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甄宓残魂
  马车辘轳,向东而去。

  外面鹅毛大雪飘飘,车内却温暖如春。

  酒已经温好,酒香时不时被外面吹进来的冷风带走,远远的传播开。过往的行人、乞丐闻着那酒香驻足,眼中露出了一抹渴望。

  “砰!”

  恭敬的给张百仁到了一杯酒水后,李建成居然跪倒在张百仁身前:“还请真人救我!”

  “怎么说?”张百仁端着酒杯,诧异的看着李建成。

  “真人……”李建成一时间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只是拜服在地:“那玄冥权杖乃是大祸根,居然要侵蚀我的魂魄,还请都督救我。”

  玄冥权杖?

  张百仁怜悯的看着李世民,他当然知道玄冥权杖的力量,更知道玄冥权杖的隐秘。

  梦回上古,玄冥可是偷袭过轩辕大帝,却被轩辕大帝击退。

  “你求我却是求错了人,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当年你暗算于我,咱们之间必有果报!”说完话张百仁身形消散在马车中。

  “真人……”见到张百仁毫不迟疑的离去,李建成顿时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眼中满是杀机:“该死的,待我日后君临天下,非要将你千刀万剐不可。”

  “回太原!”李建成面色阴沉的吩咐了一声。

  张百仁一路缓步而行,看着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灾民,已经冻死的孩童、老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天下战乱确实是该结束了!

  张百仁确实是想抽手而去,有自己在其中搀和,只怕再有一百年大隋也休想灭国,但天下的百姓坚持不了一百年啊。

  洛水

  张百仁站在洛水河岸边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想起了三国时期的洛神赋:

  “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其词曰:

  余从京域,言归东藩,背伊阙,越轘辕,经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倾,车殆马烦。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容与乎阳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尔有觌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艳也!”御者对曰:“臣闻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则君王所见,无乃是乎?其状若何,臣愿闻之。”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一篇洛神赋缓缓吟诵而出,传遍了洛水河畔。

  许久后,一篇洛神赋念诵完毕,张百仁背负双手,看着那冰封的水流,然后道:“阁下以为这洛神赋如何?”

  四周一片寂然,唯有风声在其中呼啸。

  “阁下在我这玉簪中借我精气复生,却不知是上古哪位大神?女娲亦或者西王母当面?”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沉默一会,才见玉簪中神光流转,一道倩影缓缓浮现于眼前。

  瞧着那模糊的人影,张百仁愣了愣神,一时间居然为此女夺了心神。

  剑胎争鸣,张百仁目光恢复,瞧着眼前的虚影,看着那风姿绰约无极限的女子,天地似乎为其夺了风采,略作试探道:“莫非是女娲娘娘复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女子闻言捂嘴‘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妾身何德何能,岂敢与女娲娘娘比肩?真人却是抬爱在下了!”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洛水似乎被其夺了风采。

  “不是女娲娘娘?”张百仁一愣,之前被这女子风采夺了心神,只以为是女娲娘娘。

  “小女子甄宓,见过真人!”女子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

  “甄宓?”张百仁一愣,纵观古今,他想到了所有人物,却偏偏没有想到是她。

  “你怎么在我玉簪之中?”张百仁愕然道。

  “还要拜谢真人活命之恩!当年小女子身陨,一缕残魂却入了这玉簪,若非真人二十几年日夜温养,小女子早就已经香消玉殒了!”甄宓的眼中满是感慨。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在醒来已经物是人非。

  张百仁看着甄宓:“宓妃娘娘醒来该有些时日了吧?”

  “真人若看得起小女子,换一声宓便好!过往已经烟消云散,妾身重活一世,不堪回首的往事皆已经成为过去!”甄宓轻轻一叹,眼中满是怅然、心酸。

  诸般种种,俱都右若黄粱一梦。

  “宓!”张百仁一笑,眼前女子确实风采动人,古今未有,便是萧皇后、公孙姐妹,与眼前女子比起来,也略逊一两筹。

  非是容貌输了,而是那种气质!

