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强闯诏狱的宇文CD
  不施展手段,还真怕被你小瞧了!未免不被你小瞧,那就只能施展手段,叫你见识一下厉害。

  “大都督,在下知错!在下知错了!还请大都督开恩!还请大都督开恩!在下愿降!在下愿降!”感受着不断被魔种侵袭的窍穴,不断被诛仙剑气吞噬的三魂七魄,仆骨莫何终于慌了神。

  “晚了!本都督既然已经出手,又怎么会半途而废?日后你若出去,若将本都督手段宣传泄露,岂还有本都督活路?”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冷光流转,身形不动如山。

  “都督,还请给在下一个悔过的机会!在下愿降!愿降啊!”仆骨莫何不断讨饶。

  张百仁默不作声,只是催动龙珠打散仆骨莫何周身的气血,陷仙剑气斩开对方层层防御,魔种吞噬着对方体内力量,侵袭着对方的本源。

  魔种本来无形无象,但吞噬无数气血能量之后,居然凝聚出了实体,化作一尊尊聚散无形的模糊小人,坐镇于仆骨莫何周身窍**,镇压其窍**的密藏。

  人体内有多少窍穴?没有人知道!

  任督二脉被侵袭,窍穴被占领,张百仁将目光看向了对方的筋骨。

  眼见讨饶无效,难以幸免,仆骨莫何顿时破口大骂:“张百仁,你这阴险毒辣的小人,你日后不得好死!必然魂飞魄散。”

  张百仁笑而不语,只是静静的站在炼狱内,等候魔种动作。

  随着魔种一路侵袭,诛仙剑气开疆扩土完成,居然刹那间散开,射入无数窍穴之内,与那无数的魔种小人融为一体,成为了魔种小人的护道手段。

  道胎魔种居然还有这种演变,倒是出乎了张百仁的预料。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静静等候行功圆满。

  “嗒!嗒!嗒!”

  一阵脚步声传来,侍卫在外面道:“大都督,宇文成都求见。”

  “宇文成都?不见!”张百仁面无表情道。

  侍卫转身去吩咐。

  诏狱外

  宇文成都急的脚步来回走动,一双眼睛看向诏狱,露出焦急之色。

  事情还要从昨夜说起,昨晚突厥使者登门,许诺了大量好处后,唯一的要求便是宇文成都保下仆骨莫何。

  “老爷,突厥使者求见!”宇文述坐在大厅喝着茶水,一双眼睛扫过案几上的文书,屋子里唯有静谧的火焰在缓缓燃烧。

  门外的呼喝,叫宇文述动作一顿,眼睛自奏折里抬起头来,看向了外面:“这遭水太浑,不见!不见!将其打发走吧!”

  听了这话,侍卫道:“对方说可以为大公子寻到突破境界的灵药!”

  “什么?”宇文述动作一顿,眼睛一转道:“你去叫他进来。”

  不多时,就见一袭黑袍的男子缓缓走入屋中,然后摘去帽子,对着宇文述一礼:“草原修士拓跋愚,拜见大人。”

  “你是代表可汗来的?”宇文述端着茶水,也不曾让座。

  见宇文述如此无礼,轻视自己,拓跋愚心中不满,虽有暗恨却不敢显露。

  “正是,可汗托我给大人带一句话,只要大人能保下仆骨莫何,便奉上能叫宇文公子突破至道的灵物!”仆骨莫何道。

  “灵物也分三六九等,我宇文家不缺寻常灵物!”宇文述放下茶水。

  “上古墨玉麒麟的一截脚趾”拓跋愚道。

  宇文述动作一滞:“麒麟?当真?”

  瞧着宇文述这般表情,拓跋愚好整以暇的抱着双手,打量客厅中墙壁上的字画。

  “还请使者上座!”宇文述站起身,对着门外道:“还不给使者大人上茶。”

  不多时,茶水端上来。

  拓跋愚鼻孔朝天的坐下,不紧不慢道:“可汗亲自许诺,岂会有假?”

  “麒麟早就消失在天地间无数载,突厥怎么会有麒麟的趾骨?”宇文述眼中满是狐疑。

  “此物乃启民可汗传下的,我等怎么会知道如何有麒麟骨头?本来这截麒麟骨头是可汗留着自己突破的,只可惜如今丢失金身,至道强者又被扣押,形势不由人,若非拖延不得,覆灭只在朝夕之间,怎么会轮到你家公子?”拓跋愚喝着茶水,不紧不慢的吹着茶叶:“大人给个话吧,你到底应还是不应。你若是不应,那我便去独孤世家,独孤世家对于麒麟骨想来也不会拒绝。”

  听着对方的威胁,宇文述面色难看,随即冷声道:“此事老夫应下,定会拼尽全力,也要保住仆骨莫何。”

  “好,大人爽快,只要此事成了,麒麟趾骨当双手奉上!”拓跋愚直接转身离去。

  宇文述面色阴沉的端坐在座椅上,过了一会才站起身:“还需入宫走一遭,仆骨莫何不能死!单凭我一人,未必能说动天子,还需找人助我一臂之力才行。”

  第二日天刚亮,宇文述径直来到皇,求见天子。陪同宇文述的还有虞世基,也不知这老家伙怎么也来趟浑水。

  二人联袂而来,杨广当然不会闭门,随即内侍领着二人,进入了杨广寝宫。

  此时杨广站在窗子处,看着远方景色发呆。

  “臣宇文述拜见陛下!”

