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我自先秦来, 火烧道德经
  看着那道走来的紫衣身影,满是痛苦的叮当此时忽然安静了下来,留下的唯有恬淡。

  即便是死,留给他的依旧是最完美的自己!

  张百仁来了,但是场中众人都没有出声。

  叮当也修行了五神御鬼大法,所以张百仁此时利用五神之力,强行压制住了叮当体内的五气。

  “百仁哥哥,我记起来了!叮当记起自己是哪来的!”叮当的眼中满是笑容:“叮当的家不在洛阳,不是无锡更非苏州,而是我苦苦站在了洛阳的舵口,足足等候了你千年。爹爹忽然没了,大秦忽然没了,但是百仁哥哥和我说过,只要站在这洛阳的舵口,你我千年之后就会相见。叮当足足等候了你千年,但是终究再一次见到了你,叮当满足了!真的满足了!”

  两行晶莹的泪水滑落:“侍卫一个个都死了,叮当一个人在洛阳码头风餐露宿,整日以乞讨为生,遭人白眼,天见可怜!叮当没有被饿死,还是多亏了百仁哥哥当年赐予我的长生神药。可惜叮当是大秦公主,叮当不能修道。大秦亡国,万千因果业力加持下,长生药也难以叫我续命。叮当满足了!真的满足了!叮当成为了百仁哥哥的妻子!”

  “叮当!”看着逐渐化作灰灰的叮当,张百仁不知为何,竟然心痛欲裂。

  五神压制不住大秦因果的反噬!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无助,一双手掌死死抓住叮当的肩膀,但是血肉却化作灰灰,自指尖溜走。

  为什么?

  她自先秦古国而来,在洛阳码头以乞讨为生,就是为了等候自己?

  千年的等候,只为了再见自己一面?

  为什么?

  这千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为什么认识我!

  古灵精怪叮当,他为什么会认识我?

  “公主!先秦的公主!您果真是无生道人!”尹轨的眼中满是震撼。

  “你还是没有记起我!”两滴泪水缓缓自叮当的眼角滑落,精致的脸上满是苦涩,但却强行露出一个笑容:“但是没关系,从今天之后,你一定会记住我的!一定!”

  灰飞烟灭!

  点点飞灰在张百仁手中悬浮,一阵微风吹过,化作了灰烬尘埃消散于天地间。

  “为什么会这样?”张百仁不知何时眼中已经有泪水在积蓄,想要将那灰烬攥住,但却见那灰烬已经不见了踪迹。

  “先生!”尹轨走了上前。

  “你到底知道什么?”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尹轨。

  “你是无生,她是叮当!始皇陛下最小的女儿,最受疼爱的女儿!”尹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先生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了?当年咱们还曾把酒言欢!”

  “我是无生?无生又是谁?”张百仁的眼中满是疑惑。

  “唉!忘记了倒也好,忘记了便不会那般痛苦!”尹轨忽然叹了一口气。

  “你说,我为何会认识叮当,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百仁攥住尹轨的衣袖。

  尹轨闻言沉默不语,面对着眼睛猩红的张百仁,低下了头颅。

  “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张百仁仰天狂呼,霎时间风起云涌。

  心痛欲裂!

  自己虽然与叮当相伴几十年,但感情绝对没有那般深厚,绝不该出现这般撕心裂肺的疼痛的,但偏偏他出现了。

  恍惚中

  张百仁一眼千年,看到了数次乱世,那衣着华贵的少女身边侍卫逐渐死绝,侍女见见老去,天地间只剩下其孜然一人。

  没有丝毫生活经验的少女,逐渐变卖了手饰,最终沦为洛阳码头乞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千年风雨

  受尽了冷眼,吃尽了残羹馊饭。

  一位娇生惯养,锦衣玉食的公主,为了生存下去,却去吃昔日连下人都不屑一顾的残羹剩饭,若非长生神药的力量,她早就被饿死了。

  无数次动乱,但她都活了下来。

  吃土

  吃人肉

  没有什么是不吃的。

  活着好难!

  这是叮当的一生,叮当最后残留的印记。

  上古先秦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来回答他!

  尹轨也不会说。

  场中气氛凝重起来。

  张丽华眼眶含泪

  “都督,叮当之死,我等心中颇为伤痛,但是这道德经,可否容我等一观究竟!”邓隐此时走了出来。

  “道德真经?”张百仁低着头,忽然一阵冷笑,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叮当死了!”张百仁叹了一口气:“我平日里可有对不住诸位之处?”

