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退敌!
  大道花开,地水风火四起,阴阳二气旋转铺开,仿佛是一卷画般,静静的在虚空中划过,刹那间将玄冥、蚩尤等人包裹了进去。

  地水火风之中绝不好受,天地间法则紊乱,欲要将人活活的炼死!

  这世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盟友,能够依靠的唯有自己!好在张百仁实力不差,一身本事更是厉害,已经成为了天地间绝顶高手。

  “给我破!”

  瞧见地水风火卷开,蚩尤顿时面色一变,手中板斧便要挥起,将这被阴阳法则笼罩的虚空劈开。

  “别做梦了,还是乖乖的在阴阳二气的法则中被炼化吧!”张百仁施展手段困住二人,手中一道诛仙剑气酝酿,向着一边的玄冥偷袭了过去。

  先相助尹轨斩杀了句芒,在来炮制蚩尤与玄冥也不迟。

  “斩!”张百仁鬓角一根雪白的发丝脱落,融入了诛仙剑气之后,割裂虚空刹那间便来到了句芒的身前,欲要将其劈成两半。

  “呵呵!”句芒只是冷然一笑:“天地间没有人能杀得死我,上古大帝禹王也不行,更何况是尔等后辈!”

  尹轨剑道修为通天彻地,三千剑气席卷空间,将句芒彻底包围住。

  此时句芒冷然一笑:“没有人能困得住我,天地间草木众生皆是我的化身,没有人能困得住我!”

  渭水桥畔,李世民面色铁青,双拳紧紧握住,眼中杀机在不断流转。

  句芒居然相助突厥,这等同于背叛。虽然自己与张百仁也是暗中争斗不断,有较劲争雄之心,但却同为汉家子民,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

  句芒此举,顿时叫李世民心中大为不满,却没有什么办法。

  只见句芒一步迈出,居然出现在十里外的一棵大树上,尹轨的三千剑丝围剿一空。

  就在此时,张百仁的剑丝已经悄无声息间斩来,致命的杀机叫句芒眉头皱起。

  尹轨的三千剑丝,句芒可以等闲视之,但张百仁的那一根剑丝,句芒当然要全力以赴,认真对待。

  对于句芒来说,三千剑丝打不中自己和一根剑丝打中自己,那个值得重视?

  不用多说,当然是那一根剑丝厉害!

  断因果!

  面对着这一道剑丝,句芒欲要再次故技重施,施展遁术离开,可惜张百仁手中已经弹出了一道花瓣。

  刹那间,句芒与方圆几十里草木之间的因果感应尽数被斩断。

  这是法则的力量!

  普天之下,能强行斩断法则之力的,怕是屈指可数。

  但偏偏句芒遇到了!

  在一刹那,句芒忽然觉得自己被天地所遗弃,附近几十里的草木已经与自己失去了感应。

  再想变换法诀已经来不及,招式已经变得老套,句芒只能运转自家的真身。

  句芒在刹那间化作了数十万年的铁树,只听得一阵叫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发丝射入了句芒的身躯内,入木三分之后,化作了齑粉。

  挡住了!

  翠绿色的血液缓缓流下。

  虽然挡住了张百仁的一剑,但句芒却不见半点轻松,他能察觉到一股霸道无匹的劲道在自家体内肆意的破坏着,吞噬着自家的生机、本源、力量。

  “磨灭!”句芒欲要磨灭体内的剑气,忽然此时一掌遮蔽日月乾坤,覆压方圆几十丈,向着春归君狠狠的砸了下来。

  “砰!”

  来不及躲闪,亦或者说是躲闪不得,那一掌下花瓣飘忽,仿佛浪漫国度,叫人舍不得躲闪。

  无尽的法则之力自手掌中传出,这一掌是因果,无法躲避的因果。

  山石飞溅,句芒被一掌砸入了泥土中,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觉得天崩地裂乱石飞舞,化作了一尊大山,向着句芒压了下来。

  大地元磁之力,此时被张百仁运转到了极致。

  “可恶,简直是欺人太甚,若非我需运转一半的力量去转化真身,岂会被你这般折辱!”春归君被砸在了大山下,眼中满是怒火,周身开始暴涨,欲要运转法天象地将大山给推开。

  张百仁屈指一弹,却见六字真言贴飞出,轻飘飘的落在了大山上。

  霎时间那大山似乎重比五岳,破灭万法,春归君一个踉跄,法相居然被压了回去,然后被镇封了一身的神通本事,被六字真言贴镇压于山峰之下。

  这一连串的动作快得众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待到众人反应过来后,一切皆已经尘埃落地。

  春归君被镇压住了!

