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风起泾河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高丽虽然与四海龙族有交情,但却也仅仅只是普通的交情,因为在对付张百仁的事情上,结下了那么一点点交情。张开天眼扫视着诸天星斗的轨迹,乙支文德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一股强烈至极的杀机,横贯日月,向着青龙星宿而去。

    自己是与龙族有交情没错,但这交情却不足以叫自己搭上自己的性命。

    此次劫数之强横、之广大前所未有,若贸然搀和进去,因果纠缠之下,只怕大事不妙啊。

    岂止不妙,而是相当的不妙!

    一旦牵扯进去,凭自己此时的修为,未必能脱得了身。

    “嗯?”

    就在此时,乙支文德忽然发现冥冥之中一根手指自星河深处伸来,只见那手指过处天翻地覆,星河气数瞬间被紊乱成混沌,然后那根天外手指直接向着自己的眉心处点来。

    天地苍茫,却无处可逃。

    天罗地网,缠绵无尽。

    在那一刻,时空似乎定格,时间凝固,万物在逐渐远去,唯有这一根遮掩乾坤的手指。

    “星斗神剑!”

    坐以待毙绝非乙支文德的风格,之前被这一根手指气势所夺,此时反应过来立即召唤出无量星光,化作了一把神剑,向着那手指迎去。

    “崩!”

    “崩!”

    “崩!”

    手指碾压而下,天地万物无可阻挡。星辰法剑在那根手指下节节断裂,化作了废墟满天消散。

    “呼”

    瞧着遮天蔽日碾压而下的手指,乙支文德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悚然之色。

    没死!

    这一根手指跨越星河而来,搅乱了天机,崩碎了自己的星辰法剑,却是力量老道,终究消散一空。

    摸了摸额头,眉心处点点血丝流淌而下,乙支文德沉默不语。

    差一点,只差一点自己的脑袋就爆开了,若非关键时刻哪根手指破碎,只怕自己已经成为了死人。

    这一遭水太深,深到乙支文德都不敢去试探。

    涿郡

    张百仁缓缓收回自家手指,一双眼睛看向浩瀚星空,眼中太阳之光流转:“好一个乙支文德!好一个大周天星辰神术!”

    自己的太阳意志居然没有将乙支文德碾死,低头看着自家手掌,食指已经化作白骨,肌肤仿佛肉虫一般疯狂的蠕动衍生。

    白骨晶莹细腻,仿佛是羊脂美玉。

    “这算得上是我此时的全部力量了!”张百仁暗自沉思,当然了除了诛仙四剑与神性之外。

    这一击是张百仁根据天帝传下的神通参演而出的法门,加持了太阳意志方才能使得阳神横跨星河。

    乙支文德所看到的只是一种法相,而并非张百仁真实的手指,但那法相所承受的伤害,却是真实的伤害。

    所有反噬都会通过法则反噬,作用在张百仁的手指上。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苍天饶过谁?

    就算张百仁也不例外!

    长安城外

    袁守城似乎心有所感,一双眼睛看向了浩瀚星河,看了许久却什么也看不到,不过心中却清楚,星空外定有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对决在爆发。

    东海龙宫

    龟丞相手中拿着龟壳,一双眼睛凝重的看向星空,手中龟壳混沌朦胧,卦象在不断变化。

    “不妙啊!但却寻不出根由!”龟丞相眉头皱起:“之前有人动摇星空之力,更改星空中的定数,不知在遮掩什么?”

    遮掩的东西,一定是见不得人的东西。

    “丞相,本王今日没由来得一阵心烦意乱,气血焦躁!不如请丞相代本王卜一卦如何?”东海龙王大步走来,眼中满是焦躁之意。

    “大王稍后,在下这便起卦!”龟丞相略作沉吟,开始念诵咒语。

    过了许久,才见龟丞相面色难看道:“大王,怕是不妙啊,天机被人遮掩,在下也难以理清头绪,只怕事情是冲着我龙族来的。”

    “何人要对我龙族动手?简直是活腻味了!”东海龙王眼中杀机四溢。

    普天之下能与龙族抗衡的势力屈指可数,也就是那么几个而已。

    龟丞相摇摇头,东海龙王咬牙切齿道:“吩咐人盯紧了,决不可有任何疏忽。”

    “是!”龟丞相应了一声。

    长安城

    谁也不知道长安城什么时候多了一位算卦的老先生,只见这老先生富态延年,面色红润,周身更显轻灵,不像是凡夫俗子。

    这人倒也怪,每日只算三卦,不论生意如何,三卦过后都立即收摊。

    泾河旁

    却见一愚夫手中拿着古朴的鱼竿,瞧着那河水,眼中露出一抹冷光:“龙族胆敢觊觎我中土气数,合该千刀万剐,斩尽诛绝!”

