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断红尘(下)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诗词是好诗词,只是杜郎是谁?

    不过人群中这么多人,却没有人会问出来,免得被人以为自己学识少,只是心中却奇怪的很,日后还需回去之后仔细打探一番,这杜郎是何许人也。

    人群中一片叫好之声响起,此时店家端着笔墨走上前来,恭敬的对张百仁一礼:“公子大才,不知可否在小店中留下墨宝?”

    笔墨?

    张百仁低头扫视着掌柜,仰头哈哈一笑,径直迈步走入酒楼。这次倒没有人阻挡,只见张百仁登临酒楼,居然直接拿起笔墨,在墙壁上落下了字迹。

    字是好字,非寻常人能及。

    笔走龙蛇,带有一股独特的韵味。

    笔墨工整的落在墙上,张百仁放眼打量,却见墙上尚且还有其余的字画,俱都是一篇篇诗文。

    这也是古时候的文风,一来酒楼过往者云集,在墙壁上题字,可以增加士子的名声,二来这诗词可以为店家附庸文雅,传播名声,招引客人。

    士子在酒楼出名,酒楼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

    “今日公子在酒楼的酒水一应全免!”酒楼老板的眼中满是笑容。

    笔墨落下,一众士子还要过来凑热闹,欲要与张百仁结交,却听张百仁抱着双拳道:“诸位,在下只是路过此地,尚且有要事在身,只是听闻泰山酒楼的名声,所以仰慕而来。在下吃过饭就要离去,却是没时间与诸位探讨了。”

    一边说着话,带领张母二人登临楼上雅间,心中暗自摇了摇头;自己是谁?自己乃儒家的亚圣先师,岂会与一群小辈切磋论道?

    泰山酒楼确实是有一手,伙食丰盛,色香味俱全。

    游走红尘

    张百仁与张母、张斐三人游走红尘十月,如今已经大雪纷纷,人间寒冬腊月,三人站在黄山脚下,瞧着那天空中飘落的白雪许久无语。

    雪花落在了张百仁的肩膀上,却不见融化,如今张百仁道功越发不可思议,已经控制入微。

    “你当真要决定了吗?”张斐一双眼睛看着张母,眼眶红肿,声音嘶哑。

    张斐这一路嘘寒问暖,张百仁看在眼中,但他早就知晓张母自从踏入天道的那一刻,就没有回头路了。

    幻情道的功法就是这般霸道,霸道得叫人心悸,没有反悔的余地。

    “当年你离开我时的那一幕,可还记得吗?”张母没有回答张斐的话,而是转身看向了雪花遮掩的蓝天。

    “记得!”张斐的声音有些哆嗦。

    “当初我问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张母声音低落,显然是陷入了追忆。

    张百仁静静的在一边站着,当年的公案,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不能,因为我是金顶观未来的掌教,身上寄托着金顶观的希望,我绝不可随你流浪江湖!”张斐的身子在不断抽搐。

    “当真不能吗?”张母再次问了一声。

    这般对话,亦如当年。

    “不能!我是修士,你只是个普通人间女子,金顶观传承万古,我纵使是结道侣,也该是元神修士,而非你这种凡俗女子。而且你身负血海深仇,家破人亡,金顶观也不会沾染因果!”张斐的手指陷入了掌心,两行热泪缓缓流下。

    “然后你就走了,记得那一日也下着雪,你就这般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之中,留下我孤身一人站在风雪中哀嚎!”张母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至今我还记得,当年我一人站在风雪中是何等的无助,后有仇家追杀,最爱之人又离我而去,我甚至于想过一死了之,但就在那个时候我忽然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当年我被天书迷了眼睛,是我的错!是我对不住你!”张斐咬紧牙齿道。

    “其实我知道,那群人是寻着你的踪迹,才找上我张家的。你若是不出现,我张家也不会被人摸清底细灭了满门”张母忽然开口。

    “韵儿,你……你都知道了?”张斐的身子在哆嗦:“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你!那日我观摩了天书之后,忍不住在同门面前卖弄法术,被人追查到了跟脚,是我对不住你!是我对不住张家!”

