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佛门退让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不要~”

    那被诛仙剑刺中的圣僧面露惶恐,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多少年了?几千年都不曾感受到过死亡的危机了!

    自从自己成道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分毫。

    可此时那把长剑扎入胸口,只觉得那一把长剑仿佛是一根钉子般,瞬间钉住了自己的魂魄,锁住了自家的舍利,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吞噬之力传来,接着就见那长剑不断吞噬着自己的精气神。

    圣僧见机不妙,欲要抛弃肉身舍利遁走,可惜诛仙剑已经将舍利子牢牢钉住,根本就不给其任何机会。

    三个呼吸过后,舍利子被诛仙剑吞噬,其内魔神居然瞬间凝实,化作了一道身披白袍的男子,细看容貌与张百仁一般无二,只是眉毛、胡须、头发、眼睛全都是白的。

    不错

    全都是白的

    仅仅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众生的感觉。

    诛

    乃是居高临下,以有道伐无道。

    “砰”

    圣僧肉身爆开,化作了灰灰,其精气神已经尽数成全了魔神。

    “圣僧!”达摩一声惊呼,眼中满是全然不敢置信,屹立天竺的四大圣僧才刚刚显威,如今居然死了。

    死了!

    不单单达摩惊呆在哪里,就是一边的世尊、三大圣僧眼中亦同样满是不敢置信。

    自己看到了什么?

    死了!

    四大圣僧之一死了!

    “到极限了!”

    张百仁被金刚琢一圈打中,口中喷血,动荡了自家的阳神。

    只觉得阳神一阵晃荡,似乎与虚空中的天地大道产生了一种共鸣感觉。不敢耽搁,立即隔断了大地胎膜与天地间大道的感应,自天人合一的状态中退出来,张百仁随手将诛仙剑插入发鬓,手中拿着乳黄色的金简,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世尊:“交出本座手下。”

    “金刚伏魔!”

    三大圣僧不待达摩开口,瞬间盘坐成三才,眼中怒火滔天而起:“杀!金刚伏魔。”

    金刚琢晃过一道白光,瞬间来到张百仁身前。

    龙珠遭受重创,之前的一击差点将张百仁正在龙珠内孕育的魔胎打碎,逼得其不得不收回来。

    龙珠乃是祖龙的龙珠,事关日后自己布局,张百仁可不能叫自己几十年苦功毁于一旦。金刚琢若将其中的魔种打碎,那可是大大的不妙了。

    不过好在张百仁有大地胎膜,金刚琢虽是仙人物品,但大地胎膜却是天地生养。

    “铛!”金刚琢砸在了张百仁周身的护体金光上,却见那土黄色光罩稳若泰山,那金刚琢居然被大地胎膜弹飞。

    “这怎么可能!”三大圣僧勃然变色,再次催动金刚琢,在天空中幻化出道道虚影,不断向着张百仁狠狠打来。

    一击

    两击

    ……

    几十次攻击过后,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持着金简,缓缓向场中三大圣僧走来,手掌一招戮仙剑被其拿在手中。

    黑气缭绕,魔神与剑身相合,眼见着张百仁便要再次出手,一边的世尊终于变了颜色。

    四大圣僧关乎重大,乃佛家的底蕴,绝对不能再有任何折损了。

    “先生且住,和尚有话要说!”世尊开口了。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世尊。

    世尊看向了达摩:“去将少林中的那三人放出来。”

    说完后看向张百仁:“这次是和尚的错,还请都督开恩。”

    世尊终于服软了,其实此时世尊心中是何等的憋屈,何等的无奈!

    只恨自己十八颗舍利没有汇聚完全,不然岂能如此无奈,只能束手认输?

    “斩草除根!”张衡目光冷厉,眼中满是振奋:“百仁,莫要心软,中土乃我道门的中土,切莫叫佛家再此逞威。今日干脆将这群秃驴斩尽杀绝,以绝后患。”

    听了张衡的话,张百仁顿时动作一顿,一双眼睛看向了达摩,略作沉吟,过了一会才道:“好!便依了你!”

    “百仁你……”张衡等道门高手见此顿时急的跳脚。

    平衡!

