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七百六十七章 苏醒
  看见自己肉身居然被折磨成这样,卓文眼中怒火腾地爆发开来,怒不可遏。

  不过,卓文并没有被怒火冲昏了头,而是暗暗蛰伏,观察着眼前这个昏暗的密室空间。

  在这暗室之中,存在着数人,从其服饰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都是下人。

  同时,在暗室的中央位置,有一个太师椅,而躺在这太师椅上的男子,卓文却并不陌生。

  “煌星河?”

  卓文看着那太师椅上的男子,眉头蹙起,倒是相同了其中的旁枝末节。

  恐怕这煌星河对于在耘神大会之中败在他手中很是耿耿于怀,所以将他抓过来折磨,用来发泄心中的怨恨。

  不过,他毕竟是刑法堂的人,而且还是耘神大会的第一。

  煌星河虽然是煌吉世家的第一天才,但毕竟是后辈,应该没有这么大的权利可以将他调过来,关押在密室才对。

  “大人!此子奄奄一息,好像快死了,我看他一点气息都没有!”

  一名下人毕恭毕敬的来到煌星河面前,汇报着卓文的情况。ql11

  煌星河慵懒的道:“这几个月来,此子都是这样的状态,无论如何折磨,此子神志基本都处于模糊状态,但却并没有因此断气,你继续折磨,此子死不了的。”

  那名下人犹豫片刻,便是告退,开始进入深处拿出其他的酷刑道具。

  “五弟,我说这几个月来我怎么没在宫殿中见到这卓文呢?原来在你这密室里面啊!”

  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在密室门口,缓缓走来一名儒雅男子,嘴角含着微笑,人畜无害。

  此人卓文也不陌生,正是煌吉世家四世子煌绝,其心机极为深沉,是个笑里藏刀的狠角色。

  煌星河淡淡瞥了煌绝一眼,也不在意煌绝是如何闯到这密室里来的,而是淡淡地道:“我怎么不知道四哥你原来是这么在意这卓文的呢?”

  煌绝不动声色,道:“在耘神大会中,我被此子扮猪吃老虎给坑了,我怎么会不在意此子呢?”

  说着,煌绝走到那十字架面前,端详着卓文肉身的惨状,不由得啧啧地道:“真没想到此子也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我很好奇的是,此子实力很强大,底牌更是恐怖,他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呢?”

  煌星河冷哼地道:“可能是中邪了吧!大当家的花费了数年时间,召集了许多炼药师,耗费了诸多珍贵的神药,就是为了让此子能够恢复神智,但可惜的是,所有的方法都失败了!”

  “大当家对你可真好,他尝试了许多方法都无法唤醒这卓文,所以也就对这不感兴趣,所以将他赐给你,随你处置了啊!而你并不甘心此子身上的那宝贝吧,所以就用这等极端的方法?”煌绝接话道。

  “四哥,难道你不想要那东西?毕竟连元慧大师都死在那东西上,可见那东西很是不得了!反正这卓文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而此子身上的灵戒又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还不如走极端,或许这方法有效呢?”

  煌星河看都不看煌绝,而是目光落在了被捆缚在十字架上的卓文。

  此刻,那下人已经从密室深处取来更恐怖的刑具。

  而卓文的神魂隐匿在密室角落阴影处,听着煌绝和煌星河的对话,他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

  他知道他杀死元慧大师等人的事情,应该已经被知道了,同时煌吾等人还知道他身上的那后羿神箭的存在。

  想到这里,卓文有些无奈,他虽然得到了句芒蛊虫,盘古圣体更是蜕变成四星境界。

  但他还没有以此对抗整个煌吉世家的程度。

  不要说整个煌吉世家了,那大当家煌吾就不是现在他能够对付得了的,毕竟这可是已经踏入证道第三步的大能了啊。

  现在卓文需要想的其实是应该如何逃离煌吉世家,神不知鬼不觉。

  那日月妖镜并没有放在那煌吾身上,而是被他保存在宫殿深处某一处很隐秘的地方。

  之前卓文的神魂离开日月妖镜的时候,已经默默地记住了那个地方,他敢肯定那里肯定是煌吾的宝库。

  正是日月妖镜没有放在煌吾身上,所以卓文取走句芒蛊虫离开后,煌吾才没有丝毫的发现。

  当然,这也有一部分是煌吾并没有完全炼化日月妖镜的原因。

  若是那煌吾完全炼化日月妖镜,并且对日月妖镜如臂指使的话,就算日月妖镜没有带在身边,当卓文离开日月妖镜后,立马就会有所发觉。

  “挖出他的心脏,我倒是要看看,这家伙的心脏是不是还在跳动着!”

  此刻,煌星河目光幽冷,很是随意地对那名下人吩咐。

  下人自然不敢违抗煌星河的命令,应了一声,便是将那刑具扣在卓文肉身的心口。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煌绝眉头微蹙,他觉得煌星河此举是杀鸡取卵,实在是不可取。

  “五弟,此子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没必要现在就要下毒手吧?”煌绝开口了。

  煌星河却根本没理会煌绝,只是淡漠地看着那被困在十字架上的卓文,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

  卓文眼看自己的肉身的心脏就要被那下人挖出来了,自然不能再等下去了。

  只见的神魂化作一道流光,涌入了十字架上的肉身的天灵盖之中。

  不一会儿,被捆缚在十字架上的卓文,猛地睁开双目。

  在他的体内涌现出无穷无尽的恐怖气息,如风暴一般席卷开来。

  原本拿着刑具,靠近卓文欲要挖其心脏的下人,承受不住这等恐怖的气息,惨叫一声,便是被这股恐怖的气息撕成了粉碎。

  而原本坐在太师椅上的煌星河以及站在边上的煌绝,都是脸色大变,极力鼓动体内的能量,周天运转,形成厚实的护盾,将周围侵袭而来的恐怖攻势,尽数都挡了下来。

  不过两人抵挡的很是勉强,一边挡着那股气息侵袭,一边不断地后退。

  最终,当两人尽数都退到密室边缘的时候,两人这才勉强站稳身形,闷哼一声,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无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