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五百九十九章 染血犄角
  脚步声逐渐接近,绿毛干尸的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

  因为他在通道的极深处,看见了一道隐约的身影。

  以绿毛干尸的恐怖眼力,一眼就看出来了,这道身影不正是之前被他打入冤魂池中的那个人类嘛?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人类居然没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绿毛干尸惊疑不定,匪夷所思。

  绝世凶脉最深处的冤魂池,连他都极为忌惮,若是他落入那冤魂池内的话,虽说不一定能死掉,但他知道他肯定是离不开那冤魂池。

  因为在那冤魂池内,有着让他极为恐惧的东西,而这东西恰好就是将他压制在这绝世凶脉的罪魁祸首。

  在他看来,这人类既然掉入两人冤魂池内,那就必然是有死无生,就算没死,那也必然是被困在冤魂池底出不来才是。

  但现在却是,此人不仅活生生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此子身上拥有一股隐晦地让他忌惮的气息。

  这股气息使得绿毛干尸目光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卓文也是瞧见了前方拦路的绿毛干尸,目光顿时凝重了下来,心中满是警惕之色。

  这绿毛干尸肉身太过于恐怖了,目前卓文还真的没自信是这绿毛干尸的对手。

  “不能和这怪物硬碰硬,这家伙的肉身太恐怖,我绝不是对手,必须要想办法避开这怪物,离开这通道才行。”

  卓文有些头痛,不过他很快就发现眼前的绿毛干尸好似在犹豫什么。

  而且他还发现绿毛干尸那绿油油的眼珠子里面,发现了一丝忌惮。

  若是放在之前的话,绿毛干尸肯定是放出一句狠话,然后毫不顾忌地扑上来了,但现在这绿毛干尸却并没有这样做。

  卓文很快想到原因了,说不定这绿毛干尸在忌惮他神魂之中的那神秘大幡。

  想到这里,卓文心中轻吁了一口气,若是这绿毛干尸忌惮那神秘大幡的话,那最好了,这样在他逃得时候,可以让这绿毛干尸投鼠忌器。ql11

  嗖!

  此刻,卓文动了,犹如离弦之箭,猛地朝着前方暴掠而去,其方向赫然绕过了绿毛干尸,并不打算与绿毛干尸正面对抗,而是避其锋芒。

  绿毛干尸绿油油的眼珠子不断闪烁,当卓文掠过他身边的瞬间,他低吼一声,感受的绿色枯瘦手臂,猛地探出,抓向了卓文,直取其左心口处。

  卓文冷哼一声,眉心掠出一缕灰气,化作死祭剑,猛地斩向绿毛干尸的手臂。

  叮!

  如金铁交鸣般的声音响起,已经是天道级神器的死祭剑斩在绿毛干尸手上,竟在绿毛干尸手臂上留不下任何的痕迹。

  砰!

  死祭剑被弹开,绿色手臂如怒龙般朝着卓文轰来。

  卓文目光阴沉,立马使出了魂杀,现在他的神魂强大到极为恐怖的地步。

  此刻使出的魂杀的威力,绝对是以往数百上千倍甚至还不止。

  无形的神识之力,化作恐怖的螺旋力量,毫不客气地在绿毛干尸的神魂之中搅动着。

  绿毛干尸捂着头部,目光露出痛苦之色,原本轰出的右手,也是僵住了。

  卓文靠着这个间隙,猛地一拳砸在了绿毛干尸的胸口。

  不得不说,绿毛干尸的肉身实在恐怖,卓文一拳砸过去,居然感觉他的拳头隐隐作痛。

  要知道他的本尊乃是浸泡过真龙之血,而分身更是拥有噬王血脉,两者合体,其肉身已经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了。

  拥有这般强大肉身的卓文,一拳轰在绿毛干尸身上,居然感觉拳头隐隐作痛,可见这绿毛干尸的肉身之强,远远超过了卓文的想象。

  绿毛干尸虽然并没有受伤,不过也被卓文这一拳给轰的摔在地上,而卓文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化作一道虚影,猛地消失在了这通道前方。

  虽然他能感觉到绿毛干尸现在对他有所忌惮,但他也知道,他和这绿毛干尸的差距实在有些大了,特别是那恐怖的肉身,就算这绿毛干尸站在那里给他随便打,恐怕卓文都无法对这绿毛干尸造成任何影响。

  当卓文的身影彻底消失后,绿毛干尸这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目光中露出一丝悸动还有一抹前所未有的激昂。

  “那杆大幡的气息在此子身上,但是怎么可能呢?这大幡拥有大智慧,他为何要选择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子呢?”

  “不过这样也好,少了那杆大幡的压制,这绝世凶脉也将对我的压制变弱,到时候我离开这绝世凶脉绰绰有余。”

  绿毛干尸想到什么,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特别是想到可以离开这困住他无数年的绝世凶脉,绿毛干尸嘴角的笑意越加的浓郁。

  卓文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无数分支的路口,他想都不想就选择了左边的那条分支通道。

  苏立阳藏匿巫族秘典的位置,卓文早已经烂熟于心,所以在这复杂的分叉口处,他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在他认为正确的通道口。

  在这分支通道之中奔走了许久,卓文的神识也时不时地朝着后方探查,在发现那绿毛干尸并没有追上来后,卓文心中放松了许多。

  很快,卓文就找到了苏立阳当初的藏匿点,是个很不起眼的偏僻岩壁角落。

  挖开这岩壁后,卓文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灵戒。

  这灵戒极为普通,但其表面却是被布置了诸多的禁制,而且还不是简单的禁制。

  卓文目光凝重,他右手捏诀,花了数个时辰,才将灵戒表面复杂的禁制给彻底破解掉了。

  灵戒之中只有一样东西,是一根染血的犄角。

  这犄角古朴沧桑,看上去平平无奇,但卓文却在这犄角之中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没有了?”

  卓文取出犄角后,神识又是在灵戒中查探了一番,发现除了这个犄角以外,灵戒内空无一物了。

  这让卓文眉头微蹙,在他看来,巫族秘典怎么也应该是记录在玉简之中的才是,但在灵戒之中,他可没有发现任何玉简。

  在确实没有更多的发现之后,卓文目光落在了手中的染血犄角上,露出迟疑之色,低声喃喃道:“那巫族秘典莫不是藏在这犄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