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凤血神威,逃过一劫
  易骨大成武者虽然强悍,周身精气神混元,找不到半点破绽锲机,但对于先天神胎已经彻底练成的张百仁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不论金简也好,还是自家体内的神胎也罢,想要诛杀易骨大成强者绝对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么难。若是施展什么命运如织,还不够费事的。而且你当命运之力是那么好拨弄的吗?每一次拨弄命运之力,冥冥中都会沾染上不可言述的因果,日积月累下必为命运所反噬。

  徐茂公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瞧了许久,才拜服一声:“都督神威,在下自愧不如!”

  瞧着徐茂公,张百仁笑了。

  徐茂公化作流光,消散于场中。既然已经赌输,这里的事情他便没理由继续搀和。

  宇文化及此时头皮发麻,被张百仁那种杀人于无形的手段震慑住。

  “搜查钱庄,若有阻拦者杀无赦!”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大门推开,瞧着台阶上殷红的血液,油腻的残肢,没有人敢出手阻拦。

  军机秘府众人犹若狼入羊群,在府邸内不断掀起一阵阵惊呼。

  想要铸造钱币,首先要有模具、高炉,模具是钱币的样板,高炉是熔炼的铁液。

  高炉管根本就瞒不住,众侍卫一进入庄园,便发现了高炉的踪迹。

  “大人,有新铸造的钱币!”骁龙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张百仁拿过托盘上的钱币,摇了摇头,这钱币太劣质,只要随手一掰,便可化为两断。而且钱币上还有点点杂质,根本就没有正常钱币的光泽、弹性。

  “寻找铜母,整个庄园内所有人都关起来!”张百仁冷冷一哼:“这钱庄水太深,牵扯到满朝文武,如今抓到把柄便好,不惧那些清官的嘴炮。”

  “抄家灭族是跑不了了”张百仁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感慨。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钱庄既然敢犯忌讳,那就怪不得朝廷心狠手辣。

  “寻常仆人便放了吧!免得到时候牵连无辜!”张百仁吩咐一声。

  骁龙点点头,心中明白。此事一旦上奏,接下来便由不得众人做主,还不如在此时趁机将人给放了。

  “瓦岗寨!没想到瓦岗寨居然也搀和到其中,难不成铜模丢失与瓦岗寨有什么牵扯不成?”张百仁暗自里沉思。

  就在此时,庄园内忽然一阵阵惊呼响起:“住手!混账!”

  接着便是一阵金铁交鸣之音,霎时间庄园大乱,那被看押的管事趁机暴起,便要逃出庄园。

  “想逃?走的了吗?”张百仁冷笑,一根发丝自指尖飞出,悄无声息的划过空气,只见一具具无头尸体鲜血喷薄,满地乱爬。

  与骁龙快步走近,只见场中一道道人影环绕,正在与庄园内的侍卫厮杀。

  钱庄防御力度绝对不弱,张百仁手掌一伸,屠龙剑弹出,只见其身化长虹,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易骨大成武者一个照面便被斩杀,余者易骨境界、易筋境界还不待反应便已经炸开。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张百仁冷然一笑,散去剑光立于场中,周身红杉飘忽,仿佛是一团燃烧的血液。

  瞧着张百仁的狠辣,霎时间便震慑了场中钱庄的侍卫,一个个双手高举蹲在那里不敢动弹。

  “全都锁了琵琶骨,免得一会在胡来”张百仁面色冷然。

  “大人,这些侍卫怎么瞧着有些不对劲啊。寻常侍卫可没有这种气机,不论这些侍卫怎么掩饰,看起来仿佛和山匪一般”左丘无忌压低嗓子在张百仁耳边道。

  “嗯?”张百仁瞳孔一缩:“当真?”

