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陈发
  卓文见女子这一手,目光闪过一股杀意,他停在原地,右手一卷,如蛇一般探出,一把将女子抓来的双手卷住,同时他右腿一弹,迎向了女子的鞭腿。

  咔擦!

  卓文右手一把卷住女子双手,随后收紧,竟是将女子的双手缠住,同时他的弹腿也是与女子的鞭腿撞在一起,旋即响起清脆的骨裂声。

  只听一道清脆的惨叫声,女子如飘零的落叶,倒飞而出,而她的双手扭曲,几乎废掉,最惨的还是女子的右腿,被卓文那么一撞,直接爆成一团血雾消失不见了。

  卓文看都不看那被他废掉的女子,而是转身就离开。

  方才他暗中使用了一部分的盘古圣体的力量,直接废掉了女子的双手和右腿,除非是使用证道第二步的神药炼制的神丹,否则的话,此女残破的肢体很难复原。

  而此女只不过是煌吉世家的普通弟子而已,煌吉世家是不可能拿出这等珍贵的东西为此女复原残躯的。

  “且慢,你打了我们煌吉世家的人,就打算这么走了吗?”

  守门的修士彻底愣住,他们没想到仅仅只是天道主的卓文,轻易地打残了女子,等他们回过神来后,立马叫住了卓文。

  “你们想要为她报仇?”卓文转过头,极为不善地看着两名守卫。

  两名守卫感受到卓文身上忽然逸散出的气息,心中皆是一凛。

  明明眼前的修士只不过是天道主而已,但刚才的那一瞬间,居然给他们一种难以承受的恐惧之感。

  这真的是一名天道主所能散发出的感觉嘛。

  虽然他们知道是女子有错在先,但现在这女子是煌吉世家的弟子,却在煌吉世家家门口被外人给打残了,这他们不得不管。

  “这位兄台你可能误会了,我们并不是要替此女报仇,而是你不应该下这么重的手吧。”一名守门修士沉声道。

  “是她欲要废掉我,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她被打成这样也是她罪有应得而已。”卓文淡淡地道。

  “那这位兄台随我去一趟煌吉世家的刑法堂吧,关于此事,我会如实禀报刑法堂长老,到时候刑法堂长老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但若是你现在就离去的话,无论你是否对错,煌吉世家都会对你发出通缉。”

  “到时候就算你是对的,你也没理说,煌吉世家会不分青红皂白抓住你,并且杀了你!”那位守门修士颇为诚恳地道。

  卓文目光闪烁,同意了这名守门修士的建议。

  当然,他之所以同意,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想要进入这城中城看看,他想要感应一下那祖巫之蛊的位置。

  或许他还有一定几率得到那祖巫蛊虫。

  只要他得到那祖巫蛊虫,并且将之炼化,那么他的盘古圣体就将发生蜕变,从而晋级四星。

  一旦盘古圣体等级提升到四星,卓文知道煌吉世家内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恐怕并不多了,有也只是那些久不出世的老怪物级别的存在。

  而这些老怪物,常年闭关追求更强大的境界,只要他卓文不要闹得太凶,应该也不会轻易出来。

  当然,即使是出来,卓文也不惧,只要他离开都城,以时空轮盘的速度,证道第三步的修士都不一定能够追的上。

  见卓文同意后,那名守门修士轻吁一口气,虽然眼前的白衣青年只是天道主修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但不知为何,此人给他一种极为浓重的危机感。

  毕竟那女子可是道元主啊,居然被此人一招废掉,可见此人实力至少也是混元主级别的,这样的对手他其实也不想随意出手与之对敌。

  这种事情本来与他无关,能够交给刑法堂来判决自然是最好的。

  “这位兄台,那就请跟我来吧!”ql11

  那名修士对着卓文感激一点头,一把将那女子扛在肩上,便是在前面为卓文带路。

  “你死定了,居然敢对我下手这么重,只要你敢进入刑法堂,那么你就有进无回,必死无疑。”

  女子疼的龇牙咧嘴,但终究没有痛晕过去,而是瞪着卓文,嘴中不停咒骂,得理不饶人。

  “你可以继续说下去,我也可以继续对你出手!你自己选吧!”卓文悠然自得,但目光中的杀意却越来越凛冽恐怖。

  女子心中一凛,脸上露出讪讪之色,却是停止咒骂,显然是真的怕了卓文。

  守门修士扛着女子走在前面,卓文走在后面,穿行在城中城之中,而他们这奇怪的组合,自然也是引起了不少路过的修士的注意,议论纷纷。

  女子羞愧的面目难堪,她看见了不少认识的弟子,在不远处偷笑,这让女子心中羞愤不已,对于卓文更是恨入骨髓了。

  在走向刑法堂的过程中,卓文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守门修士说话,从而他也知道了这守门修士的名字叫做陈发。

  而那被他打残掉的女子名字叫做春丹,只是煌吉世家的普通弟子而已,在煌吉世家算是比较底层的。

  知道了这春丹的身份,卓文也并不担心他的处境,有着陈发为他说话,他觉得刑法堂还是会秉公办理,到时候他也要好好在这城中城找找那祖巫蛊虫的踪迹。

  随着走向刑法堂,卓文发现那祖巫蛊虫的气息离他也是越来越近,这让卓文很是惊喜,这说明他感应中的祖巫蛊虫就在那刑法堂附近。

  不一会儿,陈发便是带领着卓文来到了刑法堂。

  刑法堂的建筑颜色都是冷色调的,散发着严肃冷淡的氛围,在视觉上就给人一种冰寒的感觉。

  “陈发,你不去好好守门,来刑法堂干嘛?”

  刑法堂中走出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瞧见迎面走来的陈发,不由得诧异地发问道。

  “朱荣,刑法堂长老是否在?我这里有一件急事需要他来判决!”陈发颇为惊喜地看向黑衣男子道。

  名叫朱荣的男子眉头微蹙,犹豫片刻道:“长老他有事不在,副堂主倒是在里面,你可以进去找他吧!”

  “副堂主在里面?”陈发眉头微蹙,眸子中露出一抹担忧。

  “既然长老不在,那我就先等等吧,待会儿再来!”

  陈发抱拳打算离开,不过刑法堂内便是传来一道颇为阴冷的声音:“陈发,你鬼鬼祟祟地前来,现在听到是本座在刑法堂又离去,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