  “臣虞世基拜见陛下!”

  杨广没有回头,只是道了一声:“起来吧!”

  二人站起身,宇文述道:“陛下,下官有事启奏。”

  “讲!”杨广道。

  “下官听人说,前日大都督镇压了仆骨莫何?”宇文述道。

  杨广不置可否,不为所动。

  宇文述继续道:“下官以为,仆骨莫何不应扣押,还是及早放回的好。”

  杨广闻言终于转过身,看向了虞世基与宇文述。

  宇文述道:“陛下二征在即,仆骨莫何在突厥地位非同凡响,不可杀之。若我大隋东征之时,突厥背后起兵骚扰,必将陷入不利之境。”

  不得不说,宇文述分析的很有道理,和杨广所想一样。

  “二位爱卿不必多说,朕心中有数,昨夜始毕可汗八百里加急,欲要入洛阳觐见,朕见好就收,找个由头放了仆骨莫何就是”杨广不紧不慢道。

  宇文述与虞世基一愣,来之前二人想过天子有无数种反应,但偏偏却没想到这一点。

  天威莫测,不过如此。

  “二征在即,二位爱卿需仔细查验粮草章程,莫有遗失,这件事情朕会差遣专人去办!”杨广不紧不慢道。

  听了杨广的话,二人躬身退下。

  走出寝宫,路过内侍身边,宇文述手中一块金饼子塞过去:“公公,可曾听闻过仆骨莫何的风声?”

  内侍接过金饼子,不着痕迹的塞入怀中,然后压低嗓子道:“昨夜大都督连夜进宫,就是为了仆骨莫何之事。”

  说完后,内侍转身离去,留下了摸不着头脑的二人。

  “这事落在张百仁手中,麻烦可就大了!”宇文述脚步匆匆走出皇宫,虞世基正要跟上,却听大殿内传来内侍的声音:“大人留步,陛下召你回去。”

  宇文述怕仆骨莫何在诏狱内遭受不测,赶紧派遣宇文成都去查看。此事事关自己前途,宇文成都也不敢马虎大意,着急忙慌的向诏狱而去。

  诏狱内

  张百仁看着仆骨莫何,暗自沉思不语。

  不愧是至道强者,就算张百仁炼出的魔种,也无法侵袭拓跋愚体内的玉骨。

  至道强者有两大紧要关窍,其一为窍穴,其二为玉骨。

  任凭仆骨莫何喝骂,张百仁只是操控龙珠侵袭着对方周身窍穴。

  待到一时三刻,张百仁手掌一招收回龙珠,一双眼睛打量着仆骨莫何,露出沉思之色:“或许我想错了,血液并非无用之功,若玉骨与血液气机交换,魔种未必没有机会。”

  想到这里,张百仁一边侵袭着仆骨莫何窍穴的同时,暗自开始同化对方的血液。

  “砰!”诏狱外砂石飞扬,宇文成都一脚下去青石化作齑粉。

  “宇文公子,这里乃是诏狱,你莫非要闯入诏狱劫掠囚犯不成?”赵德宇面色冷厉的看着宇文成都。

  镇狱独立于三司衙门,乃是军机秘府的地盘,宇文家手再长,也伸不到这里。

  “非也,在下只是有急事要求见大都督,所以只能得罪了!”宇文成都抱拳一礼。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快关闭大门!”赵德宇见机不妙,连忙高呼。

  可惜已经晚了,宇文成都何等修为,不过片刻便已经将众人打的跌倒在地,然后纵身跳入了诏狱内。

  一声警戒钟响,无数强者自黑幕中走出,纷纷向宇文成都拦截而去。

  这里乃诏狱,管你宇文门阀,还是各大世家,擅闯诏狱唯有死路一条。

  “本座乃是宇文世家宇文成都,欲要求见大都督,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各位见谅!”宇文成都高声呼喝,亮出了招牌。

  “管你是门阀、世家,没有军机秘府大都督手令,擅闯诏狱唯有死路一条!”神机弩迸射,空气在呼啸爆鸣。

  镇守诏狱的狱卒下手狠毒,毫不留情。宇文成都擅闯诏狱,却是不敢真的杀人。

  诏狱对于别人来说可怕,但以宇文世家的权势,事后顶多天子一番责骂罢了,算不得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