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神秘道人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如何忘记你?

    忘记那双熟悉的眼睛?那一颦一笑,无不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忘不了的月下醉吟

    玉阙起舞

    忘不了那国破家亡前的最后一眼永别。

    “朕当年是何等的宠爱你,你我是何等恩爱?朝中大权亦由你一人把持,你怎可如此待朕?难道当年海誓山盟,都是假的?”陈书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丽华。

    张丽华闻言默然,对于陈后主的话,没有任何回应。

    陈后主如遭雷击,身子不断颤抖,就连周身环绕的瘴气都欲要散去。

    “是他!是不是他!是不是他蛊惑了你的心神!杀了他,只要我杀了他,你就会被解除蛊惑,你就会回到朕的身边了!”陈后主的眼中满是癫狂。

    张丽华是什么?

    张丽华是陈后主在轮回之中坚持的希望!

    是其修道的念想!

    更是其重新堪破轮回,不被轮回迷乱的执念。

    当年陈后主虽是一介天子,但却没有任何道功在身。死后转世轮回而不昧灵光,并且在短短几十年证就阳神,张丽华就是他的执念!就是他的希望。

    “和他无关!”张丽华挡在了张百仁身前,一双眼睛猛然抬起头,直视着陈叔宝:“你走吧!什么花前月下,都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

    “理由呢?你给朕一个理由!”陈叔宝的眼睛都红了,两行血泪滑落。

    “没有理由!当年的张丽华已经饿死在塞北,是先生救了我的命,我的一切都是先生给的!”张丽华轻轻叹了一口气,不曾绝望,就不会知道希望有多么宝贵:“当年的张丽华已经死在了塞北,道长请回吧!”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陈后主疯狂嘶吼,周身法力波动:“我这便杀了他!杀了他之后,你就回回到我身边,你的一切还是我的。”

    “唉!”

    天地间一阵叹息蓦然响起,就仿佛这叹息本来就应该存在一般,忽然响彻于人的心中,只听得一声淼淼歌声自天边传来: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何方高手驾临我涿郡?”听到空中淼淼歌声,张百仁循着声音望去,居然察觉不到半点痕迹。

    “见过大都督”一道人影自天边走来,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然后看向了面色癫狂的陈叔宝:“痴儿,你还看不开吗?”

    “师傅!”陈叔宝一双眼睛里满是不甘:“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人世间的恩仇爱情,本来就是这样!没有理由,没有因果,舍弃大道之外,一切皆为空!”道人眼中露出了一抹惆怅。

    张百仁打量着眼前道人,眼中露出一抹凝重,眼前道人不同寻常,就像是一团雾般,缥缈变换叫人看不真切。

    “师傅,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要杀了他。只要杀了他,丽华就会回到我身边!”陈后主话语里满是疯狂,汇聚周身法力便要动手。

    “九霆,你当年拜入贫道麾下,是怎么说的?你难道如今都忘了吗?大都督名震天下,岂是你能挑衅的?”道人身披八卦衣衫,眼中露出了一股浓重的威严。

    眼前道人绝非寻常之辈,唯有真正的权贵,才会散发出那般浓厚的气势。

    还不待陈叔宝动手,一根绳索自道人身上飞出,瞬间将陈叔宝困住,提在了手中,对着张百仁抱拳一礼:“今日叨扰了都督清净,却是贫道失礼,还请都督饶了我这孽徒一次。”

    “我见道长仪态不凡,不知身居何方?在何处修行?”张百仁对陈后主倒不以为意,莫说是一个亡国之君,就算陈朝犹在,也不被其放在眼中。

    但是眼前这个道人,确实是不一般,给张百仁的感觉不一样。

    “哈哈哈,日后有缘,都督终会知晓贫道的名号!”说罢就见道人身形一闪,已经在空中散开,唯有声音淼淼中传来:“知天命,逆天难……”

    话语含糊不清,已经尽数消散。

    “有点意思,这道人已经证就大罗果位!”少阳老祖走入了大殿。

    “与老祖比起来如何?”张百仁道。

    “大罗是果位,谈不上强弱。若动起手来,此人绝非我对手!”少阳老祖眼中满是自信:“十招之内,便可叫其转世投胎。”

    说到这里看向张百仁:“你莫要小瞧了金顶观的传承,我纯阳道观可是天帝留下的传承,真有你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吗?”