    不论什么时候,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若将佛门赶出中土,张百仁很肯定,这些道门闲下来没事就开始琢磨自己了。

    当年佛门入住中土,自己百般阻挠,道门却不以为然。

    如今形势逆转,道门开始焦急,但张百仁却不以为然。

    别的不敢说,至少对自己来说,佛门的存在利大于弊。

    自己今日能压佛门一头,随着自己修为的进步,来日在压佛门也是不难。

    而且张百仁心中有一个计划,一个釜底抽薪的计划,一个完美掠夺道门、佛门底蕴的计划,这其中少不得佛门在中间做搅屎棍。

    “世尊,我佛门威严不可辱!此子依仗神兵利器,不将我等看在眼中,着实是可恶!我等宁愿付出代价,也要将其击杀此地,以正我佛门威严!”剩下的三大圣僧俱都是眼睛充血,怒火喷涌。

    “退下!”世尊摆摆手,一双眼睛看向达摩:“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说完话大袖一甩,裹挟着三大圣僧消失无踪。

    金刚琢!

    张百仁看着远去的几人,眼中露出了一抹贪欲。

    “阿弥陀佛,张施主且行稍待片刻,那三人自然会为施主送来”达摩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然后转身离去。

    “世尊,我等合力打开金刚琢的最终状态,未必不能将此子击杀!四大圣僧折损其一,乃我佛门前古未有的损失,即便是当年的张道陵都未曾做得这般!世尊,这口恶气不能咽下去啊!”三位圣僧眼中满是杀机。

    “牵一发而动全身,道门在一边虎视眈眈,张百仁究竟还有何等手段,我等尚未可知,岂能轻易擅动!”世尊面色阴沉道:“张百仁所依仗者无非是神兵利器罢了,我等只要能找到克制那把神剑的兵器,想要战胜张百仁并不难。再不济也能与之持平。更何况本尊如今舍利尚未收集齐全,一切以收集舍利为主,我佛门自然有所计较。”

    说到这里,世尊目光灼灼道:“我等若真的与张百仁撕破面前,若能将其压制、镇杀到好,若一旦落入下风,只怕中土道门便会趁机痛打落水狗,将我等尽数斩杀。惊瑞之日将近,一切都要以稳妥为主。更何况本尊大局已经布下,咱们静等局势演变,管叫那张百仁与道门好看。”

    三位圣僧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不敢辩驳师尊的话,只能忍气吞声应了下来。

    场中

    张百仁静静的站在黄山山巅,背负双手看向了远方,场中寂静无声,各路高手俱都为其威势所摄,噤声不敢言语。

    张百仁背负双手,思虑着金刚琢的事情,如何将金刚琢夺过来才好。

    没让张百仁等多久,便见达摩自天边而来,手掌一抖,三道人影便落在地上站稳了身子。

    “秃驴,你休想度化我等!”罗士信怒喝:“日后若叫小爷出去,咱们没完!”

    荆无双瞬间化作影子,正要遁逃,却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那道紫衣人影,眼中露出了一抹激动:“先生!”

    这一声,将怒火中烧的秦琼与罗士信齐齐的吸引过来,瞧着那道傲然的身影,眼中满是激动之色:“先生!”

    “安全了!”张百仁淡然一笑,随即眼中却又露出一抹悲痛:“你二人乃张将军手下大将,可曾看到当初是谁出手暗杀了将军?”

    荆无双面色阴沉道:“专诸世家王艺,此人亲自与我交手,下官绝不会认错。”

    秦琼与罗士信你看我看你,秦琼道:“都督,我等也看不好,当时众人都带着面具,出手之时飞沙走石,下官根本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张百仁眼中闪烁着冷光:“一点线索都没有?”

    “确实是看不清楚,怕说出来误导都督,错杀无辜!”秦琼无奈道。

    张百仁眼睛缓缓闭上:“专诸世家王艺!”

    王艺此人被自己种了魔种,当初还是自己助他突破的。

    张百仁眼睛慢慢眯起,过了一会才冷然一笑:“不着急,咱们慢慢来!谁都跑不了!”

    说完话,张百仁低头看向场中二人:“你二人是愿意随我前涿郡,还是继续在红尘中打磨。”

    “小人愿意随都督去涿郡,为都督鞍前马后”罗士信郑重的抱拳一礼。

    秦琼略作沉默,随即道:“先生请恕小人无礼,如今中土正呈乱世,我等修得武艺,理应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偏安一隅之地,请恕小人无法做到。”

    “天下百姓无数,你能救得几人?”张百仁俯视着秦琼。

    “能救一人便救一人,小人决不能袖手旁观!”秦琼目光坚定道。

    “也罢,人各有志,贫道也不勉强你!”张百仁点点头,看向了罗士信:“贫道正愁手下缺少对付突厥的大将,不曾想困了就来枕头,到我涿郡,终究有你用武之地。”

    说完话看向一边的袁天罡:“先生,劳烦你将这小子带回去。”

    “都督欲要前往何处?”袁天罡愣了愣道。

    “复仇!众人敢打我脸面,贫道岂能忍下这口恶气!”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