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 剑出漠北
  宝宝有苦,但宝宝不能说!

  李建成有苦难言,却不知该从何说起,更不知该如何取信自己的父亲、兄弟。

  瞧着李世民狰狞的面孔,李建成轻轻一叹:“罢了,你便去吧!”

  李建成意兴阑珊,自家父亲、兄弟都信不过自己,这几十年的父子感情如此脆弱。

  都说天家无情,可是李家距离天家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呢,便已经露出了无情的征兆,一种竞争的气机开始出现。

  李建成能说什么?

  忽然一股莫名的危机自心中浮现!

  这股危机来自于哪里?李建成也不知道,或许是兄弟阋墙亦或者是父子之间的防备与冷漠。

  李世民想去,李建成当然不会继续争夺下去,涿郡那位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李元霸被雷劈死,此事顿时惹得天下震动。

  不错,确实是天下震动。

  李元霸是谁?

  号称江湖中的第一高手,居然就这般被雷劈死了,简直是有些不可思议。

  岂止是不可思议,而是相当的不可思议。

  李元霸死了!

  各大势力看着手中密报,俱都是忽然心中一突。

  当日瓦岗山的事情瓦岗山盗匪亲眼目睹,此事根本就藏不住,一时间关于李世民几兄弟之间的流言蜚语漫天飞舞。

  少林寺

  不知为何,达摩听到这则消息之后,面色忽然凝重下来,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露出了凝重之色。

  听到这消息之后,自己竟然下意识的想起了张百仁,以为这是张百仁的手笔。

  可惜没有证据!

  张百仁一直坐镇涿郡,佛家探子一直在涿郡外盯着,张百仁想要避开佛家的眼线根本就不可能。

  瓦岗寨

  此时李密眼中神光流转:“李元霸既然已经伏诛,我等又有何惧哉?众将士听我号令,今日便是我等埋葬李阀大军之时。”

  李密气势汹汹的调动兵马,欲要与李阀做一了断。

  事实上李阀大军此时确实是人心涣散,士气萎靡不振,根本就提不起精神来反抗。

  “杀!”

  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喊杀声,李阀大军陷入了困境。

  虬髯客亲自出手拖住了李阀的李建成,李世民前去寻求小鱼人珠,霎时间将李阀逼入了绝境。

  “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李靖看着摇摇欲坠的李阀,脸上露出了一抹狰狞:“我被人害了身躯,你等不助我出头也就罢了,居然还来劝我隐忍,简直是岂有此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不知何时,李靖的心也越来越扭曲,丧失了做男人的快乐,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都死吧!都死吧!若非为你李家做事,大都督也不必与我为难,合该尔等今日尽数埋葬此地!”李靖眼中露出一抹狰狞。

  自己被张百仁废掉,李阀不为自己出头也就罢了,居然劝阻自己报仇,阻人报仇如杀人父母。

  “噗嗤!”

  血液喷溅,李靖眼中杀机越来越浓,死在李靖手中的李阀大军,比瓦岗寨的还要多。

  塞北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梅花树前,轻轻的嗅着梅花的香气,过了一会才缓缓站起身:“中土各路高手欺人太甚,张将军,今日我便为你复仇,诛尽仇敌。”

  “都督此去小心,中土素来卧虎藏龙,万事还需谨慎!”张丽华关切道。

  张百仁点了点头:“丽华放心,中土或许有能与我相持者,但若说杀死我的人,却是一个也无。而且这次定要中土那群人见识到我的手段!”

  张百仁走了!

  就那般缓步走出了涿郡,没有使用任何道法神通,更不曾避开任何涿郡外的眼线。

  此一去天下震动,血流漂橹!

  此一去,中土必然天翻地覆。

  然而还不待其走出五十里,便已经有人挡在了张百仁的去路。

  “百仁,值得吗?你这一动身,怕是会搅动整个天下!你代表的不是单单是你自己,更代表了涿郡无数子民。你若是败了,只怕日后涿郡不得安宁,早晚要出大事故!”白云仿佛真的是一朵云,挡在了张百仁的前路。

  “你不懂!”张百仁看着白云,脚步不停:“他们杀死张须驼,本都督如今连张须驼的遗体都不曾看到。而且本都督的手下如今亦不知所踪,此事绝不能忍!”

  白云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过了一会才道:“你多保重!”

  相识几十年,白云如何会不知道张百仁的性格,他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挡他。

  “对了,青鹿崖的春阳道长已经被禁闭了三年,你若有时间,就去看看他吧!”白云忽然开口。

  张百仁脚步一顿,点了点头,想起了那个面容无双的道人。

  次去中土,找谁复仇?

