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成了!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仙家美酒,岂是凡人**凡胎能抵抗的,不过几口下肚,渔夫便已经醉意熏熏,该交代的不该交代的,全都说了。

    “那长安城中有一道人,卜算之道奇妙无双。老夫每次捕鱼之前,都会去那道人摊子问上一卦”渔夫醉倒在地。

    泾河龙王闻言面露杀机:“该死的道人!”

    待到酒醒,渔夫抬起头,却已经不见了泾河龙王的影子,低头去看河水里的鱼钩,却见一尾大鲤鱼,长满了金鳞的大鲤鱼被其拖拽上来,一路径直向长安城中走去。

    渔夫走后不久,就见一道狂风卷起,泾河龙王化作人形,跟在了道人身后。

    入了长安城,泾河龙王随着渔夫到了摊子前,一双眼睛扫过那道人,眼中露出一抹杀机,正要上前,却听道人道:“今日三课已满,诸位且散去!诸位且散去吧!”

    众人闻言纷纷散去,泾河龙王脚步一顿,转身回了泾河。

    第二日天刚亮,泾河龙王便化作一青年士子,转身来到了长安城,早早的等候袁守城到来。

    待到日上三竿,才见袁守城瞌睡着到来,瞧见摊子前的青年文士,心中一动:“公子要问卜何事?”

    泾河龙王此时打量着袁守城,过了一会方才心中哂笑:“原来是个凡夫俗子!”

    却是

    泾河龙王看来,袁守城就一个凡夫俗子,身上半点道法的气机也无。

    “便问一问天上的阴晴如何?”泾河龙王一双眼睛看向袁守城,心中起了疑心:“这凡俗道人,当真能断定我泾河龙族的河道?”

    这般想,但心中却起了疑心,并不相信。

    “倒要试试这先生的真假”泾河龙王眼中露出一抹冷光。

    袁守城心中冷笑:“不怕你不上钩!”

    其实不论这泾河龙王想要问什么,都无碍。袁守城有的是办法引他上套,叫其知道自己厉害。

    随即抽出一卦,袁守城道:“云迷山顶,雾罩山头。若占雨泽,就在明日。”

    听了这话,泾河龙王不动声色道:“明日什么时候下雨?雨有多少尺寸?”

    袁守城嘴角翘起,露出了一道不为人查的笑容:“明日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共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

    泾河龙王闻言根本就不信,他乃是龙王,这地界有何雨水,岂能不知?

    “空口白话,岂能信你满口雌言?”泾河龙王不屑一笑。

    袁守城也不恼,见到泾河龙王起身要走,不紧不慢道:“我与你赌一场如何?”

    “哦?”泾河龙王止住脚步:“你要与我赌?如何赌?”

    “就赌明日雨时如何?”袁守城道。

    “好呀!你这厮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若明日有雨,我赠你黄金五十两。若是无雨……”泾河龙王阴测测一笑。

    “无雨你便打烂我的招牌,老道就此滚出长安城”袁守城道。

    “哦?”泾河龙王眉头一皱:“好大的口气,便依你了!”

    泾河龙王狂笑着走了!

    长安城地界有没有雨,他能不知道吗?

    “定是那渔夫有问题,专门有法子钓我龙子龙孙,却故意弄一个假话诓我,推脱到道人的身上,待我宰了那渔翁,便可化解泾河危机!”泾河龙王一路驾驭着妖风来到场中,却是找了半天,也不曾发觉渔翁的踪迹,愤愤的道:“却是叫其走脱了!日后再叫我发现其钓鱼,非要将他一口吞下不可。”

    泾河龙王回到水府,此时大小神祗排列,纷纷前来探问,毕竟如今水府人心惶惶,此事涉及到众人性命之大事。

    一蟹将上前道:“大王,可是斩了那渔翁?抓了那道人?”

    泾河龙王一声冷笑:“那渔翁见机不妙诓骗于我,然后趁机逃了。我倒是在长安城中看到了那道士。”

    “那道士指点渔翁钓取泾河龙种,大王决不可轻饶,理应将其斩杀!”一边的偏将道。

    “呵,那道人就是一个跑江湖讨饭吃的骗子,我问他几时下雨,他就说明日下雨;问他什么时辰,什么雨数,他就说辰时布云,巳时发雷,午时下雨,未时雨足,得水三尺三寸零四十八点,我与他打了个赌赛;若果如他言,送他谢金五十两;如略差些,就打破他门面,赶他起身,不许在长安惑众。”

    听闻此言,水府众人俱都是嘲笑道:“大王乃是八河总管,有雨无雨,只有大王知道。这道人在真龙面前献丑,定是输了!”

