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贵家族真乱
  大都督?

  杨广一愣,眼神逐渐恢复了一点神采,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过了一会似乎酒醒了一般,挥挥手示意影子刺客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不是说叫你镇守涿郡,大隋不亡不得出来吗?”

  张百仁苦笑:“陛下待下官不薄,所以前来看看陛下!”

  杨广放下酒坛:“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

  说着话,杨广站起身,路过张百仁,来到了窗边看着呼啸的北风:“这江山彻底的乱了,听人说李阀遇到了麻烦?”

  “已经解决了,李阀祖坟被人刨了!”张百仁闻言一叹:“大隋还是有死忠的。”

  杨广闻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是阴世师出手,刨了李家祖坟,断了李家龙脉,欲要挽天倾!”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阴世师?”杨广的身子终于僵硬在哪里。

  “陛下弃了大隋江山,可曾想过那些依旧为大隋尽忠的臣子?陛下对得起他们吗?”张百仁声音很轻,轻的杨广清晰可闻,直接径直坐在那里呆呆的迎着冷风许久不语。

  过了一会,才听杨广道:“阴世师怎么死的?”

  “被愤怒的李渊捏碎了头颅,死无葬身之地!”张百仁声音压抑。

  杨广坐在那里,就那般呆呆的坐着,许久无语。

  “那些忠臣,你能救就救一把吧……”许久过后杨广才开口道。

  “这些愚蠢的家伙,总以为替陛下尽忠才不负陛下的看重,我若能救,早就出手了!我能救得了死去的人,但却救不了求死的人!大隋的辉煌,这些人忘不掉、放不下,能为其奋力,纵使魂飞魄散,也是死得其所!”张百仁叹了一口气。

  “确实是一群愚蠢的家伙,朕对不住他们!”杨广叹了一口气。

  “大隋灭亡,不是天要灭大隋,而是门阀世家、百姓灭大隋,朕又能如何!”杨广叹了一口气:“不得万古帝国,这皇朝要之何用?终究不过镜花水月罢了。”

  张百仁背负双手,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此时是无力回天,纵使是张百仁,也无力回天。

  涿郡百万大军,盗匪几十万大军,都在张百仁手中,但又有那一个肯为杨广效力?

  若打出朝廷的旗帜,只怕所有人都会瞬间跑掉。

  民心可用!但民心却又不可用!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杨广在次拿起来酒壶,灌了一口酒水,瞧着铜镜内的身影,面带癫狂之色:“大好头颅,谁来斩之?”

  张百仁沉默不语,癫狂了一会,杨广似乎清醒过来,摆摆手道:“你去吧!莫要忘了朕以前和你的交代,你若是看在朕往日待你的恩情份上,记住保下我杨家子嗣。”

  “陛下,长安破了!”宇文成都着急忙慌的走进来,瞧见张百仁后却是一愣,眼中咯出一抹惊诧。

  也不理会宇文成都,张百仁身形一闪径直离去。

  “朕知道了!”杨广摆摆手。

  “大都督怎么来了?”宇文成都露出疑惑之色,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唰!”

  杨广猛然睁开眼,仿佛两把利剑,刺入了宇文成都的心中,叫其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

  “朕如何行事,还用向你回报?”杨广声音冰冷,话语诛心。

  “砰”

  宇文成都径直跪倒在,连连磕头:“臣死罪!”

  “罢了,下去吧!”杨广摆摆手,眼中满是唏嘘,随即又闭上眼睛,喝了一口酒水。

  大殿外

  宇文化及瞧着面色阴沉的宇文成都,眉头皱起:“怎么了?”

  “孩儿瞧见大都督了”宇文成都声音凝重道。

  “呼~”

  冷汗自背后浮现,宇文化及眼中露出一抹惶恐,还好之前没有动手。

  “暂缓!”宇文化及做了一个口型。

  长安都丢了,大隋距离灭亡不远了!

  “你说,我该如何炮制曹家的人!”

  张百仁站在峰顶,阵阵山峰吹来衣衫猎猎作响,此时甄宓就站在其身边,眼中满是痛苦。

  “先生,一切皆已经过去了!妾身与曹家势不两立!”甄宓低垂着脑袋。

  “你和曹植是怎么回事?”张百仁看向甄宓。

  甄宓闻言不语,过了一会才道:“不过是一个错误罢了!若非郭女王那贱人、那负心的算计,我与曹植岂会犯下大错?”

  张百仁闻言一愣,眼中露出了八卦之色。

  瞧着张百仁好奇的目光,甄宓知道躲不过,只能苦笑道:“说来说去,不过是皇位之争罢了!本来当年曹操最中意的乃是曹冲,可惜曹冲英年早逝。后来争夺皇位的有两位皇子,一为曹植,一为曹丕。郭女王那贱人献计算计,将我与曹植留在家中,呵呵!”

  甄宓冷冷一笑:“当年曹丕强行霸占我,妾身心中本来就不中意,我乃是书香世家,中意的还是如曹植那般文采出众的郎君。”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露出了恍然之色。曹丕面对着曹植是没有优势的,然后便听了郭女王的计策,趁机暗中算计曹植与甄宓。甄宓这这般女人,只要是个男人就把持不住。曹植也是男人,虽然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嫂子。

  曹植和甄宓鬼混,此事自然瞒不过曹操,于是自此之后与王位无缘。

  却说曹丕登临皇位,自然要找曹植算账,你丫的睡了我女人,和我争夺王位,你还想好过?

  自然是好过不了!

  于是曹植死了!

  才高八斗的曹植死了!

  “贵家族真乱!”张百仁看着甄宓,不由得露出一抹感慨,这女子比张丽华与萧皇后还要更甚三分,尤其是配合着那股独特的气质。

  “想来这些日子曹家的人也该得到消息,前来找我复仇了。你要不要与他们见个面?”张百仁露出一抹笑意。

  “都督,曹家不可小觑”甄宓的眼中满是严肃:“如颜良、文丑,可都是至道强者,即将破碎了内虚空之人,纵使是身死,也会化作飞天旱魃亦或者肉身不朽,决不可放松警惕。”

  “我知道,你就安心吧!这世道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张百仁冷然一笑。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