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地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渡!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不过张百仁是什么人?

    他的行事需要和别人解释?

    面对着张百义的质问,张百仁直接转身离去,自己与母亲的因果已经断掉,更何况是他这个名义上的弟弟?

    “张百仁!”张百义在身后呵斥了一声。

    可惜

    张百仁已经消失在云雾深处,不见了踪迹。

    瞧着手中印记,张百仁眼中带有一抹沉思:“大罗!”

    催动法力,张百仁摊开手掌,向东一步,手中印记光芒瞬间黯淡,在转移向北方,光芒稍微恢复一些。转了一圈,张百仁发现朝南走,手中的印记光芒越加耀眼,随即二话不说一路径直向南方而去。

    “咦,洛阳城!”张百仁走了一路,居然径直来到了洛阳城王世充的地界。

    “居然投胎于洛阳城外,这老头倒会选地方!”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沉思。

    “都督,您闲着来我洛阳城,所为何事?”张百仁才刚刚落脚,不多时就见王世充走来。

    王世充能发现自己的踪迹并不奇怪,洛阳地界的鬼神都在王世充的调动之中,王世充若不能发现自己的动静,那才是奇怪呢。

    “张斐死了!”张百仁看着一袭龙袍的王世充,眼中露出一抹感慨。

    “啊?”王世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道:“都督节哀。”

    “你看我有半点哀伤的样子吗?”张百仁嗤笑一声,摊开手掌:“本座来此,不过是想着寻找一个人罢了。”

    寻找一个人?

    王世充开口道:“洛阳地界尽数在在下掌控之中,都督想要寻找什么人,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张百仁闻言摇摇头:“去忙你的,本座之事不用你操心。”

    说完话张百仁便要动身离去,可是一边的王世充忽然开口:“都督且慢!”

    “还有事?”张百仁蓦然止住脚步。

    王世充略作踌躇,过了一会才道:“都督,你还需给我等兄弟一个交代才是。”

    “交代?”张百仁眉头皱起。

    “我等如今受到天子龙气加持,修为难以寸进。都督若想我等夺取天下,这龙气自然是助力,若就这般耽搁下去,只是在李唐手下称臣,龙气只会压制我等的武道进度”王世充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都督还需给我等一个交代,这天下究竟取还是不取,也免得浪费我等时间。”

    “哦?”张百仁一双眼睛扫过王世充:“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所有人的意思?”

    “自然是所有人的意思”王世充道。

    张百仁闻言陷入沉默,过了一会才道:“若未来这天下由李承乾继承,你等自然是臣服李唐。”

    “若不是李承乾呢?”王世充道。

    “李唐江山任凭尔等自取之!”张百仁道。

    “都督,如今李世民春秋鼎盛,再有五十年也依旧可以活得很好,我等兄弟可等不起五十年,五十年之后李世民死了,我等也老了,错过了春秋鼎盛”王世充道。

    “你的意思是?”张百仁转身看向王世充。

    “十年!我等只给都督十年时间。十年之后,要么我等起兵逐鹿天下,要么就此归隐江湖,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之事,安心入山潜修武道”王世充道。

    张百仁闻言点点头:“好,那就以十年为期,十年之后我必然给你一个答复。”

    张百仁转身走了,王世充见此叹了一口气,站在山风中许久无语。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供自己挥霍?

    “就是这里吗?”张百仁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小村庄外,瞧着掌中炙热的印记,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

    任凭你是何等强者,只要不曾真的证就仙道,终究是难逃天地轮回。

    走入小村庄,此时天空中大雪纷纷,不见人影。

    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前,张百仁感应着屋子内的气息,即便是相隔几十丈,也能听到屋子内传来的笑声。

    女子的笑声。

    “铛!”

    “铛!”

    “铛!”

    张百仁轻轻伸出手敲了敲门,惹得屋内女子警惕的道:“谁啊?”

    应声的居然是一个女子。

    张百仁虽然心中诧异,但却反应不慢:“施主,贫道乃涿郡修士,路径贵地,前来化一碗斋饭。”

    “道士?”

    屋门缓缓的拉开了一道缝隙,一只眼睛顺着缝隙打量张百仁,却见张百仁衣衫华贵做工精细,不像是寻常人家的料子,随即道:“你当真是道士?”

    “如假包换!”张百仁道。

    屋门打开,露出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子,蓬头垢面的看着张百仁:“道长请吧。”

    张百仁点点头,打量了屋子一眼,心中诧异。

    眼前女子蓬头垢面,但屋子倒是干净整洁。

    “道长请坐”女子递来了一个木头凳子。

    张百仁点点头,一眼落在了炕上那孩童身上,感觉着手心里的热度,眼中露出了一抹笑容:“多谢!”

