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九百九十一章 义城公主的来信
  “见过陛下!”张百仁抱拳一礼。

  “爱卿来了,赐座!”杨广眼中满是喜色。

  “谢陛下!”张百仁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金墩上,瞧着‘蚕蛹’一般在地上轱辘的始毕可汗,略带打趣道:“可汗别来无恙,今日演的是哪出,怎么玩这般花样?莫非是东突厥的新玩法?”

  “大胆,尓敢对汗王不敬!”有突厥使臣怒斥,却看这突厥使臣头上发丝烧掉了一半,看起来颇为怪异。

  始毕可汗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都督好手段!本王佩服,自从出世以来,本王还从未吃过如此大亏。”

  “客气!客气!”张百仁笑语盈盈,面对突厥使者的指责也不恼怒。

  “日后本王必有回报!”始毕可汗转过头,看向上方杨广,哭泣道:“圣天子,小王仰慕天子威严,特来朝见天子,不曾想天子脚下居然有如此歹人,差点害了小王性命,还请天子做主啊。”

  瞧着哭哭啼啼的始毕可汗,张百仁心中胆寒,杀机忍不住四溢。堂堂突厥大王,居然舍下脸面来哭啼,这般人物绝对最难对付。要么一棒子将其打死,要么就别去招惹。

  “朕已经严令刑部尚书去追查,此事必然给可汗一个交代。我大隋皇都自开国以来,都是太平盛世,从未发生过暴乱,莫非可汗与人结了私仇,所以才有昨日算计?”杨广虚情假意,演技也是一流。

  “陛下,小王从未与人结怨,还请陛下做主啊!”始毕可汗哭哭啼啼:“小王有一贴身侍卫,一直以来都从未出过差错,也不曾被歹人暗杀。直到前日大都督扣押了我那侍卫,才有今日祸患。求天子垂怜小王性命,看在小王这般凄苦的份上,饶了我那侍卫一命吧!”

  “原来如此,想打苦情牌,居然在这里等着我呢!”张百仁心中一动,将目光看向杨广。

  始毕可汗低声下气,不要面皮的恳请,给足了杨广面子,面对着这般请求,杨广根本就推拒不得。

  天子气度,虽然没有什么用处,但却不能没有。

  果真就见杨广看向张百仁:“百仁,你可否扣押了汗王的侍卫?”

  “回禀陛下,突厥人是有一个,至于说是不是汗王侍卫,到真不好说!”张百仁不动身道。

  “大隋乃天朝上国,可汗既然如此请求,你回头就将人给放了吧!”杨广道。

  张百仁苦笑,看着地上面带得意之色的始毕可汗,只能无奈道:“下官遵旨。”

  “朕设宴于御膳堂,今日众位爱卿与朕一道痛饮,不醉不归!”杨广站起身,走入了偏殿,留下满朝文武低垂脑袋道:

  “恭送陛下!”

  张百仁阴沉着脸走出皇宫,转头向永安宫而去。

  风雨雷电四位阳神真人跟在张百仁身后,陆风不忿道:“大人,咱们真的就将那仆骨莫何放了?”

  “去告诉赵德宇,没有本督手令,任何人不得接近诏狱!”张百仁对着陆风道。

  陆风一笑:“我就说嘛,以大人的脾气,怎么会这般屈服。”

  来到永安宫前,陆雨、陆电、陆雷三人站定,张百仁径直向永安宫走去。

  迎面走来巧燕,手中提着糕点正要出宫,碰到张百仁后顿时眼睛一亮:“你小子终于来了,姐姐给你做了一篮糕点,正要给你送出宫。你带回去一定要一个个好好品尝,每一个糕点的味道都不相同。”

  一边说着,对张百仁眨了眨眼,然后道:“娘娘请您进去。”

  张百仁慢慢走入永安宫,却见萧皇后看着案几前的文书不语。萧皇后很安静,别有一番妖娆的风味。

  “义城公主插手了!”萧皇后抬起头看向张百仁,手中一份文书递给了张百仁:“仆骨莫何不能死!”

  接过文书,张百仁面色凝重下来,他绝对不敢小瞧义城公主这个女子。

  看着手中书信,张百仁一双眼睛遥遥看向漠北,似乎穿过时空,看到了那浩荡无尽的沙漠中,伊人独立遥遥的望着家乡,两行清泪滑过脸颊。

  嫁入突厥的公主,岂能有好?

  义城公主的一生是悲哀的,她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大隋,为大隋换取了数十年的安康。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义城公主先嫁启民可汗,启民可汗死了之后,又嫁给了他的弟弟始毕可汗。

  张百仁背负双手,双拳紧紧握住,青筋已经暴起。

  耻辱!

  这是大隋的耻辱!

