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赵如夕之死
  不是众人不想叫你纯阳道观崛起,自古以来高真无数,也没见谁阻止过,而是现在时机微妙,多一个人便多一个争夺仙机的对手,尤其还是大罗封号这种高手,大家貌似不是对手啊。

  你一个死了几千年的人居然还蹦跶出来和我们抢夺仙机,你还要不要面皮了?

  仙道路上无父子,就算是亲爹也不行。

  “张百仁,你所担忧的无非是纯阳三老性命、纯阳道观香火断绝,只要你让开路,本座可以保证,绝不会伤害纯阳三老的性命!”张衡持着拂尘走出来:“你虽然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但却也并非无敌,若是冥顽不灵,说不得会牵连到你涿郡。”

  听了张衡的话,张百仁略带犹豫,瞧着屋子内瑟瑟发抖汗流如浆却依旧踏斗布罡的张斐,一边赵如夕见到张百仁面色动摇,忍不住开口惊呼:“百仁,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张百仁扫过人群,却不见了母亲的踪迹,瞧着虎视眈眈的群雄,张百仁默默让开路。

  自己虽然有些实力,但绝对没有能硬抗天下群雄的地步。

  而且纯阳道观虽然与自己有恩,但绝对到不了值得自己付出性命的地步。

  “他是你的父亲啊!”赵如夕眼中满是绝望,依旧倔强的挡在大门前。

  “顺天者生,逆天者死!他既然出手召唤纯阳道观的大罗强者,就应该想到诸般后果,而不是这般没脑子的直接出手!”张百仁嗤笑一声,眼中满是不屑。

  凡事三思而后行,谋而后动,张斐的做法在其眼中就是没脑子,死了也活该!

  自己是绝对低挡不住各路强者的,而且如今自家道功修行已经到了一个微妙境界,若因为张斐而坏了道功,耽搁了仙道之路,却不值得!

  之前出手相助张斐挡住死劫,不过是因为张母的命令罢了。

  没脑子的人,不配活在世上!

  “百仁,他是你的父亲,求求你了!”赵如夕居然直接跪倒在地。

  张百仁瞧着面色悲切,眼中泪水不断的赵如夕,嘴角抿起来,过了一会才道:“天数如此,又能奈何?”

  张斐就是没脑子,若事前和自己说一番,好好的商议一下,岂会有今日这般局势?

  张斐居然什么准备也没做,如今被天下各路强者直接找上门来,张百仁能做什么?

  叫他和天下各路强者硬杠吗?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又不是傻子!

  “死就死了吧!他又我不曾有养育之恩,当年该还的恩情早就还完了!”张百仁径直踏步来到一边,没有人注意到,张百仁鬓角处白色的发丝,此时在悄然向着乌黑转变。

  若非看在母亲的面子上,自己岂会管张斐的死活?

  “赵如夕,你也是有道修真,岂能逆天而行?你若乖乖让开,老道也不想与你为难,若不然……”张衡手中拂尘摆动。

  “若不然又该如何?”赵如夕满面决然,擦了擦眼角泪水。

  “只能送道友转世轮回了”张衡轻轻一叹。

  “若想踏入神庙,还需从我的身体上跨过去”赵如夕手中掐了印诀。

  “不知死活,你既然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眼见着大罗的气机越来越浓郁,三符童子坐不住了,屈指一弹一道电光划过天地间,向赵如夕劈去。

  赵如夕口中喷出一口真火,向那雷电烧去,只见雷电临身之际,瞬间化作了一把法剑。

  “砰!”

  随手一击,赵如夕倒飞而出,区区元神也敢阻拦阳神真人。

  “想要进入神庙,就要从我的身上跨过去!”赵如夕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周身一片血肉模糊,口中鲜血喷溅。

  “砰!”

  “砰!”

  “砰!”

  三符童子毫不停留,手中雷电迸射,赵如夕一次次倒飞出去,周身肌肤已经烤熟,黄油流淌落地,筋骨断了不知多少根,但却坚强的爬起来,双手死死的抓住门框,迟迟不肯让开路。

  “你当真不肯让开?”三符童子面色阴沉道。

  “除非我死了!”赵如夕气机微弱,但话语决然。

  场中一片寂静,此时春归君声音传来:“再不出手,这大罗强者只怕是真的要穿梭时空逆天归来了。”

  瞧着那摇摇欲坠的赵如夕,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螳臂当车,蠢货!”

  “既然如此,老道也只能送你上路了!”张衡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轮回再见吧!”

