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五百二十章 祝融之蛊
  苗浜很有耐心,在进入八大天域后,并没有大张旗鼓地寻找祝融之蛊,而是慢慢地适应八大天域,然后暗中寻找。

  他很清楚祝融之蛊牵扯实在是太大了,若是被人现的话,无论是洪荒天域还是玄牝天域,他都会成为所有修炼者的公敌,到时候他必死无疑。

  所以寻找祝融之蛊必须要暗中进行,并且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苗浜确实是足够小心,最终被他现了祝融之蛊的蛛丝马迹,但可惜的是,他最终还没动手就功亏一篑,死在了血无痕的刀下。

  在苗浜的记忆之中,卓文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一柄高高悬挂在天际的血刀,犹如一轮血日,释放着无尽血腥的光芒和锐利。

  而苗浜最终疯狂地催动血蛊,轰在了血无痕的身上,然后他就被那血刀斩下,意识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卓文缓缓睁开双目,他目光闪烁,他没想到这苗浜居然是巫族,还有这苗浜记忆之中的那血无痕好强啊,特别是苗浜死前的那一刀,太恐怖了,连卓文都不由得冷汗直冒。

  苗浜毫无疑问是陨落了,而那真龙血池的真龙之血乃是苗浜坐骑,是洪荒大6之中一头低级龙族,是苗浜自己驯服的。

  当然,就算是洪荒天域的低级龙族,放在八大天域,那也是顶峰强者。

  “看来那神秘心脏和眼球的主人,应该就是血无痕了,不知道这血无痕是何方来历?”

  卓文喃喃自语,虽然他仅仅只是在苗浜的记忆中见识过血无痕的那一刀,但他也知道血无痕肯定不是普通的证道强者。

  当然,卓文对于证道的境界丝毫不清楚,也未曾见过真正的证道强者,所以对于血无痕和这苗浜的具体实力也不好判定。

  苗浜记忆之中只有关于巫族修炼境界,对于人族的修炼境界反倒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卓文虽然得到了这苗浜的记忆,却依旧对证道的境界不甚清楚。

  当然,苗浜记忆中最让卓文眼热的就是那祝融之蛊。

  没看过苗浜记忆的话,卓文对于祝融之蛊可能也没什么感觉。

  但现在他继承了苗浜的记忆,知道了祝融之蛊有多么的珍贵了。

  祝融之蛊,乃是十二祖巫祝融体内的蛊虫,自从无数年前十二祖巫相继陨落后,十二祖巫的蛊虫都是各自散落在无尽星空的各个地方。o9o

  洪荒天域无数的生灵都曾找寻过十二祖巫的蛊虫,只不过却根本没有任何的线索。

  但一旦能够得到十二祖巫的蛊虫的话,据说拥有成为新的祖巫的可能。

  要知道能够成为祖巫,至少也是站在洪荒天域巅峰的存在,其含金量有多高,而得到祖巫的蛊虫也就代表着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虽说卓文不是巫族,却也对着祝融之蛊有了心动。

  这东西毕竟是宝贝啊,虽说他只是人族,可能无法利用这祝融之蛊修炼,但说不定以后他能够用上也说不定。

  而且祝融之蛊的地点,苗浜的记忆之中记载的很清晰,居然就在华夏天域的无极太墟之中。

  恰好卓文正打算前往无极太墟寻找太虚炼骨人参、八卦卜阳水和太素双龙灵芝这三种九级神药,到时候他刚好去无极太墟寻找那祝融之蛊。

  当卓文离开真龙血池之后,血鳞古怪地看着卓文道:“你怎么下去这么久?难不成在下面现了宝贝不成?”

  卓文耸耸肩道:“那母虫极为狡诈,我找那母虫就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所以……”

  血鳞撇撇嘴,尽管他知道这是卓文的借口,但他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可是有克制血蛊的火焰,而他没有。

  “对了,你说这真龙之血对你用处很大,那对我的噬王分身呢?”卓文忽然问道。

  血鳞看了眼卓文的分身,淡淡地道:“每一位噬王的血脉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的噬王血脉乃是血属性,可以吸纳强大异兽精血修炼,而你的分身噬王血脉乃是金属性,吸收真龙之血恐怕会适得其反,还不如让你这人族本尊来吸收真龙之血来的好些呢。”

  “只不过,真龙之血给你吸收实在有些浪费,因为你根本无法吸收百分百吸收真龙之血的能量,只会造成多余的浪费,而我却不同……”

  卓文懒得和血鳞废话,纵身跃入了血池之中,随后双手打出印诀,便是在血池五分之三处设置了一处禁制,将血池以四六分成两块区域。

  无论他人躯是否会造成浪费,卓文可不会把真龙之血的好处让给血鳞的,毕竟上次吸收了那么一丝真龙之血就能够让他人族的躯体那么的强大。

  现在他吸收这么多的真龙之血,恐怕肉身必然会更上一层楼。

  血鳞嘴角一抽搐,只得顺着卓文的意思,跃入卓文划分出来的另一边血池,也是开始专心吸收真龙之血,开始恢复自身的实力。

  在本尊和血鳞专心在血池内修炼的时候,站在血池边上的黑衣卓文便是悄悄地跃入了染血断崖的深渊之处。

  染血断崖下面的深渊漆黑无比,黑衣卓文一进入里面,就释放出神识,开始扫视着深渊里面的空间。

  让得黑衣卓文奇异的是,深渊里面的空间极为的广袤,犹如无边无际的虚空一般。

  在下落了半个时辰后,他的神识终于是注意到最底部的一棵树上。

  这棵树通体血红色,树体并没有想象中的粗大,反倒是极为的纤细。

  卓文能清晰地感觉的出来,这棵血树拥有着强大的道韵流转。

  而且这种道韵流转卓文并不陌生,与当初麻玉杰给他的四颗道果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看来麻玉杰所得到的道果,应该是这血树上的!”

  看着血树上空空如也的枝干,他知道当初那麻玉杰肯定是将这血树上的道果全部都给摘光了。

  这血树虽然不算粗大,但也不算小,那茂密的枝干上,起码也可以长出二三十颗道果。

  想起当初那麻玉杰说只交出四颗道果给他,卓文就不由得心里破口大骂那麻玉杰吝啬和阴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