  没有证据,张百仁当然不会大开杀机,那该找谁复仇?

  谁掠走了王艺,夺走了自己的金贴,谁便是自己的敌人。

  金贴是自己亲自祭炼的,就算是被人夺走镇压,也没有人能断掉自己与金贴的感应。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了远方虚空,皱眉露出沉思之色。

  黄山!

  自己的金贴居然在黄山!

  念动间张百仁身躯直接化作虚无,遨游虚空寰宇,念动间游遍五湖四海三山五岳,黄山已经到了眼前。

  降下云头,张百仁能感应到,冥冥中的那股召唤越来越强烈了。

  黄山

  山腰的部位有一座茅草屋,茅草屋的旁边山泉叮当流过,哗啦啦作响。

  一位身穿白衣,不染纤尘的和尚静静的盘坐在茅草屋前,在其身前乃是一张金黄色的帖子。

  似乎是感应到了张百仁的气机,那帖子顿时发生感应,散发出蒙蒙黄光,欲要趁机遁走。

  “阿弥陀佛!”白衣和尚开口,一声佛号蕴藏着天下最为强大的天龙八音,霎时间将帖子镇压了下去。

  “你乃我佛家无上至宝,既然与和尚相遇,想来是你我缘法到了!焉能弃我而去?唯有在佛家,才能发挥出你的威能。在那黑衣刺客手中,简直是宝物蒙尘!”

  白衣和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口中继续念诵佛经镇压着金贴:“金贴七重天,但那只是理论上的七重天,六重天的金贴和尚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七重天的金贴已经相当于超脱天地的仙人,你说这和尚见到六重天的金贴能不动心吗?

  这金贴几乎汇聚了草原塞外各大部落百年来所有的香火才能六重天,和尚看着那香火,眼中露出了一抹惋惜:

  “暴殄天物啊!”

  有那么多香火信仰,何必在去祭炼金贴,这么多信仰烟火足够自己重回巅峰了。

  手指缓缓的捻过晶莹剔透,五光十色的念珠,和尚正要闭上眼睛,却是忽然眉头一皱,却见一袭紫衣人影已经出现在山脚下。

  紫衣人影一抬头,二人瞬间二目相接,和尚的心猛然一顿:“他怎么来了?”

  压下想要遁走的心,和尚眉头紧紧皱起,看看脚下的金贴,随即露出了然:“居然是你暴漏了本尊!”

  自己修为尚未大成,此时不是面世的时候,但偏偏张百仁已经找上门来,和尚又能如何?

  既然来不及提前跑掉,那便只能见面了。

  而且身为绝世强者的自尊,不容许自己不战而退。

  纵使是对方号称此世第一人,那又如何?自己当年也是世间第一人吧。

  “你这和尚好大的胆子!连本座的宝物你也敢打主意!”张百仁循着溪水缓缓走上台阶,来到了近前,眼中露出一抹杀机。

  “见过道友!”白衣和尚缓缓站起身,从容的行了一礼。

  看着和尚,张百仁不得不承认,这家伙长了一副完美的面孔,甚至于叫张百仁都不得不赞一声,这厮足以去吃软饭了。

  “我见佛家高手虽然众多,但却不知阁下名号,从未见过阁下踪迹!”张百仁看着白衣和尚。

  “和尚乃空门中人,何必有姓氏!芸芸众生即为我,我便为芸芸众生!”和尚双手合十,面显虔诚之色。

  张百仁闻言笑了:“那我是你吗?”

  和尚闻言一笑:“阁下亦是我!”

  佛即众生,众生即佛。

  “我若与你交手,你岂不是不能还手,杀了我岂不是杀了你自己?”张百仁看着和尚。

  “我有千千万万,都督亦不过其中之一而已,杀之无妨!舍我之外皆为假象!”和尚的眼中满是神圣。

  “巧言令色!”张百仁不屑一笑:“我且问你,王艺、罗士信、秦琼如今何在?”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

  “几位施主与我佛有缘,和尚自然开导度化,使其圆满了佛缘”和尚面带笑容。

  “呵呵!”张百仁忽然笑了:“是吗?本座也觉得你与我有缘,不如随我修行,拜在本都督座下,做一吹箫童子可好?”

  “和尚也绝得都督与我佛门有缘!”和尚轻轻一笑。

  “夺我金贴,抢我门人,本都督想不到留下你性命的理由!”张百仁一掌拍出,无声无息,虚空在那一刹那被烧穿。

  并没有空气压缩,更不见空气化作液态,只是空气此时竟然化作了虚无,在张百仁一掌下化作虚无。

  “和尚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