    话语落下,自一边的鱼篓中拿出一道鱼饵,挂在了鱼钩上,猛然抛入了江水中。

    鱼饵不是普通的鱼饵,不过一时半刻,便见河水沸腾,妖气冲天,卷起了无尽风浪,河面兴风作浪,动荡不休。

    显然,河水中正有一场大战在爆发。

    鱼饵乃特制的鱼饵,其内蕴含祖血,对于龙族之属的妖怪,最是致命。

    致命的吸引力,这是本能的进化反应,只要吞了这鱼饵,便可化龙。

    待到一时三刻,忽然鱼钩一阵抖动,才见那渔夫面漏喜色:“上钩了!”

    使劲的一拽

    嚯

    好大的鲤鱼,大概有一米长短,好生的粗壮。

    此时那鲤鱼似乎有生命一般,双目怒视着垂钓的老翁。

    可惜

    仍凭其在水中有千般法力,万般神通,一旦上了钩,便化作了普通的凡俗之鱼,只能任人鱼肉。

    这渔夫好一把子力气,扛起那鲤鱼,用鱼竿缠好,转身便走。

    “这便是你的一具法身?”张衡瞧着那远去的渔夫,眼中露出了诧异之色。

    袁守城不知何时来到场中,看着远去的渔夫面露沉吟之色。

    “前些年蚩尤斩了我一具法身,如今算算时间恰好用到”张衡抱着双臂,瞧着沸腾的泾河之水:“涿郡哪位当真答应出手了?一旦斩了青龙王,四海龙族必然不肯善罢甘休。单凭你我如今状态,可奈何不得那四海龙王。”

    “自然,我骗你作甚!”袁守城背负双手,慢慢悠悠的向城中走去。

    “咱们已经钓了龙种,怎么不见泾河反应?”张衡道。

    “且待他十天半个月,亦或者是一年半载,你便可见到效果!”袁守城冷然一笑:“这妖龙身具龙族血脉,可都是大补之物,对于武道修炼好处无数。我倒是巴不得泾河没有反应过来,叫我钓了那泾河中的所有水族。”

    李唐朝廷

    李世民站在楼阁前左右来回走动,心中难安,瞧着面色凝重的句芒,李世民道:“先生,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有人交手了!”句芒一双眼睛看向星空,露出了凝重之色:“来者不善啊!”

    “这些家伙,真当朕是吃白饭的不成!是谁又出手算计?”李世民咬牙切齿道。

    “不知!或许请世尊开启慧眼,可以一辩究竟!”句芒道。

    “如今朕要镇压长安,劳烦先生代朕走一遭”李世民面色阴沉起来。

    “善!”春归君点点头,起身向少林而去。

    嵩山

    世尊闭着眼睛,脑子里流转着那晦涩不定的一根手指,一根遮天蔽日横跨星空的手指。

    “是谁?”

    世尊欲要利用慧眼映照那手指的来处,却见手指屈指一弹,镜像瞬间化作一片支离。

    被人阻挡了!

    世尊想要探查,却被人挡住了。

    “该死的,又是那个老家伙出来搅风搅雨?”世尊面色阴沉。

    正说着

    句芒来了。

    “见过世尊!”句芒对着世尊行了一礼。

    “呵”世尊冷然一笑:“你还敢来我嵩山,先天神祗人人得而诛之,你莫非真当本座心慈手软,慈悲为怀不成?”

    “世尊!现在已经不是上古,先天神祗早就没落了,自从当年大秦那一役之后,先天神祗彻底丧失了最后底蕴,在也无法兴风作浪了”句芒眼中带着一抹感慨:“更何况,这次我是代表李唐天子来的,你敢对我出手?”

    世尊闻言阴沉着脸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呵呵,这才对嘛!咱们可不是敌人,没准还能成为朋友呢?”句芒笑眯眯道。

    “朋友?成为朋友是不可能!”世尊哂笑。

    “如今惊瑞之日即将降临,所有人都会成为你仙路上的敌人,偏偏我等先天神祗不会,因为先天神祗不能成仙!你若是与我等先天神祗合作,我等在仙路开启之时助你夺得成仙的关键之物,岂不是妙哉?”句芒不紧不慢的道。

    “砰!”

    “砰!”

    “砰!”

    以世尊的修为,此时听了句芒的话后,心脏居然忍不住开始狂跳了起来。

    世尊这般人物,凡俗金银、六欲已经没有任何需求,所求者无非是仙道而已。

    世尊所求,唯有仙道!

    “莫要啰嗦,你今日来此有何目的,若再不道来,可莫要怪我下手赶人了”世尊面色阴沉道。

    句芒嘴角翘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呵呵,之前星空大战爆发,天子问你可知道什么线索。”

    “一根手指!我只看到了一根手指!”世尊闭上眼睛。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