

    麻玉杰低声喃喃,旋即从灵戒之中取出了一柄锈迹斑斑的血刀。

    这柄血刀没有刀柄,也没有刀鞘,只有布满裂痕的刀身,看上去就犹如破烂一般。

    当然,若是仔细看的话,这刀身表面的血色犹如血色钻石一般晶莹剔透,若不是这刀身上出现的密密麻麻的裂痕的话,这刀身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艺术品,极为的华丽。

    “血无痕啊血无痕,都说命中不能有痕迹,最终的下场全是满身的裂痕!就连这血魄驮都成了这幅模样,真是讽刺……”

    麻玉杰看着手中这无刀柄的血刀,嘴角满是嘲弄之色。

    说到这里,麻玉杰握着这仿若随时都会碎裂的血刀,轻轻在半空一划。更多精彩小说阅读请到书*丛*网:

    只见原本平平无奇的血刀,竟是涌现出恐怖的道韵,这股道韵比卓文身上的四颗道韵要强大太多太多了。

    恐怖的道韵伴随着血色的刀芒,冲天而起,顿时间,神丹秘境的天际被染成了血红色。

    神丹秘境幸存的生灵,不由自主地看向天空,看着那被刀芒染成了血红色的天际,目光中露出恐惧之色。

    甚至有许多修为低下的生灵,在刀芒染红天际的瞬间,纷纷趴在了地上,全身瑟瑟发抖了起来。

    一刀出,万物跪,天际撕裂!

    恐怖的刀芒划破天际,瞬间将天际划破巨大的裂痕,仅仅只是一刀,就将二长老依靠丹火都要花费半个小时才能打通的出口,就瞬间打开了。

    而且这刀芒轰出的出口的面积和口径都远远超过了二长老轰出的出口。

    要知道这一道刀芒几乎将神丹秘境整个天际都要撕裂了开来,可见这一道刀芒有多么恐怖。

    若是卓文等人在此处的话,绝对会目瞪口呆,毕竟这仅仅一个刀芒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力,这残破的血刀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麻玉杰目光中并没有任何得色,唯一存在的是目光深处的悲色,随后他将血刀收起来,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那天穹撕裂的缺口之中。

    当卓文、二长老和静芸宫主一行人离开出口,来到了丹塔的广场之中的时候,立马就被一群人围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