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父子相残
  死了!

  一位易骨强者就这般死了!

  这梁子算彻底结下来了,不过张百仁并不后悔。

  虽然纯阳道观有自己便宜老子,名义上的爷爷,而且还在纯阳观道观说一不二,乃是实打实的掌权之人,若能拉拢日后可为自己后援,不过张百仁依旧没有留手。

  看着依旧扑腾的尸体,不断转动的眼睛,张百仁面带冷色。

  易骨大成武者周身骨头、筋脉都已经蜕变,不折腾三五个时辰休想停下来。

  “嘴贱就是这般下场!陛下虽然有错,但却为天下百姓、为我天下人族在努力,尔等废物不出力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拖后腿,实在罪该万死!”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他可以容忍你不为种族出力,但绝对不能忍受你的嘲讽、忍受你的拖后腿。

  “竖子,尓敢!”张斐面带怒色,一步上前站在张百仁对面:“你敢在我纯阳道观行凶,你既然本事通天,贫道就和你打过一场。”

  张百仁周身一缕清气环绕,瞧着面带怒色的张斐,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缓缓伸出三根手指:“让你三招!”

  “百仁!”赵如夕在远处喊了一声。

  对于赵如夕的喊叫,张百仁不予理会,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斐,那淡漠的眼神叫张斐心中一颤,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张百仁是真的怒了,你等不出力也就罢了,居然还躲在后面拖后腿!而且还如此气势昂扬理所当然,岂不是笑话!

  “孽子看招”张斐修得是道法,周身一道火焰升腾,向着张百仁席卷而来。

  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隔着十几丈的距离便可以闻到那股浓郁的硫磺味,张百仁周身清气收敛,手掌伸出一团紫色光华缓缓流转,龙珠投影映射而出,熊熊火焰靠近的一瞬间,居然被龙珠镇压住。

  “第一招!”张百仁面无表情。

  “大日伏魔剑!”见到张百仁毫不费力的镇压了自家神通,张斐顿时心中一惊,手中掐了剑诀,却见远处一道流光划过虚空,一道烈火熊熊的宝剑腾空而起,落在了张斐的手心。

  随着法诀变动,火焰收缩,整个长剑仿佛烙铁,上面道道金黄色符文流转,向张百仁胸口刺来。

  虽然火焰内敛,但张百仁可不认为是宝剑的威能变小了,这种术法引而不发,更加难以对付。

  一步迈出,脚下缩地成寸,避开了张斐的长剑,来到张斐的身后。

  张百仁缩地成寸乃是大神通,落在今朝已然失传。

  张斐面色不变,一剑落空后猛地一吸气,对着宝剑喷射。

  气流划过宝剑,瞬间一条火龙腾空,随着张斐宝剑的晃动,向张百仁追来。

  “三味真火!”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火龙,张百仁顿时心中一惊,不敢被对方沾染上。

  此三味真火为道家法门之一,降妖除魔无往不利,水不能浇火土不能灭,若无克制之物唯有等死的下场。

  瞧着张斐居然施展三位真火,张百仁目光稍有动摇,随即面色变冷:“你既然想要置我于死地,那我也不必留手。”

  瞧着那铺天盖地的三味真火,张百仁调转真水玉章,一丝丝真水被龙珠增幅,化作了一条虚幻的水龙与火龙厮杀到一起。

  不过片刻,水龙与火龙齐齐消散。

  “第二招!”张百仁不紧不慢的伸出两根手指。

  “这孽子,端的好本事,怪不得名震天下,各大门阀世家悬赏黄金万两”瞧着张百仁灭了自己的三味真火,张斐冷然一笑,手中拿出一个泥壶:“小子,你若乖乖认错,给三位老祖磕头赔罪,我便收手放你一马,不然稍后我这宝物动起来,便是我自己也控制不得。你若意外被炼死,那也是天数使然自作自受。”

  “火鸦壶”朝阳老祖看着那泥壶,顿时面色一变:“不可!”