  “节哀吧!”张衡叹了一口气。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谁的心中都不好受。

  “节哀?”张百仁呵呵一阵冷笑。

  笑容中满是癫狂。

  “我张百仁何德何能,居然叫大秦的天之骄女为我等候千年,吃尽了苦头,尝尽世间的人情冷暖!”张百仁眼角处两行清泪滑落。

  不对劲!

  真的不对劲!

  平日里冷酷无情的张百仁,居然也有落泪的时候?

  “等候了我数千载,我还没来得及记起你,没想到因为一本经书,居然害了你的性命!”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自今日起,我与道门彻底决裂,再无恩怨纠葛。日后涿郡不得出现半个修道之人,违者魂飞魄散。”

  “都督,你……”酆都大帝面色狂变,一边的尹喜也是面露震撼之色。

  “曹植,若非你汇聚了无数魂魄、因果怨气,使得叮当周身因果反噬,先秦古国的因果反噬,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日后曹家之人,本座不死不休!”张百仁声音冰寒,似乎要将这小村庄冻彻。

  曹植豁然变了颜色,但却也不惧怕:“口气倒是不小,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有与我曹家不死不休的资格。”

  “都督,这一切皆因曹植而起,还请都督莫要牵连无辜,我等无辜啊!”三符童子苦着脸道。

  “无辜?若非你等牵制住我涿郡的力量,区区一个曹植岂能翻天?帮凶与凶手并无区别!”张百仁咬牙切齿道。

  “都督即便决裂,也理应交出道德经,那道德经乃是道门之物,都督既然与道门决裂,理应交出道门至宝才对!”巫启不知何时来到场中。

  要遭!

  听了巫启的话,场中众位真人俱都是心中一突,升起一股不妙之感,恨不能立即将巫启这厮锤死。

  你丫的又不是道门修士,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道!德!经!”张百仁忽然笑了,只是笑容很阴冷。

  “呵呵”一阵诡异的笑声之后,张百仁对着沉默的张丽华道:“去收拾叮当遗物,建立衣冠冢。”

  张丽华的动作很快,不多时诸多遗物已经拿来。

  脚掌一跺,土地翻滚,墓碑自动凝聚,衣冠冢已经立好。

  看着那叮当的坟墓,张百仁缓缓自袖子里掏出了道德经,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呼~~~

  场中气氛顿时一阵凝滞,接着下一刻犹若火山喷发一般,立即火热了起来。

  道德经!

  众人都是无上大能,这绝对是道德经,错不了!

  “呵呵,一切皆因这道德经而起,老子若是有知,知晓后辈弟子都是这幅样子,定然不会留下这道德五千言!”张百仁慢慢的叹了一口气:“你既然已经身死,我思来想去,没有什么陪葬之物,对得起你这些年受的苦处!这本道德经乃我修道之人的重宝,做你陪葬之物正好合适!”张百仁在喃呢自语。

  “都督既然拿出了道德经,那就赶紧交出来,叫大家开开眼界吧!”邓隐的眼中露出一抹火热。

  叮当的死又不是他做的,关他何事?

  “你这孽徒,还不给我闭嘴!”尹轨瞪了邓隐一眼,眼中满是怒火。

  “呵呵,想看么?”张百仁转过头看着目光火热的众人,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迎着众人火热的目光,张百仁忽然笑了,笑的很开心、很疯狂。

  “砰!”

  一滴神血仿佛小太阳一般,落在了道德经上。

  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太阳神火卷起,将道德经团团包裹住。

  道德经乃老子手书,被其灌注了精气神,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世间万物难伤其根本。

  但偏偏太阳的本源真火却不在此列!

  火焰熊熊烧起来,张百仁的眼中满是感慨。

  道德经,或许才配做你的陪葬之物。

  无量神光绽放,道德经欲要反抗,但却反抗不得张百仁的力量。

  “你疯了!”张衡面色狂变。

  “快出手,阻止他!”

  众人见此一幕纷纷变色,立即出手向张百仁打来。

  道德五千言,亦不过十几张纸厚罢了。

  不待众人神通打来,已经化作了灰烬。

  纸张化作了灰烬,但是老子的精气神却依旧凝聚在一处没有散开。

  “呼~~~”

  随着张百仁的呼吸,老子留下的精气神,已经尽数被其吸收。

  “砰!”

  道德经被烧,众人自然是全力出手,就算张百仁有金简护身,也不由得被砸的飞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张百仁一阵狂笑,面带癫狂之色:“想要道德经,那好啊!你们去给那座坟墓陪葬,我烧给你们啊!我烧给你们啊!”

  笑声中无尽的癫狂,今日的叮当,与昔年的那一袭红袍何其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