    女子转身去屋外忙碌,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那孩童:“老祖可是觉醒了宿慧?”

    “我已经证就大罗,入轮回而不昧,只待时机一至便可恢复修为!”孩童慢慢站起身,打量张百仁一遍道:“怎么是你,你父亲呢?”

    “坐化了!”张百仁道。

    “嗯?不应该啊?老祖我测过他的命数,不是短命之人,怎么会坐化?”这老祖的眼中满是不解。

    能被其选中护道之人,自然没有短命之象。

    张百仁摇摇头,没有解释那么多,只是道:“老祖可好?”

    “不好!”孩童气呼呼道:“吃没得吃,喝没得喝,岂能好的了?”

    “投胎是你自己选的,怪不得别人”张百仁摇了摇头。

    “呸,当初若不是那群人逼迫得太紧,老祖我又刚刚转世归来,生怕遭了算计,怎么会匆匆投胎?不小心出了差错,本来想着投胎于那过路将军夫人的腹中,谁知道那将军龙气护体,叫老祖我淬不及防之下,投入了这般境地!”孩童一双眼睛精光灼灼的盯着张百仁:“你既然找来,那就好办了,速速带老祖我离开,这鬼地方简直是受过够了!”

    张百仁投过胎,自然知道其中的苦处。若是能投富贵人家,谁愿意受罪啊?

    “这女子怎么办?”张百仁道。

    “她乃我此身生母,自然要随我一道离去”老道话语中满是理所当然的味道。

    正说着,只见那妇人端着一碗黑乎乎的玉米粥走进来:“道长,我等贫贱人家,只有这糙米,还望道长不要介意。”

    瞧着碗中糙米,张百仁忽然愣住了神,当年初到此方世界的境遇在脑海中回忆流转而过。

    一切,如此相似!

    “不知夫人家中可还有那些亲人”张百仁也不嫌弃,不紧不慢的喝着米粥。

    “我家夫君前去山中狩猎了”妇人道。

    张百仁点点头,将手中米粥喝光,方才放下手中的空碗:“贫道喝了夫人的一碗粥,却是不能没有回报。道人家在涿郡,有良田万亩,家中仆人婢女无数,欲要请夫人前往涿郡走一遭,报答此恩情,不知夫人以为如何?”

    “嗯?”女子闻言提起警惕之色:“不必,区区一碗糙米粥罢了,道长吃完赶紧上路,如今风雪甚大,若耽搁只怕走不得。”

    张百仁闻言苦笑,这是把自己当成骗子了。

    随即也不啰嗦,直接道:“夫人莫怕,我岂会坑骗与你?这孩子前世乃我一道友,如今转生于夫人腹中,贫道欲要带其回山修炼,重立道果。”

    “可有凭证?”夫人闻言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略作沉吟,大袖一挥,便将那夫人装了进去:“夫人,这是道人的袖里乾坤,我若害你,又何必拐弯抹角?”

    说着话,将妇人放了出来。

    听了张百仁的话,那妇人稳住脚步,双目定定的看着张百仁,略带犹豫道:“道长所言可是当真?”

    “若有半点假话,当天打雷劈”张百仁道。

    “好,那我便信了你,家中尚且有些物件需要收拾一番……”

    “不必,我涿郡衣食住行,样样不缺。夫人只管带一些细软便好,家中之物尽数分于左邻右舍”张百仁道。

    俗话说得好,人靠衣服马靠鞍,瞧见张百仁这幅打扮,也不像是贫贱之人,夫人随即转身去招呼左邻右舍,分散了家中物品,这诸般过程不提。

    对于凡夫俗子,张百仁也懒得理会,只是站在一边。

    “夫人,你家夫君何时归来?”张百仁看了看天色,开口问道。

    “不敢欺瞒道长,我家夫君前年从军,战死于沙场,我一个妇道人家……”那妇人吞吞吐吐道。

    听了这话,张百仁点点头:“无妨,那咱们这便启程吧。稍后我便将你母子装入袖里乾坤内,要不了一时三刻,便会到达涿郡。”

    说完话不待妇人反应,已经将对方与孩童装走,在左右村民骇然的目光中,身形化作虚无。

    时间流转,一个关于仙人的传说,逐渐在这方土地中不断扩散开,引得不知多少人抛家弃子,寻访仙道,确确实实的一场冤孽。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