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三百零一十一章 交还天书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听了朝阳的话,张斐闻言沉默许久,方才开口道:“一个了不起、站在诸天顶端的人!”

    说完话后拉着朝阳老祖的手,向山下走去:“你若能学得其万一本事,日后也受用不尽!”

    “和师傅比,谁更厉害啊!”

    “师傅不如他……”

    “我才不信,这世间当然是师傅最厉害啊!”

    声音逐渐远去,山间只剩下秋风吹来的寂寥。

    闲下来,反而觉得无事可做,就比如说现在,张百仁盘膝端坐在山巅,不紧不慢的打磨着手中棋子。

    玉石做的棋子,暖玉做的棋盘,也唯有修道之人,才会有这般的财大器粗。

    “九九重阳!”张百仁面带笑容,低下头继续打磨着棋子:“陆风,将我的帖子送往北天师道!我张家血脉不容断绝。”

    “是!”

    陆风如真正的微风一般,散入虚空不见了踪迹。

    北天师道

    掌教与张衡相对而坐

    二人身前是棋盘,与围棋不同,摆在二人身前的是象棋。

    已经走了一百多步,却迟迟不见棋盘上少一颗棋子,双方战阵焦灼,不杀为杀。

    看着棋盘,掌教忽然轻轻一叹:“老祖,金顶观欲要重开法门,可惜我北天师道天书尚未找回来……。”

    “你莫要胡搞,维持眼下局势就挺好!”张衡瞪了掌教一眼:“上次函谷关大战,百忍的舍利佛国被世尊夺走,已经恼羞成怒与道门决裂。你若真撞在其手中,定然饶你不得!他现在已经被先天神祗改变了心神,趋近于无情!看似有情,却无情至极。”

    “百忍修的是天道!”张衡叹了一口气,提起张百仁忽然意兴阑珊,手中棋子抛掷一地。

    “当真?”掌教闻言一个激灵。

    “就算不是天道,也已经凝聚了天心!”张衡摇摇头,眼中满是惋惜。

    “那天书可是我北天师道立足的根本!”掌教依旧不满,嘀嘀咕咕道。

    “我去走一遭吧!上次金顶观灭门,好不容易将麻烦摘出去,全都推到了王家的身上,你等莫要惹火烧身!”张衡说完缓缓站起来,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老祖走远,恰在此时只听门下弟子脚步急促走来,人未到声音已经传来:“掌教,大都督递来了帖子。”

    “什么?速速呈上来!”掌教闻言心中一惊。

    涿郡

    小山头

    张百仁一颗颗棋子放入棋篓,眼中露出了沉思:“天帝崛起时只是微末凡体,后来得了惊天动地的大造化,方才逆转先天化作先天神体,领悟了太阳之力!成就太阳至道!”

    说到这里,张百仁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云层,过了一会才哼哼唧唧道:“理论上来说,太阳神体也算是先天体质的一种。以太阳的意志为魂,太阳的本源为骨,太阳的火焰为肌肤,太阳的精髓为血液。最后执掌太阳之力,这比先天神祗还要强大。”

    “百仁”

    正在沉思,忽然远方一道呼喝传来,北天师道的老祖脚踏虚空缓步而来。

    “您老怎么来了?”张百仁不动如山,没有起身迎接。

    “说来惭愧,却是有一事相求”张衡落在了张百仁对面。

    上下打量张衡一遍,张百仁似笑非笑道:“先别说话,叫我猜猜是什么事情!”

    “为了天书吧?”张百仁道。

    “果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张衡无奈苦笑一声。

    “如今纯阳道观重开,你除了天书之事,还有什么求到我!”张百仁面带冷笑:“可惜了,天书不在我手中!”

    天书就在张百仁手中,虽然说这天书他也看了,对他来说没什么用!

    听闻此言

    张衡苦笑:“天书其实就在我脑海,只是我书写出来的没有你祖父那般神韵而已。你有什么条件,有什么不满,尽管一一道来,别一个人憋在心中。”

    听了这话,张百仁慢慢将棋盘放入袖子里:“当真?”

    “一言九鼎!”张衡苦笑着点点头。

    “王家之事,你还需给我一个交代!”张百仁目光如剑,死死的盯着张衡,眼中剑气惊天动地,似乎能斩破乾坤。

    张衡闻言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难啊!”

