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八章 炼宝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瞧着那浩浩荡荡的泾河之水,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冷光,杀机在眼中酝酿。

    斩了青龙王,就等于斩了龙族未来的希望。

    不过青龙王降生便有二十八星宿加持,若斩了青龙王会被青龙星宿反噬。自己以前不想动手,只是打算拖一拖,待自己修为更进一步,然后在施展手段。

    如今?等不及了!

    神性世界内

    张百仁看着五行山下不断喝骂的荆无双,双眼看向世界外不断翻滚的混沌风暴:“法则之力是什么?”

    法则的本质是什么?

    就像是一只鸡,本质是一堆肉。那么法则的本质是什么?是造物主的意志吗?

    “去准备一桶鱼饵”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精光,对着身边的左丘无忌道。

    “是!”荆无双离去,荆无命也随着离去,张百仁身边缺少使唤的人手,随即左丘无忌又主动的来到了张百仁身边,为张百仁做一些跑腿的工作。

    虽然心中奇怪,张百仁要鱼饵作甚,但却没有多问。

    不多时,一桶活着的鱼饵已经被左丘无忌端来,放在了张百仁身边。

    瞧着云雾翻滚的涿郡城,张百仁站在山巅许久无语,过了一会才屈指一弹,一滴金黄色圆珠从手中飞出,落在了木桶中。

    “嗡~~~”

    本来死寂的鱼饵刹那间沸腾起来,拼了命的向那圆珠挤去,欲要吞噬圆珠中的血液。

    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双目死死的盯着盆中的鱼饵,瞧着那不断被吞噬掉的神血,手掌一扶祖龙的龙珠出现在其手中。

    龙珠散发出淡紫色光华,不断的照射着无数的鱼饵,为无数的鱼饵加持,精粹其体内的血脉之力。

    无数属于祖龙的气息灌注其中,不断蜕变着鱼饵的体质。

    “都督这是要做什么?”一边袁天罡见到张百仁这一手,眼中露出了凝重之色。

    能叫张百仁舍出一滴神血,在利用祖龙龙珠的力量,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

    可惜

    左丘无忌回答不了袁天罡的疑问。

    扫了一眼桶中的鱼饵,张百仁打下一道符文,然后便对着袁天罡道:“你且看着这鱼饵,本座欲要炼制一件宝物。”

    说完话张百仁走入茅草屋内。

    袁天罡上前,扫过脚下鱼饵,眼中露出毛骨悚然之色:“都督莫非是要钓取真龙不成?居然赋予这些鱼饵一丝祖血,这是要逆天啊!”

    鱼竿

    不是普通的鱼竿,其木乃当年上古青木的一根枝桠,被张百仁自青木上折了下来。

    鱼线

    不是普通的鱼线,是当年张百仁在太阳星中,利用金乌褪下来的羽毛编制揉令成的上佳之物。

    鱼钩

    乃是炼制诛仙四剑剩下的一点点首阳山青铜

    话说这般宝物,居然被张百仁用来炼制一个鱼钩,若被人看到定会气得捶胸顿足吐血三升。

    熊熊的太阳神火卷起,不断淬炼着鱼钩、鱼线、鱼竿,张百仁手持刻刀,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他忽然想起了马祖之前的问话,什么是法则?

    什么是法则之力?

    “法则?”张百仁陷入沉思,随即只见手中刻刀下意识的舞动,居然在钓竿、鱼线、鱼钩上留下了道道的玄妙、怪异的符文。

    符文晦涩不定,在出世的那一刻大放神光,随即却又在瞬间收敛得一干二净,仿佛鬼画符一般,变得极其淡漠,叫人看不真切,似乎经历了千百年时光侵蚀,其上岁月的轨迹斑斑。

    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过了许久手中刻刀忽然停下,太阳神火凭空消散,一杆灰不溜秋古朴至极的鱼竿,就那般出现在其手中。

    “好宝物!”打量着手中这根毫不起眼的鱼竿,看了一会后张百仁方才蓦然发出一声感慨,待看到那模糊不清的符文后,露出一抹沉思:“法则的痕迹?”

