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交代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看着萧皇后,张百仁闻言一怔,伸出手去擦了擦萧皇后的红唇,酒液被擦拭的一干二净,然后轻轻低头吻了一下,惹得萧皇后眼睛顿时瞪起:“本宫是皇后!”

    “啪!”

    张百仁拍了萧皇后臀部一下,一伸手用力,便将其拉入怀中。挣扎一番,萧皇后挣脱不得,只能依了张百仁,趴在其胸口饮酒。

    人活着为了什么?

    一为权。二为色。三为饱。

    若抛弃这三样,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和死人没有区别!

    修行为了长生,为了更好地活着,更好的去享受这一切。若整日里吃苦受罪,哪个愿意长生?

    天边逐渐泛白,萧皇后慢慢挣扎着自张百仁怀中坐起身,仔细的整理了一番衣裳,仔细的道:“你可要记住了,日后千万莫要在轻薄于我,这皇宫中到处都是眼线,若传出风波,你我性命皆休。”

    说完话萧皇后转身走入皇宫,留下张百仁拿着酒坛坐在那里,一双眼睛看着东方泛白的天际无语。

    日上三竿

    才见萧皇后自寝宫内走出来,此时萧皇后一袭正装,和往日里没有什么区别。

    “你可以走了!”萧皇后道。

    张百仁沉默一会,方才收起酒坛,略一运功,周身酒气消散一空:“保重!”

    张百仁转身离去,大步走出了永安宫,略一沉思向着诏狱走去。

    “大都督!”

    见到张百仁走来,侍卫顿时恭敬一礼。

    张百仁颔首:“我且问你,鱼赞被关押在哪里?”

    那侍卫闻言面带犹豫之色,张百仁目光顿时阴冷下来,手中火气酝酿,正要将那狱卒炼化立威,却听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人未到呵斥已经传来:“瞎了狗眼的东西,连大都督也不识得!”

    “啪!”

    来人一个耳光将那狱卒抽飞,撞在了墙上晕倒过去,然后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大都督!”

    “赵德宇,这诏狱看来也不尽数在你的掌控之中吗?”张百仁话很轻柔,但听在赵德宇耳中却犹若惊雷:“都督,这厮不是诏狱的人,是宇文成都带来的。”

    “哦?”张百仁看了那狱卒一眼:“处理了,给那些妖兽加餐!”

    “是!”赵德宇点了点头。

    “都督饶命!都督饶命啊!”那狱卒闻言挣扎着站起身,便要跪地讨饶。

    “咔嚓!”赵德宇毫不犹豫的拧断了狱卒的脖子,死狗一般扔在地上:“都督要见鱼赞,请随我来!再晚一些,只怕见不到人了!”

    “嗯?”张百仁诧异的看着赵德宇。

    “陛下要将其千刀万剐!”赵德宇低着头道。

    “带我去!”张百仁顿时面色一变。

    哒~

    哒~

    哒~

    脚步声在黑暗的通道里颇为阴森,赵德宇在前带路,左右转折之后,对着前方伸手。

    张百仁点头走入诏狱内,只听一道熟悉的呵斥声传来:“本将军不是吩咐过,没有命令所有人都一律不得靠近,莫非尔等活腻味了不成!”

    宇文成都的声音!

    站在黑暗中,透过栏杆看去,只见牢狱内站着四道人影,宇文成都端坐在太师椅上。

    十字架上捆束着一具骨架,确实是一具骨架。

    除了脑袋完好之外,手臂、大腿、腹部、背部不见丝毫血肉,都是洁白的骨架。

    肠子流淌了满地,心脏却依旧在跳动,没死!

    见神强者的性命之顽强,简直有些叫人发指。

    即便没死也差不多了,此时鱼赞经过一夜千刀万剐,距离阴司尚差临门一脚。

    “还不速速退下!”

    没有听到离开的脚步,宇文成都训斥了一句:“难道当真不要你的狗命了不成!”

    “好大的官威!”

    张百仁冷冷一哼,慢慢自阴影中走出来,向着牢狱而来。

    “张百仁!”宇文成都猛然站起身。

    “咔嚓”

    牢狱上的锁链断掉,张百仁慢慢推开牢狱大门,向着牢狱内走来。

    “都督,此人乃是陛下亲自下旨看押的重犯,若无陛下口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宇文成都一步迈出挡在了张百仁身前,与以前相比,如今宇文成都腰杆越加挺直,再也没有了往日里的忌惮、畏惧。

    态度强硬无比!

    “你要挡我?”张百仁看着宇文成都。

    “这是陛下的口谕,下官遵照旨办事罢了!”宇文成都寸步不让。

    “不知天高地厚,大隋虽然死了鱼俱罗,但能要你命者却不知凡几!”张百仁话语冷然,然后瞬间出手。

    三坟葬尽众生!