  张斐不理自家老祖,只是盯着张百仁:“我只问你,服不服软?”

  火鸦壶?

  张百仁手中龙珠不断盘旋,面带嘲讽:“到有些意思,不知你这火鸦是不是样子货。”

  说完后第三根手指伸出:“第三招!三招过后我可要出手了。”

  “混账!”张斐一口炁吹入泥壶,只听得一阵哇哇乱叫,几十只周身火焰升腾的乌鸦向张百仁扑了过来。

  其实对付火性力量,当施展三阳金乌大法最为妥当,可惜这里是纯阳观,张百仁要用自己的力量打的这些人心服口服,岂会用纯阳道观手段?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瞧着那普天盖地的火鸦,张百仁周生龙珠散射出一个紫色罩子,瞬间将张百仁周身笼罩住。

  祖龙龙珠是何等宝物,岂是区区一群火鸦能烧穿的?而且这火鸦火候太浅,挠痒痒都做不到。

  “混账,你怎么施展火鸦壶?”朝阳老祖怒斥着张斐。

  张斐闻言不动如山,只是催动着火鸦,铺天盖地的火鸦将张百仁围绕住。

  “就这么点本事?还有别的手段吗?你若只有这么点手段,之前那易骨强者便是你的前车之鉴”张百仁声音不急不慌的传出,外界众人顿时面色一变。

  火鸦壶乃纯阳道观的无上秘术之一,只要修为到了,便可寻找天下间奇异的土壤,捏造出火鸦壶,然后在寻找火山等奇特之地,在火焰之中炼取火焰之中的精华,然后加持纯阳道观秘法点化,使之开启灵智化作火焰精灵---火鸦。

  火鸦不是实体,乃是能量体,这等怪异之物张百仁还是第一次见到。想要在火焰中炼取火焰精华实在太难,所以火鸦壶在纯阳道观中也少有人能修炼成,但若练成便有焚山煮海之威。

  只可惜今日碰到了宝物无数的张百仁,瞧着天空中的火鸦,张百仁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孽子,到要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张斐怒喝一声。

  “嗡~”

  张百仁瞧了许久也看不出火鸦的本源,不在多费功夫,猛地催动龙珠,只见龙珠上一道旋风卷起,直吹得飞沙走石虚空天昏地暗,那天上的云层都为之散开,山林间无数草木折断。

  火鸦一声悲呼,被那狂风卷走,瞧得张斐猛然一惊,赶紧掐动法诀将火鸦收回,面色难看的瞧着风暴中心的张百仁。

  风能助长火势,但张斐半吊子火鸦显然架不住这强烈的飓风。

  狂风烟消云散,众人睁开眼,唯有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立在场中,衣衫整整齐齐毫无狼狈之色。

  “三招已过,本都督不在相让!”张百仁面无表情的看着张斐,周身紫色光团逐渐内敛收缩,下一刻只听得‘轰隆’声自张百仁指掌间炸开,天地间粒子不断震动,一道道电离子被龙珠捕捉,通过层层增幅,只见一道接天连地的闪电向着张斐打去。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你若是能扛过我这一招,饶你一命又能如何?”张百仁面无表情化与冰冷,张斐既然敢施展火鸦壶,张百仁也绝不会留手。

  “不要!”赵如夕一声惊呼,瞧着那接天连地的电光,心中知晓这般雷电绝非张斐能抗住,只见赵如夕一步上前,挡在了张斐。

  “咔嚓!”

  雷电迅疾转瞬即逝,瞧着钻入雷电下的赵如夕,张百仁动作一顿,可惜雷法已经发出,已经不再其控制之中。

  瞧着那煌煌天威,张斐面色苍白的抓住赵如夕,想要将对方推开,却不曾想被赵如夕紧紧抱住。

  “不要!”张斐看着那直落而下的闪电,顿时悲痛欲绝:“孽障,尓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