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泾河之劫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咚!”

    “咚!”

    “咚!”

    黑云压城城欲摧,战鼓声响,黑云伴随着闪电覆压整个泾河水面。

    放眼望去,天昏地暗,似乎昼夜颠倒。在那一刻,天似乎黑了下来。

    天黑了!

    天确实是黑了,彻底的黑了下来。

    接天连地的闪电自云层中坠落,泾河之水沸腾,无数虾兵蟹将毫无反应,已经被闪电化去妖气,打回了原型。

    “砰!”

    “砰!”

    “砰!”

    河水不断被雷霆炸开,烤肉味自河水中传来,此时无数的妖兽水族纷纷化作了焦炭,悬浮于河面飘荡。

    “大胆,你是何人,也敢来我泾河地域放肆!”

    泾河中,且说泾河龙王砸了袁守城的摊子,心中出了一口恶气,刚刚返回泾河,坐下吃着水果,一边蟹将走上前来道:“大王,事情如何了?”

    “本王依计行事,自然砸了那道人摊子,只是道人不曾出长安城,本王取不得那道人的狗命!”泾河龙王满不在乎道。

    “大王,咱们为了一时意气之争,擅自改了天条,克扣了点数,未免有些冒失”一位水蛇精担忧的道。

    “呸,本王是谁?本王乃未来四海龙王的主宰,莫说是仅仅克扣点数,就算不遵这圣旨,天子又能奈我何?李渊敢说个‘不’字吗?”泾河龙王的眼中满是傲气,他是青龙王,体内流淌着上古青龙的血液,谁敢对自己出手?

    正说着

    忽然石破天惊,泾河大乱,一道道闪电自云层中垂落,无数的虾兵蟹将瞬间被打回原形,然后哀嚎中化作齑粉。

    “大胆,何人胆敢放肆!”

    青龙王出了水面,一双眼睛直视着天空中云头,眼中满是怒火。

    天边云层散开,一道道金光迸射而出,无数天兵天将身披金甲,威风凛凛气势不凡。

    “青龙王,你擅自更改天条,克扣点数,违背了天帝圣旨,乃是死罪!到如今,你可知罪?”金甲神将眼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

    “知罪?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本王何罪之有?”青龙王眼中满是火气,怒极而笑:“你等神将肆意屠杀我水族,今日我倒要问罪你等,为何在此大杀无辜。”

    天宫中

    李渊身前一道神镜内显露着泾河的场景,瞧着傲气冲天的青龙王,李渊略带担忧的对李元吉道:“此事,怕是不好吧!四海龙族可不是那么容易得罪的。只怕开罪之后,后果你我承担不起。”

    “父皇,休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此地是哪里?这里是中土!是咱们的地盘,龙族在海水里才是龙,到了陆地就是泥鳅。更何况二哥已经另立佛门法界,与你我抗争,危及父皇的正统,此事严重至极,刻不容缓”李元吉眼中露出冷光:“再说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咱们后悔不得,没时间了。”

    确实

    开工没有回头箭。

    听了青龙王的话,上方云头传来一声冷笑:“青龙,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还不速速束手就擒,随我等回天宫问罪。”

    天宫中一道雷霆劈落,青龙王祭出龙珠,将那雷霆吸收的一干二净:“就凭你等,也想拿我问罪?李渊老贼何在?叫李渊过来说话。”

    “大胆,你敢直呼陛下名讳,当真是罪该万死!”

    云层中传来一声呵斥,接着就见铺天盖地的箭羽攒射而下,向着泾河水域落下。

    箭羽恐怖,犹若雨水一般,覆盖整个泾河水面。

    “该死的,你等这是要将我泾河水域斩尽杀绝,本王饶不了尔等!”泾河龙王手中持着长枪,怒喝声中冲天而起,向云头中的天兵天将杀了过去。

    “阿弥陀佛!”

    嵩山地界,世尊喧了一声佛号,双眼露出凝重之色,一双眼睛看向泾水河岸,面色不断变换:“事情不妙啊!”

    达摩脚步匆匆的走上前,站在世尊身侧:“世尊,天宫忽然对泾河发难,我佛门与龙族刚刚达成契约,坐视旁观怕是不好。”

    “坐视旁观不好,出手却更不好,李渊哪里有那个胆魄与龙族撕开面皮,定然是道门出手了,欲要杀鸡儆猴,来一个下马威!”世尊手中捻着念珠:“无妨,青龙王事关四海兴衰,只要李渊不是丧心病狂,就不会出手真的害了青龙王性命。不过吃一些苦头还是难免的,看来是我佛门将道门逼急了,这是在给咱们使厉害呢!”