    “有什么好为难的,王家道法学自于北天师道,难道还能逃得出你的手心?”张百仁撇了撇嘴。

    对于张衡来说,只有想不想的问题,并不是难不难的问题。

    “你不知道,当年天师道初建,在东晋之时王家可是帮了我大忙,甚至于张修那厮欲要篡夺我天师道权柄,还是王家父子相助我张家夺回来的!”

    说到这里,张衡苦笑:“王羲之、王献之、谢安等为我天师道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王羲之以书法入道,如今正在阴司为我人族征战,方才有你我安心求道,你说老夫该如何?王家之人就像是顽劣的后辈,叫其改正就是了!若下杀手,未免太过于无情无义。王家父子哪里,我也无法交代。”

    “王羲之!”这不是张百仁第一次听到王羲之的字号,当初王羲之一剑斩破幽冥跨界而来,还与张百仁隔空交手。

    “王羲之的风采你不曾见过,在我心中已经近乎于仙!他若知道自家后辈子孙如此不成器,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晕过去!”张衡叹了一口气:“人家在前方征战,你却在后方屠戮人家子孙,这种事情老夫做不出来!”

    听着张衡的话,张百仁叹了一口气:“你既然身为王家长辈,却没有教导好后辈子弟的德行,这是你的过错!”

    说完话张百仁从袖子里掏出北天师道的天书,扔给了一边的张衡:“你走吧!”

    看着天书,张衡苦笑接过,脸上并没有半点喜色:“你当真要与我道门决裂?”

    张衡是张家二代先祖,张道陵之子,嫡系中的嫡系,他若想要天书,不论名声、正统,都是名正言顺的。

    “谈不上决裂,只是自此之后再无恩情,道门生灭与我无关,你等好自为之吧!世尊可绝对不是简单的人!”张百仁摇头晃脑,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佛门的手段他已经大致猜到了,从李阀龙脉被挖掘的那一日,他已经就猜到了。

    武则天!

    千古来唯一的一位女生男相,有帝王命格的女子。

    而且佛门的人已经开始布局,道门却依旧在内斗,只是盯着眼前利益,不计较长远的得失。

    “我又不是道门的人,没道理去提醒他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倒是希望佛门能彻底压倒道门成就正统,然后在佛门气势最旺之时,夺了佛门的气数!武则天不单单是你们的傀儡,也是我的傀儡,说起来还是要看谁更技高一筹!”张百仁陷入了沉思:“佛门谋划武则天,那我儿子的江山怎么办?”

    那可是我儿子的江山!

    张百仁又开始陷入纠结了!难道要我儿子将江山拱手相送?

    自古以来,帝王不可长生,除了生死不知的轩辕黄帝之外,三皇五帝皆下场凄惨,万年王朝灭亡之时满是悲凉。

    “龙气的力量太强,可以磨灭凤血,磨灭长生神药的力量,想要长生何其难也!”张百仁低头陷入了沉思。

    不单单张百仁陷入了沉思,对面的张衡也陷入了沉思。

    “罢了,老夫走了,王家之事,待日后王羲之回归,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咱们都是一个战线上的盟友,绝不是敌人!人族内斗的格局太小,我人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你日后便知道了!”说完话张衡已经转身离去:“人族的安稳,不知道还能维持几年。”

    张衡走了,张百仁却呆呆的坐在那里,熊熊的太阳神火在眼中燃烧,一双眼睛望断虚空,看到了无尽的幽冥,虎视眈眈杀机冲天的天地之外,先天神祗的气机正在凝聚复苏。

    “我有诛仙四剑,更有天帝传承!”张百仁缓缓闭上眼睛:“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没道理当年天帝能压服诸神,我却做不到。”

    “这小子!”张衡走了一段路,转身看着战意冲天,骇得九天云层动荡不休的山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不管如何,他都已经成长了起来。我人族对他头疼,难道那些先天神祗对上他就好受吗?”

    “先生,你既然看不惯王家,何不派遣手下收了王家之人的狗头!”荆无命缓缓自影子里走了出来。

    “不可妄动”张百仁摇摇头:“王家不简单,不是那麽容易动的。且先等待一段时间,待我修为更进一步击穿两界通道,杀入幽冥世界,会一会上古人杰王羲之,然后再做断绝也不迟。”

    动手?

    张百仁又不是傻子,怎么会随便动手,总要看看王家的底蕴,然后再谈动手与否。

    “你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张百仁诧异道。

    “有些人手脚不干净,居然在涿郡捣乱,欲要夺取主上的信仰”荆无命慢慢悠悠道:“却不知涿郡全在咱们掌控之中,主上以为如何处置?”

    。。。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