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定数与变数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你所谓的变数,在我眼中却是定数。你说这棋盘变换无尽,不可预测,但我却知道这棋盘的所有变化,你如何赢得了我?”张百仁意味深长的看着袁守城,手中一颗棋子毫不犹豫的落了下去:“这棋盘上共有四千七百零四万五千八百八十一种变化。棋盘的所有气数尽数都在我心中,不论你怎么走,都难脱我的掌控。”

    “啪!”

    “啪!”

    “啪!”

    张百仁落子如飞,毫不思索,但是袁守城的额头此时却已经开始显露出了一滴滴汗水,随着一颗颗棋子落下,不论袁守诚如何挣扎,都难脱张百仁掌控。

    就像是一只大网将人牢牢的黏住,不论你如何挣扎,不论你如何左右挣脱,都难逃控制。

    不论袁守城如何脱围,如何挣扎,都难以摆脱张百仁的棋路。

    “如何?”随着张百仁最后一颗棋子落下,霎时间屠了袁守城落在九五位置的一颗棋子,袁守城手掌哆嗦,不断掐算其中的变数。

    不待袁守城算完,张百仁捻又起了一颗棋子,眼中露出一抹嘲弄,随即落在了九五位置。

    霎时间大龙被屠,袁守城就此崩盘。

    “呵呵,如何?”张百仁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袁守城,此时袁守城面色苍白,显然是伤了元气。

    袁守城欲要利用天数测算张百仁每一步的变化,但显然张百仁已经彻底掌控全局,不论袁守城如何测算,都在张百仁的掌控之中。

    这就是天道!包含一切!就连你的一举一动,莫不是在天道的演化之中。

    “砰!”袁守城手掌垂落在棋盘上,打翻了棋盘上的棋子。

    此时袁守城面色苍白,嘴唇哆嗦:“老朽日后再也不碰这围棋半步!”

    他自幼参演命数,如今却被人打击的体无完肤,显然是已经失去了信心。

    不论你如何算,都在天道之中。

    “就连大都督对付龙族,也在天道之中吗?”袁守城的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闻言默然不语,手中拿出鱼竿与鱼饵,放在了棋盘上:“这是……。”

    “不必多说,我已经知晓!”袁守城挥手打断了张百仁的话。

    “你知晓?”张百仁却是不信。

    “都督无非是想要借助李家之手斩了泾河龙王,断绝龙族未来的希望,这鱼竿、鱼饵不过是工具罢了”袁守城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张百仁:“青龙王常年居于水府,有泾河气数加持,想要斩杀何其难也!若想将其斩杀,唯有将江河龙王自江水中引出来。而想要引出的办法,那就是将泾河中的龙子龙孙斩尽杀绝,这鱼竿与鱼饵便是工具。”

    袁守城话语说完,这回轮到张百仁悚然动容了,一双眼睛毛骨悚然的看着袁守城:“这都是你推演出来的?”

    “嗯?就连都督你也有心惊的时候啊!”瞧着难以置信的张百仁,袁守城忽然笑了,笑容里满是得意。

    原来,他并不是真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啊。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计划,那此事便交给你了”张百仁站起身,便要离去。

    “此事交给我没有问题,但是……龙族绝不会坐视青龙王被斩杀,到时候四海龙王必然会出手。现在可不是当年,龙族掌握了我人族水域,即便是在中土,也能借得四海之力加持,老道我不精通攻伐之术,就怕没人拦得住四海龙王,坏了都督的算计”袁守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四海龙族无妨,我自然会出手将其挡住!这里是内陆,容不得四海龙族放肆!”张百仁话语铿锵有力,落下之后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张百仁走了,但是袁守城却依旧坐在棋盘前,瞧着那鱼竿,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好宝贝!好宝贝!此事虽然要承担因果,但能得此宝物,一切都值得了。”

    “你莫要多想,那宝物只是借你用用,仅此而已!用完了还需还给我!”张百仁话语在袁守城耳边响起,顿时叫袁守城一个激灵,抓住钓竿身形消失在天地间。

    东海的日子最近不好过,不单单是东海,西海、南海、北海也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忽然钻出来无数的蛊虫,分布在四海中疯狂的吞噬着血肉。

    若说蛊虫,四海是不惧怕的,毕竟天地间万物相生相克,四海富有天下间所有物种,可绝不是说说。

    就像是虫子,四海中喜欢吃虫子的鱼类不知有多多少,蛊虫根本就不足为惧。

    但现在关键的是,蛊虫飘忽不定,一瞬间猛然爆发出来变异雷霆之势吞噬了几十里的海域。然而还不待海族反应过来,所有的蛊虫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难觅踪迹。

    “砰!”