  “我看八九不离十!”左丘无忌道。

  “去将钱庄的主家叫来”张百仁冷冷一哼。

  “钱庄主家住在洛阳城内,已经半年没回过来了”骁虎走过来道。

  “钱庄这么大摊子,身为主人怎么会这般放心的交给手下管事!你去城中瞧瞧,此事必然有变,说不得那马家庄主人已经被害了!亦或者早就遁走了”张百仁眼中剑意缭绕。

  骁虎闻言领着军机秘府侍卫返回洛阳城,张百仁在庄园内闲逛,瞧着耸立的高炉、一堆堆劣质铜钱,不屑一笑。

  “大人,铜模没有!”又有一位总督走过来。

  “没有?再仔细找!”张百仁眼睛眯起:“铜模涉及到我大隋国运,一定要将其给我追回来!”

  侍卫转身领命,但却忽然回扑暴起,一把寒光闪烁的弩机对准了张百仁。

  “神机弩!”张百仁顿时骇得汗毛竖立。

  “咄!”

  “咄!”

  “咄!”

  三只箭矢瞬间迸射,那弓弦震动,犹若霹雳。

  “该死!”此时各种神通道法都来不及运转,只能本能的运转青木不死真身。

  可惜真身还没运转一半,张百仁已经被弓弩成‘品’字状射入了胸口,倒飞而出,好在神机弩确实是力道大,居然直接透过张百仁胸口,射向了其身后的各大侍卫。

  “抓刺客!”左丘无忌见此一幕,顿时眼睛都红了。猛然跃起向着侍卫抓去,只见那侍卫冷然一笑,居然仿佛游鱼般,在地上几个翻滚,钻入泥土不见了踪迹。

  混账!

  左丘无忌猛然一脚跺在大地上,却依旧奈何不得那男子分毫,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遁走。

  急忙翻过身来看张百仁,却见张百仁此时面色苍白,心口、脾胃血液俱都是不要钱的流出来。

  “大人!”左丘无忌大惊失色。

  此时张百仁心脏、五脏被射穿,就算见神不坏也要毙命当场。

  心脏都碎了,岂能活耶?

  “要死了么?”张百仁忽然精神一阵飘忽,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剧痛,已经知道是心脏破了。

  “真的要死了”张百仁苍白的面孔浮现出一抹苦笑:“神机弩害我也!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窝囊的死了!还有公孙姐妹,我死了公孙姐妹日后怎么办?”

  “大人!”此时军机秘府的各大侍卫脚步匆匆的靠了上来。

  “快去请孙思邈真人出手”左丘无忌似乎想起了什么般,对着身边侍卫吼了一声。

  还不待那侍卫走出,只见张百仁伤口处忽然红光闪烁,仿佛凤凰鸣叫,吃下的凤血居然在此时发挥了作用,迅速融入张百仁的血脉,开始对其周身改造。

  破碎的心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合,不过三个呼吸就见张百仁猛然坐起身,大口喘着粗气:“侥幸!侥幸!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感觉真是不好受!”

  “大人!你……”

  周边众侍卫瞧着张百仁,俱都大惊失色。之前还奄奄一息的张百仁居然在转瞬间龙活虎的坐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人算不如天算,我前些年吞噬了凤血,不曾想今日发挥作用,练成了不死之身!”张百仁狂笑不止。

  “大人,这刺客真是该死,定然是刺客世家的混账!”左丘无忌双拳紧握,眼中杀机缭绕。

  张百仁低头看着自家的赤练霓裳,眼中满是疑惑:“怪哉,赤练霓裳丝毫无损,那箭矢如何透过我胸口的?”

  若非赤练霓裳,张百仁也不会如此大意。

  “这是什么秘法?”张百仁心中暗惊。

  “大人,咱们对那刺客下通缉令吧!”左丘无忌道。

  张百仁苦笑:“都不知道那刺客长什么样,之前此人定然易容混入人群,又何谈通缉?”

  瞧着张百仁的样子,左丘无忌咬牙切齿:“这些混账防不胜防,咱们还需想个法子才行。这些家伙连陛下都敢掠虎须,更何况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