  这是汉家的耻辱!

  汉家和平居然要靠一个女子牺牲,张百仁只觉得心中火起。

  “应该将义城公主接回来”张百仁放下手中书信。

  萧皇后摇摇头:“她不会回来!中土已经不适合她了!”

  张百仁默然,过了一会才道:“义城公主的面子不能不给!”

  “你这次行事有些鲁莽了,若真的将始毕可汗弄死,只怕北部突厥士兵必以此为借口,起兵为始毕可汗复仇!”萧皇后道:“义城公主已经牺牲,你莫要辜负了公主的一番苦心。大隋今日盛世,是靠着无数汉家儿女换来的。”

  “娘娘不必说了,下官心中自有主张!”张百仁面色阴沉的走出皇宫,登上马车道:“去诏狱!”

  “娘娘,先生他没事吧!”巧燕怯生生道。

  “没事,就是大男人脸面,想不开而已!”萧皇后低垂脑袋,无奈的一声叹息。

  诏狱前已经恢复宁静,宇文成都不见了踪迹。

  深入诏狱,张百仁再次来到仆骨莫何前,眼睛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仆骨莫何,我只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臣服不臣服?”

  “都督不是说给我一夜时间吗?”仆骨莫何诧异道。

  “始毕可汗身死,东突厥大乱,义城公主陷入危机,本都督要将你彻底控制在手,一统突厥,辅助义城公主掌控突厥,你到底臣不臣服!”张百仁缓缓伸出手,搭在了仆骨莫何的脑袋上,剑意不断吞吐,似乎下一刻就能迸射而出,叫仆骨莫何化作齑粉。

  “东突厥大乱?义城公主独木难支?”仆骨莫何一愣,顿时一阵黯然失神:“莫非可汗真的已经死了?”

  “臣服,我助你跨过至道真正门槛,一统北方草原。继续顽抗,本都督叫你见识一下手段!”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这股杀机之浓郁,仆骨莫何的灵魂似乎都要被冻僵。

  仆骨莫何已经成就至道,长生不死已经在望,他当然不希望就这么窝囊的死了。

  没有人是不怕死的!而且不怕死与想不想死是两回事情。

  仆骨莫何还有广大的前途,他已经看到了登临绝顶的希望,怎么容忍自己就那般死了?

  “在-下-愿-降!”仆骨莫何吐字如金,面色一片惨白。

  张百仁松开手掌,看着仆骨莫何:“调动精气神三宝,辅佐气血,相助魔种化入你的玉骨、魂魄之中。”

  “你是天魔!真正的天魔!”仆骨莫何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随即闭上眼睛开始调和气血,容纳真种。

  “大人!”赵德宇走进来,递上了一只条子。

  张百仁背过身打开条子,随即瞳孔紧缩:“就说本都督不在,叫其候着!”

  说完话看向荆无命:“去挡住大门,任何人擅自跨入诏狱,直接杀无赦!”

  荆无命领命而去,张百仁开始运转道胎魔种大法,不断与仆骨莫何的精气神三宝混合,然后慢慢没入了对方的脊髓,成为对方的一部分。

  他化自在天魔,只要仆骨莫何武道意志不灭,则魔种不回!

  若有朝一日仆骨莫何身亡,魔种会夺取对方一切道果,成为张百仁体内的一部分。

  “快点!再快点!”张百仁不断催动魔种,魔种的气机弥散仆骨莫何周身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精气神。

  诏狱外

  突厥使者抬着始毕可汗,站在了诏狱大门前。

  “诏狱可有人在?”始毕可汗眼中满是傲气。

  “在下赵德宇,见过大王”赵德宇走上前恭敬一礼。

  “本王有天子手令,欲要提取仆骨莫何,你等速速将仆骨莫何交出来!”始毕可汗趾高气昂道。

  赵德宇闻言面色一变:“天子手令?”

  有突厥侍卫打开圣旨,赵德宇瞧着那圣旨,顿时面色一变,然后道:“诸位稍侯!”

  赵德宇回身去通知张百仁,知晓张百仁尚未彻底将仆骨莫何掌控,虽然看不懂张百仁手段,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真的将仆骨莫何交出去。

  “大人?那可是天子圣旨?”有镇狱内的官员担忧道。

  “天塌不下来!再说了,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大都督就在里面,咱们怕甚?”赵德宇对着身边侍卫道:“出去告诉他们,单有圣旨不行,还需有大都督手令,我等才能打开诏狱放人。”

  侍卫无奈,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对着始毕可汗一群人道:“诸位,单有圣旨却是不行,还需有大都督手令,我等才能放人。”

  始毕可汗身边单臂侍卫目光闪烁,呵斥一声:“圣旨乃天子意志,难道大都督手令还能高过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