    一掌拍出,虚空扭曲,一尊晶莹剔透的土黄色玉碑浮现,其后黑洞扭曲,猛然向着宇文成都镇压而来。

    “是不是有些欺负人了!”

    瞧着被自己一掌震碎筋骨的宇文成都,张百仁暗自问了自己一句。

    黑洞扭曲,宇文成都失去了踪迹,地碑缓缓消散。

    天碑是青色的,地碑是黄色,还有一碑专门为了克制阴司众生,乃是黑色的。

    四个侍卫身子颤栗,瞧着面无表情的张百仁,顿时纷纷跪倒在地:

    “都督饶命!”

    “都督饶命!”

    “下官什么也不知道!”

    “下官什么也不知道!”

    不去理会四个侍卫,张百仁看到了鱼赞身前:“鱼赞,你且看我,本都督有话问你。”

    “都督!”鱼赞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

    张百仁面色阴沉道:“你当真睡了元贵妃?”

    “贵妃娘娘是自愿的!那贱婢害我,先是诱惑我,然后喊来了禁卫!”鱼赞哭啼着道:“都督,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你哥哥死了!”张百仁话语低沉。

    “那个哥哥?”鱼赞一愣,眼中满是不敢置信。

    “唉!”张百仁看着鱼赞,有些无语。

    天下女人那么多,玩贵妃虽然刺激,但你丫的不知自己几斤几两,死了也活该。

    瞧着双目无神的鱼赞,张百仁不紧不慢道:“将过程与我说说。”

    “都督,你可要为我哥哥复仇啊!”鱼赞声音嘶哑,心脏跳动急促起来。

    “说过程!”张百仁冷然道。

    鱼赞闻言一个激灵,犹如冷水被浇了下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瞧着鱼赞,张百仁摇摇头,自古以来坑哥者,独此一位。

    听到鱼赞叙说完,张百仁转身离去。

    “都督,救我!救我啊!”鱼赞高声惊呼,哀求连连。

    “送他上路!”张百仁看着左右侍卫道。

    侍卫闻言面露惊惧,待张百仁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其中一人道:“动手不?”

    “都督是说的反话还是……?”

    “看起来不像是反话!”

    “那就送其上路!”

    瞧着面色狰狞的士卒,鱼赞一阵阵惊呼,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张百仁,我大哥身前待你不薄,你怎可见死不救!”

    “砰!”

    大地炸开,宇文成都灰头土脸的自泥土里钻出来,瞧着张百仁远去的背影,眼中满是忌惮。

    太强了!

    一招之下自己毫无反抗之力,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

    看着萧皇后准备的手书,张百仁面色阴沉的扫过。元妃体内有精斑,经过道家高真确证,就是鱼赞的气机。

    杨广也不是傻子,若没有确凿证据,绝对不会动手。

    站在杨广寝宫前,张百仁面色迟疑,不知该不该进去。

    “都督,陛下请您进去!”有内侍小跑过来,低下头道。

    “罢了!”

    张百仁迈步走入大殿。

    大殿一片死寂,杨广端坐在案几前,就那般静静的坐着。

    “陛下!”张百仁抱拳一礼。

    “坐!”

    杨广看着张百仁:“朕知道,你一定有许多话想要问我说。”

    “不论是何原因,鱼赞玷污了贵妃,合该千刀万剐;但……下官想不通,陛下赐死鱼俱罗的理由!”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杨广。

    “鱼俱罗居然接走了洛阳城中的家眷,你说朕该如何是好!而且朕又杀了鱼赞,你说朕该不该斩草除根!”杨广看着张百仁:“大隋的形势朕再清楚不过,但朕是天子,宁愿战死也绝不能受辱!绝不!”

    杨广话语斩钉截铁!

    杨广与寻常帝王不一样,寻常帝王安稳度过,岂会如杨广这般胡乱折腾,将整个江山都折腾没了。

    说来说去,还是尊严的问题。

    张百仁懂了!

    绿帽子问题,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天下注目,权利最高之人。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失去了鱼俱罗,只怕我大隋处境更加艰难,陛下可曾做好准备。”

    “朕是天子!”杨广重复了一句。

    “下官要带走鱼俱罗的尸体,好歹也是朋友一场,下官替其收尸,也全了情谊!至于说鱼俱罗的家人,除了鱼赞之外,还请陛下莫要牵连。鱼俱罗好歹也为陛下立下过汗马功劳。”

    “接入涿郡吧!”杨广叹了一口气。

    “下官告退!”张百仁抱拳一礼,转身离去。

    没有什么理由,确实是不需要什么理由,他是天子就已经足够了!没诛鱼俱罗九族,已经法外开恩。

    有内侍领着张百仁来到偏殿,却见一番白布覆盖在尸首上。

    缓缓掀开白布,瞧着脖颈的刀痕,张百仁轻轻一叹。

    ps:那个谁生日来着,补上……三鲜的……(这是强行赖我加更啊。)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