  “我去杀了他!”尹轨眼冒金光,手中持着宝剑,径直向下方的大山钻去,欲要将春归君斩杀。

  “砰!”就在此时,天边一只手掌遮天蔽日而来,刹那间翻江倒海地崩山摧,被六字真言镇封的山川居然在刹那间崩裂。

  奢比尸出手了!

  如今诸位魔神中,奢比尸的实力绝对是最强的,杨素不知得了多少道门、家族势力的造化,再加上一具无上强者的躯体,那日杨素连十分之一的威能都不曾发挥出来。

  随手一挥,张百仁收起了六字真言贴,此时句芒不敢说复仇之事,立即在大地遁走,不知所踪。

  一尊朱红色棺木横跨天际,然后就见那棺木内伸出一只晶莹剔透的手臂,一把抓住了玄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想走,给我留下!”张百仁一拳威势霸道无便,只听得一声巨响,砸在了棺木上。

  这棺木也不知是何宝物,居然不见丝毫损伤,闭合了盖子后沉入了南疆大地。

  张百仁想要追踪,可惜棺木已经不见了踪迹。

  转眼间各路魔神已经败退的一干二净,如今张百仁强大的实在是有些过分。众位魔神的功力又尚未恢复巅峰状态,只能暂且先退避三舍,待到日后在做图谋。

  此时几十万突厥大军已经四散奔逃,叫张百仁去追杀不现实,只能收了心中那股恶气,一双眼睛扫过各路高真:“诸位还不离去,莫非想要本座请诸位喝茶不成?”

  一言落下,众人纷纷退去,但世尊、张衡等人却依旧站在那里,目光灼灼的盯着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心动之色。

  超脱命数,这等法门对于众人来说,不可能不心动。

  但张百仁又并非软柿子,众人也不敢强求。

  不过成仙之路,机会只有一次,由不得众人心中犹豫不决。

  挥手收了钵盂,念动间洪水倒流,无数的蚂蟥倒飞而回,落入了钵盂内,只见张百仁眉心处一道极寒之力流转,那无数的蚂蟥居然被张百仁重新冰封住。

  若非那满地狼藉,只怕众人还以为是一场梦幻。

  突厥强者早就趁机逃得无影无踪,张百仁也没心思追赶,始毕可汗被自己斩杀,接下来突厥有的忙碌了。

  尹轨提剑面色阴沉的走过来:“该死的,远古魔神究竟复活了多少!”

  “与远古魔神复活相比,我好奇的是远古魔神到底有什么计划”张百仁看向尹轨:“真人若没事情,不妨来我涿郡坐坐。”

  “固所愿,不敢请耳!”尹轨闻言连连点头。

  “都督且慢!”张百仁要走,一边的世尊、张衡等人终于站不住了。

  “哦?几位还有什么事情?本座倒不记得和你们有什么交集”张百仁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几人。

  听了张百仁的话,几人面色涨红,却听张衡道:“百仁,咱们可都不是外人,你摆脱了命数,究竟有何秘法,不如与咱们分享一番如何?”

  张百仁没有开口,只是一双眼睛盯着张衡,直到张衡头皮发毛,方才转移目光:“我不欠北天师道什么!”

  说完话张百仁已经远去,留下张衡等各路大能发呆。

  不算如何说,日后天下肯定不太平,不找出张百仁逆改天命的法门,众人绝不会善罢甘休。

  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在张百仁证就阳神,凝结了大道花的那一刻,自家命数就已经消失不见,掌心化作了一片平整。

  回到涿郡

  此时涿郡各路高手已经汇聚一堂,一双双眼睛目光灼灼的盯着张百仁,露出了一抹兴奋之色。

  时隔多年,张百仁依旧如当年那般,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石破惊天。

  太厉害了!

  第一人依旧还是那个天下第一人!

  “我等拜见都督!”众人齐齐一礼。

  “诸位将军莫要客套,都起来吧!”张百仁摇摇头,眼中露出一抹感慨:“这次本座出手,得罪的人可是有些多了,诸位还需谨慎起来,小心担待才是。”

  “先生说哪里的话,咱们涿郡如今各路好手也有不少,不去欺负别人已经是烧高香,哪个敢来我涿郡捋虎须!”张须驼笑眯眯道。

  张百仁叹了一口气:“大变之日不远了,诸位还需谨慎一些的好!”

  “都督可是发现了什么?”袁天罡目光一转。

  “阴司战场似乎有些不对劲,只怕惊变之日即将到来!大唐不知道还能安稳多久!”张百仁手指敲了敲桌子:“尤其是那群魔神,众位一定要将其死死的盯住,不可给其可乘之机!”

  涿郡事情不说,此时渭水河畔李世民轻轻一叹,瞧着目光痴呆的满朝文武,无奈道:“走吧!我李唐还是有些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