  “宓生前得了这玉簪,这玉簪乃是家父祖传之物,当年袁绍纳我,这根玉簪便是我的陪嫁之物,却不曾想居然救了我一缕亡魂!”甄宓的眼中满是感慨:“如今小女子承蒙真人恩重复生,若真人不弃,小女子愿意追随真人左右。”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自己在玉簪中知道了张百仁不少秘密,张百仁岂能放任自己离开?这世道弱肉强食,甄宓早就看的透彻,女子若想过得去,即必须依附一方豪强。

  张百仁的威势甄宓这些日子看在眼中,毫无疑问投靠张百仁乃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自己的魂魄虽然被玉簪救了,但却受了那玉簪禁制,若无张百仁允许,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解不开玉簪禁法的,永世无法逃离张百仁手心。

  瞧着甄宓,张百仁感叹了一声:“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甄宓一生随波逐流,先是嫁于袁家,然后袁家被曹操所灭,又被曹操父子觊觎。

  曹操父子早就听闻甄宓艳名,却不曾想被曹丕这小子抢先一步。

  当老子的总归是不能和儿子抢女人,只能捏鼻子认了。

  曹操活着的时候,对于甄宓多有照顾,颇为宠爱,曹丕是不敢给甄宓丝毫的委屈。

  待到曹操去世,甄宓的日子就痛苦了。

  先是被曹丕逐渐疏离,然后家庭危机争宠失败,曹丕受了谗言,甄宓被曹丕赐死。

  当年曹丕赐死甄宓之时也曾后悔,觉得自己冤枉了甄宓,连忙快马加鞭去阻止。

  可惜了!

  迟了一步,甄宓死了!

  据说甄宓死时怨气冲天,曹丕手下无数高真都镇压化解不得,最终不得不在其口中塞糠,叫其不能入阴司地府开口。

  当然了,这其中因为曹丕的冷落,和曹植这个大才子产生什么不得不说的藕断丝连的故事,却也透漏着暧昧的气息。

  甄宓死后,曹植最为痛苦,直到后来曹植被曹丕害死,与甄宓或许不无关系。

  张百仁看着甄宓,露出了一抹感慨:“你知道我太多秘密,我是不能放你离去,日后留在我身边做一道童可好?”

  “甄宓求之不得!”甄宓连忙拜谢:“只是小女子想要去祭奠我甄家亡魂,不知大都督可否应允?”

  “物是人非,从三国魏蜀吴,到如今大隋已经数百年,历经数次战乱,甄家祖坟或在,但子孙却也被风流雨打风吹去!你日后修成鬼仙之躯,再去拜见也不迟!”张百仁道。

  甄宓闻言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故人皆已经不在,独留我一人苟活于世,孑然一身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张百仁哈哈一笑:“到也未必,未必不能找到你父母亡魂,亦或者兄弟姐妹的转世之身。”

  张百仁背负双手,看着脚下洛水:“三国,当真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年代,不知吕布战力如何逆天?”

  “妾身听闻吕布号称第一勇士,打得天下无敌手,若非公公设计,只怕未必能将吕布逼死,吊死在白门楼上!”甄宓眼中满是感慨:“没有人能杀得死吕布,能杀死他的只有他自己。当时吕布心如死灰,自尽而亡,才使得群雄松了一口气,若吕布一心突围,只怕天下依旧动乱不堪。”

  最大的死,莫过于心如死灰。

  张百仁看着甄宓:“你且入我玉簪中温养,日后自有我为你重塑身躯的那一日。”

  说到这里,张百仁看向远方,露出了一抹感慨:“千古风流人物,无觅孙仲谋处,当真是一个大时代。”

  甄宓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妾身看着都督,似乎很像妾身的一个故人。”

  “故人?谁?”张百仁好奇道,自己居然还能与甄宓的故人相似。

  “天下第一剑”甄宓轻轻一叹:“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知道他自哪里来,所有看过他出剑的人都死了,只是后来这个人却又谜一般的失踪。若说三国能战胜吕布者,怕是非他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