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杀入长安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魔血究竟为何物,居然唬得蚩尤也不敢多言,只是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一双眼睛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忌讳!

    蚩尤虽然练就过魔血,但却对魔血避讳不言。

    亦或者说,就算是蚩尤都不敢提及,因为魔血的来历太惊人。

    “砰!”

    荆无命听了张衡的话,眼中露出一抹犹豫,随即面露阴冷之色:“我不管什么魔血,丹炉中人是我哥哥,你们有什么算计我管不着,但却千不该万不该,万万不该对我哥哥出手!”

    荆无命不打算讲道理,也不想讲道理,一句此人是我哥哥,已经足以说明自己想要说的一切。

    讲道理?

    貌似刺客世家就从没有讲道理的说法,若是讲道理,刺客世家岂还是刺客世家?

    刺客世家手下的冤魂何止千万?

    若刺客世家讲道理,只怕所有刺客都要被饿死了。

    不问因果,不讲情仇,出手只为了买卖。

    “砰!”

    荆无命突破音爆,居然径直一拳向陆敬修狠狠砸来:“放了我家兄弟,即便我家兄弟入了魔,也绝不是你能审判的!”

    “你疯了!”张衡手中印诀变换,三根手指裹挟着滚滚天雷,震动的群山颤抖:“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若叫你哥哥逃出来,天下必然大乱,化作修罗炼狱!”

    “砰!”

    道人修阳神,天生就不该和人比试武力。

    荆无命在张百仁坐下听道几十年,道行可谓是突飞猛进,居然身形一晃骗过了张衡,真身突破封锁来到了陆敬修身前。

    下一刻天崩地裂,裹挟着荆无命信念的必杀一击,向陆敬修砸来。

    “咔嚓!”

    陆敬修骇然失色,不只因为荆无命的拳法,而是因为自家丹炉发生了不可控制的变化,一道裂缝出现在丹炉上。

    “嗖!”

    下一刻一道黑影突破音爆,自丹炉中逃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区区小术,也想困住本座!”荆无双仰天狂笑:“今日便是你等死期!”

    “完了!”张衡收手,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荆无命,过了一会才道:“你将这魔头放出来,日后会后悔的!”

    说完话也不提降魔之事,居然转身消散在风中。

    陆敬修叹了一口气,瞧着满是猖狂的荆无双,再看看荆无命,无奈的摇了摇头:“天数如此,莫能奈何!这位施主,你好自为之吧!”

    不但张衡走了,陆敬修也趁机走了。

    见到事不可为,自然要趁机遁走,不可留下此地等死。

    “兄弟……”荆无命一双眼睛看着面色惨白的荆无双:“你可还识得我?”

    “我自然识得你!”荆无双笑着点点头:“兄弟莫要担忧,待我杀入上京城,杀入天宫为你弟妹复仇,咱们在叙旧也不迟!”

    说完话荆无双仰天长笑卷起了道道音浪,向着长安城赶去。

    “拦住他!”

    有大唐高手纷纷出手,但却被荆无双格杀在地。

    瞧着杀机冲天的荆无双,荆无命苦笑:“到底怎么回事,居然还识得我,不是说入魔后六亲不认,只知道杀戮吗?”

    “果真是出了大变,无双如今变得很诡异,此事不是我能处理的,这件事还要与都督请教一番!”瞧着大肆杀戮的荆无双,荆无命摇了摇摇头,也不去阻拦,转身向着涿郡而去。

    涿郡

    张百仁盘坐在山巅,周身气机感应着大日的变迁。

    “都督,我家兄弟入魔,还请都督施以援手,出手降魔!”荆无命自张百仁身边的影子内走出来。

    “什么是魔?”

    没有回答荆无命的话,张百仁忽然开口,叫荆无命一愣。

    是啊,究竟什么是魔?

    “魔是心猿”张百仁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心猿驾驭不得意马,便会出现大问题。”

    “那我家兄弟……”荆无命焦急的道。

    “可什么又是魔血?”张百仁慢慢闭上眼睛,开始感应荆无双体内魔种带来的念头,对于跪倒在地的荆无命,却是看也不看。

    荆无命闻言也陷入了沉思,世人都知道魔血,可谁又知道魔血究竟是什么东西?

    杀戮在继续!

