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两千八百七十六章 卢星剑
  若是十绝阴尸宗此事传播出去的话,立马就会被群起而攻之,所有势力都不会放过十绝阴尸宗这等毒瘤的。

  想到这里,卓文取出记录水晶,将此地的事情,全部都记录下来。

  等他离开十绝阴尸宗后,肯定要回丹阵仙盟一趟,然后将这记录水晶交给姬武命,让其扩散出去。

  姬武命乃是丹阵仙盟盟主,在东道域威望很高,再加上丹阵仙盟再东道域的地位,此事让姬武命扩散出去的话,大部分势力都会信服。

  到时候十绝阴尸宗就真的完蛋了。

  而卓文不同,他毕竟势单力薄,而且还仅仅只是新晋的仙师,根基不深,换他来说的话,有可能会被十绝阴尸宗倒打一耙。

  记录完后,卓文顺着走廊朝着深处走去。

  他看过石室中的玉简,知道这里乃是十绝阴尸宗地底极深处,很是隐秘,也是十绝阴尸宗的最大机密。

  在十绝阴尸宗内,也只有真正的高层才拥有进入此地的权限。

  卓文知道那鬼翎的蓝月湖内,既然拥有进入此地的传送阵,显然这鬼翎在十绝阴尸宗内的地位很高啊,恐怕不仅仅只是第一天才那么简单。

  “据玉简中记载,森奇阴一共栽培出了九株原始死人花,而二代死人花基本都是这九株原始死人花产生的种子所培养出来的。”

  卓文一边朝着走廊深处掠去,一边思索着,他看过玉简的内容,知道那九株原始死人花就藏在最深处。

  这里面的二代死人花基本都是靠原始死人花的种子才栽培出来的。

  只要取走那原始死人花的话,十绝阴尸宗内也就失去了产生种子的源头,这十绝阴尸宗想要再培养出新的二代死人花,恐怕就基本不可能,除非是重新再培养新的原始死人花。

  卓文一路深入,不得不说,这地底空间面积很大,卓文穿越了一个又一个走廊。

  而走廊和走廊之间则是基本都有蕴含着神秘能量的铁栅栏横栏着。ql11

  卓文看到玉简的内容,其中就记载了打开铁栅栏的方法,所以这些铁栅栏对卓文来说,并没有太大的阻碍。

  当卓文不断深入地底空间深处的时候,原本闹哄哄的十绝阴尸宗,此刻也都是变得平静了许多。

  只见一道道身影从外界回到宗门内,大部分修士脸上都露出不甘之色。

  在这群修士之中,簇拥着八人,这八人个个气息都浩大,目光冷峻,一看就是上位者。

  在这八人之中,鬼翎和帝释天赫然在其中,只不过两人的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

  除了鬼翎和帝释天以外,剩余的六人全部都是十绝阴尸宗中的十大长老中的六位。

  其中就有第四长老巴经纬,除此以外,就是第八长老缪鑫厚、第六长老樊嘉良、第七长老宫泽鹏还有第十长老顾洪才。

  最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这几位长老,包括巴经纬在内的几人,都对其中的一名形容枯槁的老者露出敬畏之色,连站姿都隐隐站在这名老者后面。

  这名老者在十绝阴尸宗的名气很大,排名在巴经纬之上,乃是第三长老卢星剑,同样也是造化主强者,实力比巴经纬还要强大。

  “老巴,给我去查,那名修士到底是什么来历?我们几人一起出手,居然没能彻底将那家伙拿下,最后还被那家伙给跑了。”

  卢星剑脸色不太好看,他目光严厉地看向身后的巴经纬,冷冷地道。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巴经纬微低头,连忙应是,不敢忤逆这卢星剑。

  只不过,巴经纬目光深处有着一抹不屑和幽冷。

  卢星剑的修为比他要强些,大概造化主中期。

  只是巴经纬知道,在数万年前,这卢星剑的地位在他之下,那时候的卢星剑不过是造化主初期而已,而巴经纬那时候是造化主中期。

  但巴经纬参与了围杀禹鑫的事件,被禹鑫临死反扑重伤,修为境界因为伤势而跌落至现在的造化主初期。

  在十绝阴尸宗这个极为注重强者为尊的宗门,修为境界的跌落,也就意味着地位的下降。

  巴经纬本是三长老,但被卢星剑后来居上,最终将三长老的位置让给了卢星剑,而巴经纬则是成为了现在的四长老。

  按照宗门规定,排名在前的长老是有权利指挥排名靠后的长老,所以卢星剑吩咐给他的事情,巴经纬不得不接受,而且在卢星剑面前还得装孙子。

  卢星剑颇为满意巴经纬的态度,继续道:“方才那逃跑的修士身上我发现了阴冥地狱的巡逻兵的令牌,负责发放巡逻兵令牌的,我记得是史老吧?”

  第六长老樊嘉良连忙道:“是的,史老平时经常打着这个旗号贪污了不少的资源,只不过我一直以为史老都只会将这巡逻兵令牌安排给宗内弟子。”

  “只是我没想到的是,这史老胆子如此大,居然还敢安排给宗外的修士,此次我们十绝阴尸宗吃了这么大的亏,史老是难辞其咎。”

  “卢长老,就让老朽去将那史老擒来,听候你的发落。”

  樊嘉良反应迅速,连忙走出来,对着卢星剑拱手,脸上带着谄笑。

  卢星剑点头,道:“那就麻烦樊长老了。”

  樊嘉良咧嘴一笑,便是离开了此地,不一会儿,便是带着一名神色枯槁的老者来到卢星剑面前。

  砰!

  樊嘉良很是粗鲁地将那老者摔在卢星剑前面的地面,而后者好似不知道疼痛,连忙蹦了起来,跪在卢星剑面前,连连磕头道:“三长老,饶命,老朽知错了。”

  “你知道你哪里错了?”卢星剑冷冷地道。

  “我不应该将巡逻兵令牌随意出售给别人,导致了我们十绝阴尸宗内混入了宗外的修士。”史老声音颤抖,直接坦白。

  “哼!现在知道错了?已经晚了!”

  卢星剑目光森冷无情,右手成爪,猛地轰在了史老的天灵盖之上。

  轰隆!

  刺耳的轰鸣声响起,伴随着史老的惨叫声,只见史老的整个脑门都炸裂开来,鲜血飞溅,犹如西瓜爆裂,直接被卢星剑给灭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