    一众水族不断吹捧,叫泾河龙王好生受用。毕竟活的岁数短,而且常年苦修,不理尘世,不知人情;一时间被众水族吹得飘飘然,高声道:“来人,取酒水来!”

    泾河龙王在水府开着宴饮,此时天宫法界却是风起云涌,却说李元吉辞别李渊,想到自家妻女在下界被人蹂躏,心中便开始滴血,一股躁怒不断升腾,冲击着其胸口。

    “齐王且慢行走”就在此时,一边的四大天师赶来。

    “不知四位天师叫住本王有何事?”对于四大天师,李元吉不敢无礼。

    其中一位天师笑着道:“齐王请了,咱们想要请你帮个忙。”

    “请我帮忙?”李元吉一愣。

    另外一位天师道:“齐王不知,我道门欲要夺回泾河水域,给佛门一个下马威。下界天子居然支持佛门大兴,置我道门于何地?那四海龙族更是墙头草,居然暗中投了佛门,我道门如今岌岌可危,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给李世民找麻烦?”听着几人话语里对人间天子的不满,李元吉顿时来了精神:“走,咱们入本宫府中详谈。”

    大概过了半日,才见李元吉随四大天师走出府邸,对着四大天师拍板保证道:“诸位真人稍后,此事交给我就是了。我父王早就对世民不满,我李家乃老聃之后,岂能拜奉佛门?此事不难,稍侯就是。”

    李元吉脚步匆匆的去了李渊寝宫,降雨之事乃龙族的职责,当年龙族受封,此事便已经说定。

    泾河龙宫大殿

    此时泾河龙王正在饮酒,忽然只听得天音回荡,一金甲力士降临水府:“天帝圣旨,泾河龙王接旨。”

    “嗯?”此时泾河龙王喝的有些头大,听闻黄巾力士所言,眼中露出不满之色:“接旨?这天帝的架子太大,你且将圣旨与我。”

    龙族乃天地间有数的大势力,岂会真的三跪九叩接旨?

    金甲力士也不多说,直接将圣旨扔给了泾河龙王,然后转身离去。

    泾河龙王打开圣旨,随即一惊,却见那圣旨中的旨意与算命先生所言分毫无差。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难道本王还要输给一个凡人不成?”泾河龙王将圣旨扔在地上踩了个稀巴烂。

    一边虾兵蟹将上前,拾起地上的圣旨,随即俱都是面色一变,其中一人道:“大王,天帝法旨,这该如何是好?难道大王要输给一个卑贱的凡人?日后传出去颜面何存啊!”

    “本王决不可输给一个凡人,本王只尊龙宫圣旨,至于说这天帝法旨,不过是一张废纸罢了!”青龙王闻言此时火气上涌,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想起之前的各种吹捧,脸上便火辣辣的一阵疼,这种时候岂能低头?

    “大王不可,咱们毕竟身在人族,不可轻视天帝法旨!否则龙王哪里不好做!”一边的偏将道。

    “嗯?不可?难道要本王输给一个人族不成?”青龙王不满的道。

    他是何等人物,岂能输给一个人族?

    “哈哈哈,大王……咱们龙族与李唐交情不浅,更是盟友,却是不好打了天帝的脸面。不如大王改了那行雨时辰,克扣他一二点数,料想天宫也不会深究!”偏将道:“如此一来,既能全了天帝脸面,也保存了大王的颜面。”

    “哈哈哈!好!好!好!你这计策不错,便依你!便依你!本王是何等身份?我乃四海太子,未来龙族之主,区区李渊也敢来喝问我?我降一点雨,算是给他面子!”泾河龙王仰天狂笑。

    “成了!”

    涿郡,张百仁手中拿着细软丝绸,在缓缓擦拭着手中的宝剑。

    “就看四海龙王有没有胆子来内陆了!”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杀机:“屠龙之事,就在今朝!”

    第二日

    待到行云布雨之时,泾河龙王径直延迟了时辰,克扣了点数,然后待到行云布雨完毕,径直落在长安城内,化作文士模样,来到了了袁守城摊子前,二话不说直接一阵打砸。

    恼羞成怒!

    泾河龙王恼羞成怒,自己岂能败给一个凡人?

    “你这妄言祸福的妖人,也敢在此妖言惑众?今日我便砸了你的摊子,叫你滚出长安城!”

    瞧着被砸乱的摊子,袁守城摇摇头,不紧不慢的叹了一口气,二话不说径直向长安城内走去。

    “哼!”瞧着袁守城的背影,泾河龙王面露杀机,但这里是人族地界,终究是不敢出手,转身消失在人海中。

    天宫中

    此时四大天师已经严阵以待,瞧着下方的泾河水域,眼中露出一抹冷笑。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