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五章 拨乱反正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哄~”

    听着李密的话,翟让顿时大脑一轰,眼睛开始充血:“李密,本座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于我?”

    “大当家待我不薄,按理说密理应生死以报,但我瓦岗寨无数兄弟的性命都在大首领一念之间,小人心中不忍这些兄弟被大当家白白害了性命。密虽然会背上不仁不义之名,但为了我瓦岗寨兄弟的性命,我却也顾不得许多了”李密的脸上满是慈悲,一副我为大家考虑的样子。

    翟让眼中怒火中烧:“你的意思是说我指挥不当,昏聩无能,是也不是?”

    “岂敢!再下岂敢!”李密虽然口中讨饶,但脸上的表情却明明白白的告诉翟让:“不错,你就是昏聩无能。为了避免将众位兄弟都害死,你还是赶紧退位让贤吧!”

    “本座若是说‘不’呢?”翟让眼中杀机缭绕。

    “不?”李密冷然一笑:“怕是由不得大当家了,在场的众位兄弟可都是看着呢,大当家若冥顽不灵负隅顽抗,说不得只能请大当家一家老小尽数上路了,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竖子,尓敢!”翟让眼中杀机缭绕,双眼看向了一边贾雄:“贾雄,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说的吗?”

    “噗通”贾雄闻言连忙跪倒在地:“大头领,贾雄知错!贾雄收了李密的贿赂,所以才帮助李密说话,还请大首领责罚。”

    “先生,翟让今日退位让贤,你又何必惧怕于他,当日还要多谢先生帮我说好话,不然安能有密的今日。待密登临大首领之位,定好生的报答先生”李密眼中满是笑容。

    一边说着,李密便要上前将贾雄扶起来。

    李密不知深浅,贾雄安能不知?

    那屋子里可是坐着一位杀神,本来之前自己示意李密是要其逃跑,不曾想这厮居然会意错了意思,竟然带领手下主动送上门来。

    贾雄推开李密,只是跪倒在地不断磕头讨饶:“大当家,贾雄对你忠心耿耿,不过是误听了谗言,被财宝迷惑了眼睛,还请大当家饶我一命。”

    “贾先生,你又是何必呢?如今大势在咱们这里,翟让不足为惧,你又何必这般卑躬屈膝”李密轻轻一叹。

    贾雄闻言也不回应,只是不断磕头讨饶。

    翟让一双眼睛越过李密,看向了那上千号喽啰:“我才是瓦岗山大当家,尔等难道也要背叛我吗?”

    “大当家,咱们跟了你十几年,但你是如何待我的?将我推到密公部下不说,还叫手下的喽啰欺辱我等,根本就不将我等当人看,简直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我等活不下去,当然要共同反抗了!自从我等加入瓦岗寨的那一刻,便已经是死罪!我等连朝廷的围剿都不怕,又怎么会惧怕大当家的呢?天大地大,活命最大!”一个小头领眼中杀机缭绕:“我等本来便是盗匪,又何必惧怕生死。”

    翟让眼中杀机缭绕,本来四溢的杀机此时竟然渐渐熄灭了下去,此事确实是自己有错,居然一时误听了贾雄的谗言,使得此事发展到了不可调控的地步。

    “是让对不住众位兄弟,未曾识得李密此人的狼子野心,如今众位兄弟若肯回头,让绝不追究各位的过错”翟让眼中露出了一抹悲痛。

    “哈哈哈!哈哈哈!晚了!晚了!一切都晚了!我等已经踏上了不归之路,日后若大当家事后追究起来,岂能有我等活路?”众位盗匪眼中满是疯狂。

    今日,只能有一个结果!

    只能有一个人站在这里笑到最后,今日是你死我活的下场。

    “大首领,做出选择吧!”李密虎视眈眈的盯着翟让。

    翟让叹了一口气,转头躬身对大殿一礼:“请先生出手!”

    “嗯?”

    瞧着翟让的动作,场中众人俱都是露出了一抹不安之意,莫非翟让还有什么底牌不成?

    “嗒~”

    “嗒~”

    “嗒~”

    一阵脚步声响起,却见张百仁一袭紫衣,面无表情的自大殿内走出来:“李密,识得我否?”

    听了这话,李密顿时心中一惊,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当年过往似乎依旧在眼前。

    那是自己第一次进入洛阳,相助杨玄感造反,那个时候大隋依旧鼎盛。

    那个时候,对方已如云中雀,自己却只是地上的蝼蚁,一身才华报复无门,只能郁郁而终。

    那一年此人与今日面容依旧,但自己面对着他,依旧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双方地位永远都是云泥之别,越来越远。

    瞧着李密

    张百仁慢慢来到场中:

    “识得我否?”