    水晶宫震动,东海龙王震怒:“废物!废物!连凶手都抓不到,本王要你等有何用。”

    下方各路巡海将军俱都是低头化作了鸵鸟,面对着暴怒的龙王,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露出一抹无奈。

    对方来无影去无踪,你就算是将大家都给骂死,大家也没办法啊。

    四海这么大?怎么找?

    “丞相”东海龙王看向了龟丞相。

    龟丞相捻着胡须站出来:“回禀大王,依照老臣看来,此事似乎与当初的巫不樊手段有些相似。当初巫不樊相助马祖乱我东海,这蛊虫倒像是巫不樊的手段。”

    “巫不樊?如今巫不樊忙着在南疆与巫启争权夺利,哪里有时间来我东海捣乱”东海龙王摇头否决了龟丞相的话。

    龟丞相闻言点点头,这话也有些道理,随即略做沉思,再次开口道:“或许是上次大战,巫不樊遗留在东海的蛊虫成了气候,要么就是有南疆高手潜入四海,欲要借我四海众生炼宝。”

    “此事本座决不允许,一定要将此事查得水落石出!另外,发文书南疆,责问南疆巫神教,请巫神教高手过来相助!”东海龙王焦躁道。

    大内皇宫

    袁守城看着身前火炉,手中龟甲扔入火炉中,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火焰在哔哩啪啦的作响,过了许久才见龟甲炸开,袁守城聚精会神的向龟甲看去,许久后方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好!”

    谁也不知道,袁守城的还好是什么意思。

    没过多久,袁守城弹指熄灭了炉火,方才转身向外界走去,一路上径直出了紫禁城,居然来到北天师道。

    “袁守城求见北天师道二代祖师张衡道长”袁守城恭敬的递上拜帖。

    没让袁守城等多久,就见一道黑影自山中走来,不多时已经来到了袁守城身边:“我家祖师请道长上山。”

    “素闻袁家神算之术天下无双,不知阁下找我有何事?”张衡手中拿着符文笔,在黄表纸上勾勒着什么。

    “为了打压佛门之事”袁守城道。

    “哦?”张衡动作一顿,黄表纸瞬间化作灰灰:“详细说说。”

    袁守城可不敢将张百仁给供出来,只是道:“惊瑞将近,佛门势大,对我等门阀世家、各大道观的压制前所未有。老道倒是想出一个可以叫李唐依仗我道门的计划,只是还需天宫中的诸位道友相助。”

    “可有计划?”张衡道。

    袁守城闻言不断低语,听的那张衡连连点头。

    过了一会,才听张衡摸着胡须道:“此事若能成,李唐与龙族必然反目,到时候天子一道圣旨下达,佛门在其中可是难做,说不得反目成仇。到时候由不得天子不重视我道门。”

    “计谋是好计谋,只是青龙王有气数加持,更有青龙星宿照耀,想要斩杀难上加难”张衡眉头皱起。

    “哈哈哈!前辈勿忧,我等想要斩杀青龙王是难上加难,但若是天宫想要斩杀他呢?”袁守城眼中露出了一抹神光。

    “那也不妙,李渊也不是傻子,怎么会下令斩杀青龙王?”张衡摇了摇头。

    “天宫中咱们道门势大,佛门还没来得及入住天宫呢!到时候大势所趋,由不得李唐的天子了!”张衡目光灼灼道:“惊瑞将近,咱们可是拖不起了。”

    “惊瑞”张衡闻言咬着牙齿,过了一会才道:“此事准了,龙族胆敢与佛门勾结,乃是自寻死路。此事还需老夫亲自出手才把握,说来也巧,老夫有一具法身转世之后,便是那泾河边缘处的卖鱼翁,稍后我稍加引导,便可成了计划。”

    袁守城闻言一笑:“此事成了,天宫那边,还要有劳道长。”

    嵩山少林

    张斐与张韵站在寺庙门前,瞧着那背对二人打坐念经的沙弥,张韵眼中泪水流淌:“百义,你可是怨娘不辞而别?”

    “空空也,如今沙门中只有欢喜沙弥,却没有二位施主要找的百义”张百义一袭袈裟,手中木槌敲击着木鱼,砰砰作响。

    “百义,我是你父亲!你便是这般与你父亲说话的吗?”张斐面色阴沉的盯着张百义:“你尚未为我张家留下血脉,那个允许你遁入空门!”

    “铛~~~”

    木鱼声戛然而止,寺庙在刹那陷入了死寂。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