    手指一抹,所有法则痕迹尽数收敛于鱼竿之内,张百仁随手将鱼竿塞入袖子里,转身走出屋子,来到了外界。

    这番炼制宝物,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此时袁天罡满头大汗手忙脚乱的舞动着印诀,不断镇压着木桶。

    待瞧见张百仁走出来,方才如释重负般大声呼喝:“都督,你可算出来了,这木桶中的鱼饵尽数血脉返祖,都已经成精了,老道我镇压这般多的鱼饵,实在是有心无力,您若再不出来,我可坚持不住了。”

    说着话袁天罡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流浃背额头冷汗不止,眼中满是疲倦,整个人狼狈至极。

    “嗡!”一大群鱼饵成了气候,欲要脱离禁制飞出来,却见那木桶中散发出一道神光,符文流转,居然将所有鱼饵都吸了回去。

    “这……”袁天罡看到这一幕愣住了。

    “木桶上有我神通加持,区区鱼饵有何本事逃离?就算其成了气候,在我眼中也不过是鱼饵罢了!”张百仁以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袁天罡。

    袁天罡闻言悲愤的看着张百仁:“你倒是早说啊!”

    “我又不知道你这么蠢,那道禁法符文你没看到吗?”张百仁提起鱼饵,塞入了袖子里。

    “我……我看不懂!”袁天罡此时有些羞愧,自己好歹也是阳神境界的大能,居然连符文都看不懂,说出去怕没人相信,简直是没脸见人了。

    “呵呵!”张百仁冷然一笑:“替我约你叔叔前往长安城外的翠屏山走一遭,当年因果也该偿还了。”

    袁天罡闻言一愣:“你要见我叔叔?”

    张百仁默然不语,只是起身向翠屏山走去。

    千万里山河,在其脚下不过三五步的功夫,已经到了。

    翠屏山几度春秋,山中野兽老死了不知几茬,妖怪死了不知几代,唯有翠屏山依旧长春不老。

    当年自己差点被翠屏山山神镇压,好在天子及时出手,才叫自己脱劫。

    缓步而行,扫过翠屏山景色,不知不觉中张百仁又来到了与袁守城赌斗所在。

    棋盘依旧,只是沾染了许多尘埃,当年就是在这里,自己火炼齐鲁大地,斩杀了无数盗匪。

    张百仁面色露出一抹凝重之色,手指敲击着膝盖,眼中闪烁出了追忆。

    日头从正东偏移,直至夕阳西下,玉兔东升,才见一道人影在山风中走来。

    袁守城

    袁守诚来了!

    与当年相比,袁守城更显成熟稳重,多了一股别样的中年男人魅力。

    “都督!”袁守城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有劳都督久候,在下在宫中脱不开身,还望都督莫要怪罪。”

    “罢了,我又非那种斤斤计较的小人,今日来此,是要你履行当年约定的!”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双眼审视着袁守城。

    袁守城面色不变,一双眼睛迎着张百仁的目光,过了一会才低头看着身前的棋盘:“都督可否与老道在赌一盘?”

    “输赢如何?”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输了我会将这件事办得妥妥帖帖”袁守城道。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诧异。

    “无非是龙族之事罢了。都督当日在皇宫中逼死李渊,此事不是秘密!”袁守城拿出来棋篓:“都督以为如何?”

    “你若是赢了呢?”张百仁不敢轻视袁守城,如今袁守城越加深不可测,就算张百仁也看不透对方。

    “我若侥幸赢了一招,还望都督罢手此事,老道不想眼前的和平被打破”袁守城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百仁。

    “哦,我已经赢了你,为何要与你赌?”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袁守城。

    袁守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都督莫非不敢吗?”

    “你这激将法太烂”张百仁摇了摇头。

    激将法虽然烂,但却也恰到好处,抓住了张百仁的软肋。

    “都督莫非不敢吗?”袁守城闻言没有辩驳张百仁的话,而是又问了一遍。

    高手!

    每一位高手都是有自己尊严的。

    不敢?

    这世上没有张百仁不敢的事情,只是就看能不能负担得起代价,仅此而已。

    “我不敢?”张百仁一双眼睛盯着袁守城,激将法虽然烂,但偏偏张百仁就吃这一套。

    “那就再叫你败的心服口服,有何不敢?只是这赌注却有些轻了,你若是输了,此事便尽数交由你负责,务必叫本都督达成所愿”张百仁一双眼睛逼视着袁守城。

    袁守城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笑着道:“不可能,贫道是不可能输的!”

    “啪!”

    张百仁没有多说,捻起一子便落在了棋盘上。落子的位置,却是叫袁守城瞳孔紧缩,骇然失声:“天元!你当真如此自信?”

    “你可知这棋盘上有多少种变化?”张百仁一双眼睛俯视着袁天罡。

    “围棋之道,变化无穷,犹若天道一般不可预测!”袁守城静静道。

    “错!大错特错!”看着袁守城落子,张百仁随手捻起了一颗棋子:“你看起来变化无穷,但在我看来却是定数,无人可改的定数!”

    “你这话什么意思?”袁守城终于变色了,眼中露出一抹惊疑。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