    世尊可不认为天宫有胆子诛杀青龙王!

    在世尊看来,这不过就是一场闹剧罢了。

    “咱们莫要出手,通知龙族也不要出手,我倒要看看道门一个人的独角戏,如何唱下去;到时候下不来台面的还是他们自己,叫其自己打自己的脸面!”世尊不屑一笑。

    确实

    道门不敢斩杀青龙王,那抓了青龙王之后呢?

    若佛门与四海龙族求情,天宫可以趁机提条件,然后再将青龙王放了。

    但是现在大家不配合你演下去,这算是怎么回事?

    你抓了青龙王,然后呢?

    杀?杀不得。那就只能放了。

    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面?

    “李渊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要与我龙族为敌不成!”东海龙宫,龙王的眼中满是阴沉。

    “李渊怕没有这个胆子,真正出手的应该是道门。龙族与佛门联合,道门感觉到了压力,这是要向我四海施压呢!”老龟一双眼睛看着战场,过了一会才道:“但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子被抓……咱们还是出手将公子救回来的好,免得刀枪无眼,出了什么状况,到时候悔之莫及。”

    “无妨,借李唐一个胆子,也绝不敢与我龙族为敌。人族内部尚且有张百仁暗中与李唐掰腕子,李唐对我龙族多有仰仗,岂敢翻脸?”东海龙王眼中杀机流转:“想要逼宫?本王却是不接,我倒要看你如何将独角戏唱下去,如何抓了人,到时候还不是要给我如何放掉?”

    东海龙王对自己有信心,对海族的势力有信心。

    正说着,天边一道佛光流转,符篆落在了东海龙王手中,随即东海龙王一笑:“看来,佛门哪位与我想到了一处,这就是一场闹剧,一场属于道门的闹剧。”

    闹剧?

    真的是闹剧吗?

    至少此时处于围杀之中的青龙王不觉得。

    刀光暗影,杀机阵阵,此时青龙王周身已经染血。

    龙血顺着枪尖缓缓滴落,青龙王大战十万天兵,此时无数的天兵降临泾河,一张张铺天盖地的天网洒下。

    没有余孽!

    海水中成了气候的妖兽,纷纷被天网笼罩住,抓入了天宫。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咦?”此时盘坐在涿郡的张百仁反而有些惊呆了,一双眼睛看向东海方向:“没动静?”

    东海居然没有任何动静,那可是龙族的青龙王啊,可是居然没有任何动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确实是不可思议!

    青龙王对于龙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此时的龙族居然没有任何动静。

    龙族会放任自家天骄被人斩杀?不会吧?

    为什么会这样?

    张百仁迷茫了

    不单单张百仁迷茫了,一直严阵以待的道门各位高真,此时亦摸不着头脑。

    自家未来的希望都要被人斩杀,龙族在此时居然做起了缩头乌龟?

    这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龙族什么时候这般软弱了?

    没有人能想清楚,四海龙族为何毫无动静。

    张百仁只是在擦拭着手中宝剑,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不论龙族在谋划什么,泾河水域最终会回到人族手中。

    “泾河龙王,泾河水域的妖兽已经尽数落网,你莫要负隅顽抗了!”天宫中有大将劝降。

    “哼,做梦!想要我投降,简直是痴心妄想!这世上只有战死的龙族,绝没有投降的龙族!”青龙王手中长枪一扫,崩碎了身前几十位天将的身躯,眼中阵阵冷光流转。

    “哦?好倔强的泥鳅!”那天将乃是道门护法神将,本来经历道门香火祭祀,如今又得了神位,越加不可思议,道行深不可测:“你既然不肯投降,那我等就叫你知道,英雄不是那么好做的。”

    “盾阵!”

    一声令下,铺天盖地的盾牌卷起,化作了铜墙铁壁充斥于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将青龙王尽数困住,锁死了一切生机。

    “钩!”

    守将一声令下,盾牌缝隙中铺天盖地的钩子,连带着锁链向青龙王勾去。

    钩子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找死!就凭尔等土鸡瓦狗,也想困住我?”青龙王一声咆哮,猛然吐出一颗龙珠,铺天盖地的雷电自龙珠内迸射而出,将那盾阵崩散,无数天兵向四面八方倒飞去。

    “杀!”青龙王手中长枪忽然变粗、变长,然后猛然一扫,横扫云端,数万天兵倒飞而出生死不知。

    “杀!”那守将眼中冷光流转:“孽畜,休得猖狂,且看我来降你!”

    在一刹那,上前条手臂遮拢虚空,向着青龙王拿来。

    “小道而已!”青龙王不屑一笑,猛然张开嘴,吐出来一口龙炎。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