    荆无双一路浸染鲜血,径直自嵩山向长安城杀去。

    起初之时尚且还有各路高手拦截,但随着屠戮的继续,荆无双的实力越来越强,各路截杀已经终止。

    畅行无阻,接下来的荆无双畅行无阻。

    可惜各大势力放过荆无双,荆无双却不想放过他们,遇城屠城,城中的家族、权贵尽数屠戮一空,对于寻常百姓却毫不理会,一时间杀的天下各大势力哭爹喊娘纷纷败退,避开了荆无双的锋芒。

    长安城

    李世民站在长安城最高的楼阁上,一双眼睛看向远方逼迫而来的血气,眼中命运法则在不断流转。

    “陛下,荆无双的目标便是长安城,若叫其打入长安城,只怕我李唐威信将会……”袁守城略带忧虑道。

    “无妨!”李世民摆摆手:“荆无双的力量会随着杀戮而越来越强,寻常至道已经不是其对手,莫要在为其送资粮了,朕正要在这长安城与其决一死战。”

    春归君站在李世民身边:“此事怕有人暗中捣鬼,故意激发了荆无双心中的魔要叫陛下斩了荆无双,从而与涿郡决裂……这荆无双杀不得!”

    “朕何尝不知杀不得,但是为了我李唐威信,朕却不能认输!”李世民叹了一口气:“去请世尊来此,此事发生在嵩山地界,世尊理应给朕一个交代!”

    过了半刻钟,世尊到来。

    一袭金色的袍子,世尊面色安详,所过之处天地间似乎化作了一片极乐净土。

    “见过陛下”世尊对着李世民恭敬一礼。

    “法师,荆无双之事发生在嵩山地界,那里可是阁下的老巢,此事还需给朕一个交代”李世民转身看向世尊。

    世尊闻言苦笑,然后恭敬道:“此事确实是和尚被人蒙蔽,还请陛下恕罪。稍后那荆无双到了城下,和尚愿为陛下马前卒,为陛下拼死效力。”

    李世民闻言点点头,对于世尊的态度很满意,至少世尊有认错的态度。

    “怎么会出这么大纰漏?”李世民道。

    世尊练就慧眼,嵩山又在其眼皮底下,按理说不论如何都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才对。

    “灯下黑!”世尊面色不好看:“道门那几个老家伙出手算计,等我察觉之后,已经晚了!”

    耻辱,这对于世尊来说是耻辱。

    李世民闻言点点:“法师可有降妖除魔的本事?”

    “怕是难啊!”世尊面露难色:“陛下不知,若在前些年,莫说是区区入了魔的荆无双,就算是其彻底脱胎换骨化作无上真魔,和尚也能将其镇压,但前些年为了对付大都督,和尚修炼一门神通,凝聚一件无上至宝。这至宝如今距离彻底成型还差了些火候,五分威能都未必能调动得出,只怕是降服不得此魔头。”

    世尊说的自然是那根枝桠,超乎了法则之力,玄妙莫测的枝桠。

    李世民眉头皱起,眼中露出一抹阴沉。

    世尊捻动念珠,不着痕迹的看了春归君一眼:“不过陛下也不必担忧,荆无双是涿郡的人,大都督这般被人平白算计,是绝对不肯善罢甘休的!涿郡哪位的脾气您还不知道吗?什么时候吃过大亏啊!”

    说到这里,世尊还阴冷一笑,手指指向了法界:“那可是魔,陛下还可借助其力量大闹天宫,在天宫中提前布局。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由不得李世民不心动。

    “借机谋划天宫?”李世民一双眼睛看向法界,一边句芒大神眉毛动了动:“也是,寻常武者入不得天宫,但入了魔的荆无双却不在此列。若叫荆无双在天宫内打杀一统,空缺下来的神位还不是由陛下册封。佛门虽强,但与天宫比起来,却依旧处于下风。”

    李世民闻言笑了:“也是,朕便在这里等他!”

    天色昏暗

    血色的黄昏

    一袭血衣的荆无双迈步自远处走来,周身散发着道道杀机,身上衣衫原本的颜色已经不见。

    木剑

    一把木剑拿在荆无双手中,此时木剑已经化作了黑色,浸染了魔血以及无数强者的精血之后,就连这把木剑也变成了魔器。

    “虎子,你看着吧,爹便用这把木剑,斩了这李唐的所有权贵,所有高高在上自诩为老爷的家伙,为你陪葬!”荆无双抚摸着木剑,似乎在抚摸着自家儿子一般。

    “来者何人,此乃上京城长安,还不速速止步!”尉迟敬德站在长安城头,怒喝了一声。

    “呵呵!”荆无双诡异一笑,眼中杀机流转:“叫长安城中的满朝权贵速速出来领死!叫李世民小儿出来献出项上人头!”

    荆无双冷冷的呵斥了一句。

    “猖狂,长安城乃天枢重地,也是你能放肆的!”一阵阵音浪在大内深宫中传出,震动整个长安城,天地间的龙气在咆哮,李世民声音冰冷道:“五方五帝、四大天师何在?”

    ps:补一更。今天第三更。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