  寺庙内

  张斐身子抖动,眼眶中血泪流转,但却依旧脚踏罡斗,绝对不肯放弃。

  “张斐,难道你当真忍心自家妻子横尸此地?”张衡开口了。

  张斐似乎没有听到张衡的话一般,仍旧继续着玄妙莫测的仪式。

  “你若肯停手,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若继续冥顽不灵……你这夫人少不得去轮回中走一遭!”三符童子话语淡漠,但眼中却闪过一抹杀机。

  人都是自私的,尤其涉及到仙道的因果。

  张斐闻言不语,只是依旧闷头脚踏罡斗。

  “娘!”

  远处有五个二十几岁的道人正在哭喊,欲要扑过来却被人死死拉住。

  赵如夕闻言只是坚定的站在那里!

  “既然如此,只能送你上路了!”张衡轻轻一叹,手中拂尘扫落,犹若清风吹过。

  “砰!”

  一击之下,赵如夕已经化作毙命。

  “娘!”远处的哭喊声撕心裂肺。

  “嘎嘎嘎!”酆都大帝一笑,一掌伸出抓住了赵如夕魂魄,双眼看向寺庙中的张斐:“我说小子,你若再不停手,你夫人可不是死亡那么简单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出手!”张斐此时猛然转过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你若出手,她就不会死!”

  “我与她毫无因果,我为何要出手?很抱歉,你算计错了!”张百仁摇了摇头,瞧着面若疯狂的张斐,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张斐以为张百仁会出手,可惜张百仁却没有出手。

  算错的下场只有死!

  赵如夕死了!

  虽然面色疯狂,但张斐的动作却依旧在继续,依旧在不断脚踏罡斗,努力的保持着心中清明。

  “娘~~~”

  五个青年跑过来,趴伏在地上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身躯放声大哭,其中一人眼中满是恨意的盯着张百仁:“为什么!你明明有能力挡下这一击的!你为什么不出手!”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他们不去恨张衡这个元凶,反而是来记恨张百仁。

  “都不是小孩子,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承担责任!”张百仁摇了摇头,慢慢的闭上眼睛。

  “张斐,这几个是你的儿子吧,修行资质还不错!”酆都大帝面带笑容。

  张斐没有言语,依旧在运功。

  “砰!”

  一掌之下,指责张百仁的弟子化作了肉泥,魂魄被酆都大帝收入掌中:“你若再不出停手,张家可是要断子绝孙了!”

  “尓敢!”张斐呲目欲裂,那剩下的四兄弟齐齐运转道法,向着酆都大帝拍来。

  “砰!”

  一掌之下,四人周身筋骨尽数化作烂泥,但却吊着一口气,被酆都大帝踩在脚下:“在不住手,可休怪本帝手下无情了。”

  张斐眼睛充血,却没有开口说话,依旧进行着自己的动作。

  “真狠啊!为了祖宗,连自己儿子的命都不要了!”就算是酆都大帝此时也不由得面色动容:“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

  说着话酆都大帝慢慢加劲,却听脚下一阵哀嚎,庙宇内的张斐却依旧无动于衷。

  “好狠辣的心肠,当年你为了盗取我北天师道天书,骗取了那蠢女子的身子不说,肚子大了,还将人家一脚踹开,这般狠辣的心肠,老道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北天师道的一位长老眼中满是动容。

  不是每个人都有张斐这般绝情绝性的心性!

  “都督,你这老子比你更适合天道,简直天生就是为了天道而准备的好苗子”袁天罡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可曾找到我母亲的踪迹?”张百仁面色阴沉道。

  “空空儿去了”袁天罡道:“都督总算是明智了一回,这种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插手这种事情未免太过于赔本,而且还讨不到好处。”

  正说着话,场中形势此时又起了变化,只见酆都大帝面露狠辣之色:“真当我不敢下狠手吗?”

  一脚下去,四人顿时气机断绝,魂魄被酆都大帝拿住,幽幽火焰在升腾。

  一阵阵惨叫传来,张家五兄弟与赵如夕的魂魄在缓缓散开,终究化作了虚无。

  魂飞魄散!

  瞧着依旧脚踏罡斗的张斐,张衡一双眼睛看向虚空:“老道送其上路吧!”

  拂尘飞出,庙宇被连根拔起,张斐瞬间毫无反抗之力,倒飞了出去。

  咔嚓!

  一声巨响,惊雷震动虚空,冥冥中的声音传来,话语里满是震怒:“何方鼠辈,胆敢阻挡本座回归?”

  冥冥之中一股力量居然击破时空,穿越千古,降临于场中,瞬间落在了纯阳三老的身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