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剑符惊蚩尤
  “嗯?”

  听到张百仁的话,观自在一双眼睛顿时亮了:“此言当真?”

  “你见我说过假话吗?”张百仁笑着道。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观自在的一双眼睛静静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面带笑容,嗤笑了一声:“凭咱们的之间的关系,说什么条件,太过于俗套。”

  一边说话,手掌自袖子里捏出了一只小虫子,攥在了掌心:“便是此物。”

  “这是什么?”观自在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一元泉眼似乎察觉到了不妙,立即使劲的挣扎:“张百仁,你要做什么!你快点放开老祖我啊!”

  不理会一元泉眼的挣扎,张百仁笑眯眯道:“此物为万水本源,乃是天地间的第一口泉眼,若将其祭炼入你的玉净瓶内,灵宝可以大成矣!”

  “张百仁,你个混账快点放开我,老祖我忠心耿耿一路对你无不服从,你居然打老祖我的注意,想要将我练成宝物,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一元泉眼顿时破口大骂。

  观自在的眼睛顿时亮了,好像是两颗小太阳:“这虫子当真是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第一口泉眼?”

  “那是当然,我岂会骗你”张百仁道。

  “好!好!好!有了此宝,我的玉净瓶当可大成矣!”观自在眼中满是兴奋,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张百仁:“这般宝物,你当真舍得给我吗?”

  “宝物都拿出来了,你说呢?”张百仁拿过观自在的玉净瓶,径直将手中叫骂不止的一元泉眼扔入了瓶子中。

  “张百仁,你这小贼,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一元泉眼不断喝骂。

  “你个忘恩负义之辈,算老祖我看错你了!”

  “你快放了我!你快放了我!”

  “小子,你别闹!这玩笑当真一点都不好笑!”

  张百仁面带笑容,只是笑呵呵的听着,随手将其扔了进去:“你放心,我岂会磨掉你的灵智?不过是给你身上加点挂件罢了,给你穿了一件衣服。”

  一元泉眼扔入玉净瓶内,只见张百仁口中念咒,观自在见此催动真言,然后就见一元泉眼身上的禁制与九字真言结合,居然融为一体,自此之后一元泉眼便是这玉净瓶内的一部分。

  “有点意思!”张百仁打量着玉净瓶,只见那玉净瓶刹那间便满了半瓶,里面全都是世间难寻的各种真水。

  “小子,我不会原谅你的!你给我等着!”一元泉眼忽然自真水中冲出,对着张百仁呲牙咧嘴喝骂不停。

  一根碧绿的杨柳枝插入了瓶子内,观自在道:“这根杨柳枝乃上古先天灵根,不知借助一元泉眼的力量,能否将其复活!”

  随着一元泉眼的融入,玉净瓶此时似乎发生了一种玄妙的变化,其内化作无穷无尽的次元世界,一方真水的世界。

  一元泉眼的肚子被炼入了玉净瓶内,使得玉净瓶化作了一件空间性的法宝。

  “倒是好宝物,这玉净瓶怕是比之四海还要沉重,砸人倒不错!”张百仁面带笑容。

  “宝物初成,还需祭炼一番,岂可轻易砸人!”观自在翻了翻白眼,听着瓶子内依旧喝骂的一元泉眼,面露一抹笑容:“老祖,这也是你的机缘啊。”

  “我呸,小皮娘,老祖我有什么好处!你们禁锢了老祖我的自由,老祖我和你们拼了!”一元泉眼不断咆哮喝骂。

  “老祖得了灵智千万年,如今炼入我这玉净瓶,有了化形的机会,这算不算得上是机缘?”观自在也不恼怒,而是面带笑容道。

  “化形?真的?”一元泉眼顿时一愣,随即满面狂喜的道。

  “假不了,老祖感受一番便知真伪”观自在摇了摇头,将玉净瓶收入袖子里,不再理会一元泉眼。

  “你将这般宝物给我,我该如何报答你?”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说来日后我还真有一件事情要麻烦到你!”张百仁眼中带着笑容。

  “嗯?”观自在一愣。

  “你日后便知晓!”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涿郡方向:“如今事情办完,我也该离去了,待天下风平浪静之时,你我在做谋划。”

  “听说你选中了李唐?”观自在忽然开口。

  “你莫要顾虑我,湘南随便你怎么玩,只要给百姓一条活路便可”话语落下,张百仁的身形消失。

  九州龙脉所在,亦或者说是轩辕黄帝的墓穴前,却见一道黑风刮起,一个脑袋在群山穿梭,不断在山中飞舞:“轩辕小儿,待我吞噬了九州龙脉,便可叫你知道厉害。”

  “嗡~~~”

  虚空轻轻颤抖,一道锋锐至极的剑气忽然冲霄而起,骇得蚩尤惊悚至极,一个光秃秃的脑袋不得不迅速退避:“这是什么手段?当年在上古似乎感受过这般手段!”

  瞧着那锋锐无匹的气机,蚩尤一阵心惊肉跳:“当年昆仑山的大战我虽然被封印,但却也知道外面的动静,难道说轩辕小儿将重宝存放此地,用于镇守中土的龙脉?”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蚩尤渐渐退去,感受到锋芒之气逐渐散去,心中惊悸道:“好锋锐的手段,当年轩辕诛灭昆仑山,震动四海八荒,为我人族难得打下一个太平盛世。后来那小儿魂飞魄散,看来是将重宝埋在了此地,我若能将宝物收取,天下间谁还是我的对手?”

  蚩尤越想越兴奋,眼中满是疯狂之色:“哈哈哈!哈哈哈!时来运转,时来运转,老夫的机会到了!老祖我的机会到了!待我寻回完好的身躯,必然来取此神器。当真是好机缘,好运道!好运道!如今天地间各路大能尚未苏醒,合该我运道来了,独吞此神器。”

  蚩尤看了一眼那龙脉,随即目光一转,露出了一抹杀机:“蚩尤鼓何在?本帝已经听到了你的呼唤,老伙计,你也该出世了!”

  说着话只见那头颅瞬间化作黑风遁走,不见了踪迹。

  “嗯?”张百仁正驾驭云头向涿郡赶去,此时忽然顿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