    “原来是大都督,看来瓦岗寨中传说是真的,翟让乃是大都督的傀儡!”李密瞳孔紧缩,抱拳一礼,心中暗自嘀咕:

    “不妙啊!张百仁这厮怎么来到了这里。”

    不去理会李密的话,张百仁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其实贫道还是很喜欢蒲山公的才华的,当年若杨玄感听了蒲山公计谋,未必不能夺得天下,成就大业。”

    李密无奈一叹,手掌不动声色的攥住了腰间的刀柄:“可惜,杨玄感骄傲自大,目空一切,他没有听小人的话。”

    “还记得当年你我跃马桥相遇,那时我与你说的话?”张百仁俯视着李密。

    李密苦笑:“当然记得!都督说要我安分守己,不可助纣为虐。”

    “但你偏偏为何不听我的话”张百仁深吸一口气。

    “我那时年少轻狂,虽然识得都督威名,但却也不放在心中,总以为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若时光能倒流,密定然拂袖而去,绝不插入那一遭浑水”李密确实是后悔了,不是一般的后悔。

    若非当年加入杨玄感大军,自己也不必被人追杀的和孙子一般,满大街的乱窜,惶惶不可终日,而且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投靠各大门阀世家。

    “当年你到底不听劝诫,撺掇杨玄感造反,我那时念你才华便饶了你一命,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偏偏不该出手算计诛杀张须驼!”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悲痛之色言喻以表。

    “可我还是杀了!此事小人只是穿针牵线而已,真正动手的乃是那些高手!”李密面色低微,开始讨饶。

    “你千不该,万不该,偏偏不该将张须驼引入了大海寺,不然岂会被人蒙蔽天机,叫张须驼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斩首!”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悲痛:“你说出一个本座不杀你的理由。”

    李密苦笑着摇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都督阵营不同,各为其主!各为其利!成王败寇而已!”

    说到这里,李密缓缓抽出腰间长刀:“李阀等高手无数,都督不敢去与李阀为难,却偏偏来找我这蝼蚁的麻烦,在下虽然武力低微,却也不能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李密抚摸着刀刃:“如今瓦岗山龙气盘旋,修为越高的人压制便越大,不知都督还剩下几分实力?”

    “就算只剩下一份实力,杀你也是足矣!绰绰有余!”张百仁摇了摇头。

    “列阵!杀无赦!”李密懂得兵法,会操控兵阵,霎时间数千人连成一体,向张百仁斩杀而来:“张百仁,瓦岗寨的龙气压制了所有人的力量,这里我占据着主场优势,你未必能杀得死我!”

    “坐井观天,不知神通广大!”张百仁摇了摇头,猛然一步迈出,三阳正法运转,只见其身形过处无数盗匪霎时间化作了一捧灰灰,消散在虚空中。

    龙气能压制张百仁的道行吗?

    能!

    但却压制不住自家神血、诛仙四剑的力量。

    “铛!”

    张百仁一把攥住了李密的长刀,只见那长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化作了铁液。

    撒手!

    李密惊得急忙后退,但见张百仁一掌伸出,已经笼罩了李密的周身窍穴。

    “砰!”

    李密心口衣衫化作灰烬,留下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红色太阳。

    刹那间,李密血液沸腾,面色涨红,仿佛是煮熟的大虾。

    “放箭!”

    李密一个翻滚,趁机逃窜到射手后方,然后毫不停顿的向着瓦岗山下奔去。

    逃命!

    仓皇逃命!

    瓦岗山是不能再待了。

    “都督,李密走脱了!”一边的翟让见此一幕,顿时急了。

    斩草不除根,简直是自留后患。

    “中了我的夕阳正法,李密必死无疑!即便是死不掉,也会每日处于煎熬之中,生不如死!”张百仁并未真的诛杀李密,他其实是想看看李密离开瓦岗,能将天下搅出一个什么花样来。

    “李密已经败逃,尔等还要负隅顽抗吗?”翟让站出来,对着那众侍卫冷然一哼:“放下刀兵者,本座过往不究。若是敢继续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铛!”

    “铛!”

    “铛!”

    一群无头苍蝇,早就失去了反抗之心,乱成一团糟,不过刹那间已经尽数兵器坠落,跪倒在地。

    “求大首领开恩!”

    “大首领饶命啊,都是李密那厮的谗言!”

    “大首领开恩啊!”

    瞧着面色如土的盗匪,轻轻一叹。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