    有那么简单吗?

    天帝是谁?

    统领、镇压了一个时代的无上强者,叫先天神祗为之匍匐的伟大存在,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张百仁愣住了。

    少阳老祖迈着小短腿走出去,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不过这小子有些门道,论起某些手段,你未必能胜的过。”

    “哦?”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

    瞧着陷入沉思的张百仁,张丽华小心翼翼道:“先生!”

    “怎么了?”张百仁伸手将张丽华拉入了怀中。

    张丽华只是将头埋入张百仁怀中,过了一会才道:“先生不会轻看我吧?”

    “怎么会!”张百仁揽住了张丽华腰肢:“咱们相依为命几十年,我岂会因为此事轻看你?”

    张丽华的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下巴,过了一会才道:“我与陈后主之间的许多事情,是说不清的。”

    “我知道,你不必解释!”张百仁抚摸着张丽华缎子般的长发,眼中露出一抹感慨:“就算以我如今的地位,有些事情依旧身不由己,更何况是你呢?”

    张丽华闻言啜涕,不再开口。

    室内恢复了平静,唯有炉火在噼里啪啦作响,过了一会才见张丽华悄悄趴在张百仁耳边低声道:“妾身等不及了,想要给先生留下血脉。”

    “你呀!”张百仁抱住张丽华,轻轻的抚摸:“我太阳神体大成在望,你又何必心急那……。”

    “唔……”张百仁话没说完,已经被张丽华推倒在地。

    涿郡之外

    道人将陈后主扔在地上,面色阴沉道:“为师早就和你说过,叫你隐忍,不许去涿郡招惹是非,可你却将为师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是也不是!”

    “师傅,徒儿知道辜负了您的期待,可徒儿就是忍不住啊!”陈后主哀求道:“师傅,求您给徒儿松绑吧,您帮我将丽华夺回来,徒儿肯定努力修行。”

    “九霆!”道人声若惊雷,震得山中无数鸟雀昏死了过去:“你这不成气候的东西,你自己说说你经历了多少次轮回?”

    陈后主闻言苦笑:“徒儿转世轮回大大小小二十回有余矣!”

    “你还知道自己轮回了二十几次,南陈不过是你的一次轮回转世罢了,你又何必看不开?”道人声音冷漠:“人死如灯灭,一切因果尽数化作无有,你有何看不开的。”

    “可是师傅,丽华不一样!丽华不一样啊!”陈后主眼中满是悲痛。

    “有什么不一样!居然如此冥顽不灵!你若再敢出去惹事,小心为师将你扔入轮回中洗练”道人冷冷一哼,转身离去:“你暂且跪在此地清醒吧。”

    道人走远,才见陈后主眼中泪水蒸干,左右打量一番之后,口中默念咒语,只见那困仙绳居然自动松开,落在其手中。

    “师傅,对不住了!”说完话陈后主身形居然就此消失。

    床榻上

    喘息声混合着浓重的鼻息,伴随着靡靡之气,整个屋子都散发出了怪异的味道。

    许久后张百仁躺在床榻上,身披小衣,张丽华一团水般,瘫软在张百仁的身上。

    “你今日与往日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张百仁摸着张丽华缎子一般的长发,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

    “有吗?”张丽华慵懒的道。

    张百仁笑着没有说话,只是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整理衣衫。

    就在此时,天边一道符篆飞来,落在了张百仁手中:“咦?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张丽华好奇道。

    “一件筹谋了好久的事情,终于要开始了!”张百仁坐起身,开始穿戴衣衫:“我去闭关修炼,最近一段时间,没有大事不可惊动我。”

    话语落下,张百仁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看向远方泾河龙王的所在:“这回,看你不死!”

    高丽

    乙支文德看着天空中星象,过了一会忽然站起身,眼中露出一抹惊愕之色:“好浓重的杀劫之气,这股杀劫之气是冲着龙族来的,只怕龙族要出大事!”

    看到天空中杀劫之气的那一刻,乙支文德便已经察觉到不妙:“要不要将此事通传龙族一番?免得龙族毫无准备,被人暗算。”

    乙支文德心中迟疑,龙族虽然与高丽有些交情,但却并非那种深交。

    但是下一刻,却见乙支文德骇然变色,星空深处一根晶莹剔透的手指跨越虚空而来,遮蔽了无尽星河,向自己碾压而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