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三百二十一章 始毕可汗的惊梦
  出塞

  张百仁一直隐居于塞外,但却从未真的出过塞,从未真的去过突厥大本营。

  内衣是什么?

  自从祭炼太阳神体后,张百仁就从未穿过内衣!

  所有内衣都承受不起太阳神火霸道的力量,稍有太阳神火的力量外泄,张百仁周身所有的衣衫、绸缎等等,都承受不得半点太阳神火的力量。

  就算是一些贴身的玉石、装饰物,也同样承受不得丝毫太阳神火泄露出来的力量。

  好在十日炼天图颇为玄妙,可以拢盖住周身,没有丝毫的春光外泄,不然张百仁可就惨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赤裸着脚掌,踩在略带发黄的青草上,张百仁慢慢的向着塞北而去。

  正要去会会那突厥新晋的强者,若突厥不安稳,涿郡也会随之动荡,这种事情张百仁绝不会容忍其发生。

  背负双手,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神光,过了一会才轻轻一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这世上以强者为尊,不打服那突厥强者,突厥的小动作是绝不会消停的。”

  “有点意思!”行走在草原中,张百仁竟然感受到了沙虫的气机。

  流沙符所化的沙虫。

  塞外

  突厥大帐

  始毕可汗端坐,看着手中地图,许久不语。

  过了一会,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就见一道身披兽皮的男子走进来,在始毕可汗耳边一阵低语。

  始毕可汗闻言目光一动,随即低声道:“当真?”

  “自然是做不得假!”侍卫面色严肃道。

  始毕可汗闻言目光闪烁,随即冷然一笑:“他胆子倒还真是不小。”

  说完话在案几上快速书写,将条子递给了一边的侍卫:“将条子递给仆骨怀恩,正要见识一下仆骨怀恩的手段,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张百仁走了半响,忽然只听远方人群沸腾,铃铛声叮叮当当作响。

  有商队自中土而来,向着草原深处而去。

  很大的商队,至少有七八百人。

  世上从来都不缺乏刀尖上添血的家伙,总有那么一群人投机倒把,发战争财。

  如今中土大乱,所有物品皆已经涨到了一个天价,将这些物品运送到突厥之后,更能卖出一个天价的天价。

  有的时候突厥根本就买不起,所以只能前往中土劫掠。

  在突厥,出现汉人的下场或许是死亡,被突厥士兵虐杀。但有一种汉人却不在此列,那便是行走突厥与中土的商贾。

  这类商贾会将突厥的物品卖到中土,将中土的物资卖到突厥。几十倍,上百倍的利润。

  这些商贾虽为汉人,但却绝不会被突厥杀害。不但不会被突厥杀害,反而会奉为座上宾。

  能够走突厥这条线的,可都不是普通商队,每一条商队背后都站着一尊古老的家族、门阀,力量恐怖无比。就算是突厥人,也绝不敢随意翻脸。

  张百仁的速度很快,与张百仁的前进相比,这些商队就变成了蜗牛。此时有商队伙计眼尖,已经看到了张百仁的踪迹:“快看,那个人怎么独自前往突厥,难道不怕死吗?”

  一言落下,商队众人俱都是纷纷回首侧目,管事冷冷一哼:“莫要多管闲事惹祸上身!”

  那管事眼中闪烁精光,上下打量张百仁一番,却看不出张百仁周身半点气机,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强者!”

  敢独自前往突厥,行走在草原部落的,都是绝世强者。

  “这位兄台,草原风沙大,容易迷了方向,不如兄台与我等一道行走如何?”管事打马走来,眼中满是讨好的味道。

  “你是哪家商队?”张百仁没有回头,依旧低头继续赶路。

  “我等乃河西郑氏商队,正要前往突厥送一批物资”那管事笑着道。

  张百仁摇了摇头:“我自己走便是,不喜与人同行!”

  郑家管事见此,苦笑着摇了摇头:“也罢,阁下若在草原遇到什么困难,尽管打声招呼。我郑家常年行走草原,始毕可汗也要卖我等几分面子。”

  听了这话,张百仁忽然嘴角诡异翘起,露出了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落在管事的眼中,怎么看怎么诡异至极:

  “你能解决我的麻烦?”

  “在这草原,没有我郑家办不成的事情!”那管事面带傲然,将心中的那一抹不妥祛除,堂堂郑氏,又怕过谁来着?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好,我有个朋友在始毕可汗的本部,还要劳烦你将我那朋友送回中土。事成黄金百两,管事以为如何?”

  “此事成交!”三百两黄金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般买卖不用上报主家,可以收入自己私囊之中。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便在突厥等你!”

  到了张百仁这等境界,秋风未动蝉先觉,一件事情尚未开始做,就已经有了预感。

  虽然义城公主没有说,但是莫名其妙的张百仁就知道,定然是义城公主想要返回中土,所以才邀请自己。

  这是一种感应,莫名其妙的感应。

  “突厥王帐见!”

  张百仁摆摆手,缓步迈出,已经是十里之外,身形几个闪烁消失不见了踪迹。

  “好强的修为,能结交如此强者,方才是世家的生存之道!”那管事摇了摇头。

  “来人,救驾!谁来救我!”

  突厥王帐外

  侍卫听到王帐内的惊呼,俱都不动如山,仿佛是一尊尊雕塑,不曾听闻那呼喊声。

  这种情况大家每一日都能见到,自从那次始毕可汗从雁门关回来之后,就经常发生这种事情。

  “呼~~~”满头大汗的始毕可汗自睡梦中坐起来,眼中满是惊悚、疲惫!

  累!

  无尽的疲惫涌入心头,雁门关前张百仁那惊天动地的一剑,创伤了始毕可汗的神魂,成为了始毕可汗的梦魇。

  每当午夜时分,始毕可汗便会自睡梦中惊醒。睡梦里那一袭紫袍的人影,手持长剑跨越千军万马来到自家身前,一剑斩了自己的神魂。

  这个梦重复的太久,每一日都在重复!一模一样!叫人毛骨悚然,却毫无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