    一边说着,张斐直接跪倒在地,涕不成声。

    “可惜一切都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张斐声音哽咽,在北风中含糊不清。

    张百仁闻言沉默,他不曾想到,张家的祸患虽是有心人算计,但终究是张斐招来的。

    “然后在我张家满门被灭之后,你又在门中长辈的威逼下弃我而去,十个月后又在风雪中夺走了百义……”张母的眼中满是平静:“或许,你我相识便是一个错误。”

    “韵儿,我对不住你!我狼心狗肺对不住你!”张斐跪倒在地,不断哀嚎。

    “唉……”回应张斐的唯有一声叹息:“在风雪中,我遇到了师傅,若非师傅助我脱劫,只怕我已经被人斩杀。我此生唯有三个亏欠,其一是不该认识你,害得我张家满门灭绝。其二是对不住百义,叫其年幼失去了母亲。其三便是牵连张敬安一家老少灭门,害的张敬安郁郁而终。舍此之外,我张韵仰天立地,无愧于心。”

    “韵儿,你别走!你别走!我求求你了,你别走,你别抛下我好不好!”张斐爬过去,抱住了张韵的大腿。

    张韵低头看着张斐,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当时我也曾这般哀求你,我的伤心、凄惶更甚你千倍、百倍,你尚且还有金顶观可以依靠,而我呢?我有什么?我什么都没有!”

    “我是禽兽,我猪狗不如,我对不住你!”张斐不断的磕头哀求。

    “斐哥,当年你已经害了我一次,难道你又要害我一次不成吗?”张母的话语里满是温柔,仿佛情人的慰问:“你还要害我一次吗?”

    天道之路,进则一步登天。退则功散,魂飞魄散。

    只是轻轻的一句你还要害我一次吗?便叫张斐哑口无言,动作僵硬在哪里。

    手掌颤抖着松开了张韵的大腿,张斐嘴角点点血丝逸散而出,头颅慢慢低垂下去。

    张母的手掌松开张斐,缓步来到张百仁身前,上下认真打量了张百仁一遍又一遍,似乎要将其牢牢的记载骨子里一般,方才伸手整理了一番张百仁的衣衫、发丝,摸了摸张百仁脸颊,拍了拍他的肩膀:“几十年不见,当年那个柔弱的肩膀,终于可以扛起一片天了。”

    张百仁在笑,只是笑容里充满了酸涩,这笑容怎么看怎么难看。

    “莫要怨恨娘”张母叹了一口气。

    “不怨!”张百仁挤出一个笑容:“凡尘中的母子,哪里及得上长生久视的道友。”

    “你倒是想的明白!”张母拍了拍张百仁肩膀:“日后多多珍重,你从来都不亏欠娘什么东西,娘以前叫你吃尽了苦头,反而是娘不好。”

    说着话,捋了捋张百仁鬓角处的白发:“你也是要踏入天道了!我们以后就是道友。”

    说完话,张母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冰雪茫茫的世界,过了一会才道:“娘能不能最后求你一件事?”

    张百仁点点头,没有说话。

    张母笑着道:“小草,是娘欠她的!你与她之间的恩怨,娘已经清楚,你日后不论如何,都不可伤她性命。”

    “不单单是娘欠她的,我更是欠张大叔的。这件事即便娘不说,孩儿心中也自有道理”张百仁点点头。

    “唉,百义若有你这般懂事,娘就真的可以放心而去了!”张母轻轻一叹。

    张百仁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看向风中,瞧着飘落的鹅毛大雪,他知道张母在等一个人。

    一个她想要断红尘,就必须要见的人。

    远方

    一到模糊的人影在风雪中缓缓走来,张百义终究还是来了。

    在风雪中走来。

    额头、肩膀上落满了雪花,静静的站在张母身前,与张母对视。

    “砰!”

    雪花飞溅

    不待张母开口,张百义已经率先跪倒在地:“是孩儿的错!”

    “百义,你……”张母讶然的看着张百义。

    “当年小的时候,百义也曾经心中疑惑、怨恨,为什么自己没有娘!可惜当时孩儿娇生惯养,不理解母亲的难处。母亲肯将天书传给我,却不传给天资胜我百倍、万倍的大哥,更将大哥府库中的灵药尽数给我,舔犊之心此中可见。可是孩儿当时不懂,如今却忽然悟了,是我对不住母亲。”

    “百义!”张母眼中两行热泪滑落,在冰雪中化作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娘!”张百义喊了一声。

    “好!好!好!好孩子!好孩子!”张母抱着张百义,不断失声痛哭。

    瞧着哭哭啼啼的三人,张百仁精神一阵恍惚,世界似乎在刹那间远去,茫茫天地间除了无尽风雪,唯有自己一人孜然独立。

    待到回过神来,张百仁向着张母看去,却见此时张母周身气机变换,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淡然之气,肌肤上卷起了道道的褶皱,仿佛是千年老树一般,颇为恐怖骇人,触目惊心。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