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长孙无垢的心思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自己何时踏上的仙路,自己怎么不知道?

    张百仁的眼中露出一抹茫然,观自在看着张百仁:“东华帝君既然说了,那必然不是无故放矢。你如今在中土卷起这般大的风波,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继续下棋!

    眼下棋局才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大内皇宫

    一场风波就此平定,但是另外一场风波才刚刚开始。

    “如何才能将承乾废掉!废掉承乾的太子之位!”长孙皇后站在楼阁前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许久无语。

    她只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虚空感召越来越强,或许三年五载自己便要道化飞升,但是临死之前必须要将自己的这段因果了结。

    手指轻轻的敲击着玉佩,长孙无垢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出神。

    “最近太子如何?”长孙无垢道。

    “回禀娘娘,自从太子的腿废掉之后,脾气变得越加暴躁古怪,宫中被杖毙的小太监已经十几人……”内侍低声道。

    “嗯?”长孙无垢眉头皱起,过了一会才道:“带本宫前去看看。”

    长孙无垢随着内侍来到东宫,尚未靠近便听到一阵打砸之声,李承乾暴躁犹若雷霆一般的声音响起:“混账!混账!混账东西,来人啊……给本宫将其拖出去杖毙。”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只听内侍哀嚎,但却无力反抗,被两个侍卫拖出来,拽出来寝宫。

    “慢着!”长孙无垢开口喊住了两位将士。

    “娘娘”侍卫恭敬道。

    长孙无垢摆摆手,示意侍卫将那宦官放开。

    “多谢娘娘!多谢娘娘!”小宦官连连低头磕头认罪。

    “都下去吧,本宫进去看看”长孙无垢走入了李承乾寝宫,顿时眉头一皱,瞧见了披头散发,状若疯魔一般的李承乾。

    酒香滚滚,美人衣衫**,诱人至极。

    “痛快!痛快!”李承乾衣衫散乱,肥胖的身躯依靠在案几上,一壶酒水胡乱的灌入腹中,眼中满是迷离之色:“哈哈哈!痛快!”

    瞧着那衣衫**的美人,长孙无垢一张脸阴沉不定,随即猛然一声怒喝:“够了!”

    大殿为之一静,众位宫女纷纷低垂下脑袋,眼中满是惊慌之色:“见过娘娘。”

    目光掠过众位宫娥,长孙无垢眼中怒火流转,随即停在了宫娥淤青的脖颈上。

    “你等都下去吧”长孙无垢阴沉着脸。

    大殿在刹那间安静了下来

    长孙无垢一双眼睛盯着李承乾,眼中露出了内疚、愤怒之色,过了一会才道:‘承乾,你现在成什么样子!’

    “母后!”

    李承乾双腿一屈,直接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你哭什么,不就是断了一条腿吗?日后这李唐国家还是你的!”瞧着浑身落魄的李承乾,长孙无垢手指攥紧,青筋暴起。

    不管怎么说,李承乾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大人有错孩子无错。李承乾是无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李承乾一阵惨笑,声震寰宇:“母后莫要诓我,孩儿瘸了一条腿,堂堂天朝上国李唐的国君,怎么可能是一个瘸子。”

    “天下神医无数,总有能医好你伤势的,你怎么这般颓丧”长孙无垢恨铁不成钢道。

    “哈哈哈!哈哈哈!反正我这个李唐太子早晚都要废掉,倒不如此时享受一番为君子的乐趣,若是待我这太子之位也被人去了,可是没有机会了!”说完话李承乾也不管长孙无垢,而是自顾自的瘸着腿,跌跌撞撞的来到案几前拿起酒水狂灌。

    长孙无垢见此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承乾,你是否恨母后没有让你习武?你若是早一些时日习武,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

    “孩儿岂敢!孩儿岂敢!练武有什么好的,孩儿并不喜欢练武,与娘无关!”李承乾连连摇头,喝了几口酒水之后便嚎啕大哭。

    听着李承乾撕心裂肺的哭声,长孙无垢眼眶中泪水在打转,过了一会才道:“娘去和你父皇说,无论如何都不会废掉你的太子之位的。”

    “没用的!李唐未来的国君不可能是一个废人!永远都不可能是一个废人!就算父皇答应不将我废掉,满朝文武也决不答应!”李承乾的话语里满是绝望:“诲不听当日裴先生之言,没有好生习武,不然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局面。”

    长孙无垢心如刀绞,但是一想到张百仁那日的侮辱、冲撞,那阴谋诡计,长孙无垢便欲要咬碎银牙,眼中满是杀机,狠下心肠,冷光阵阵。

    为了李唐,李家父子付出了多少?

    决不能便宜那个魔头。

    “其实,安心的当一个闲散王爷,也没有什么不好!”长孙无垢叹了一口气:“可以整日里吃喝玩乐,整个李唐有数不尽的金银、供奉给你享用。”

    “母后,就连你也劝我退下太子之位!果真,就连你也在劝我!你也不看好我!”李承乾一双眼睛看着长孙无垢,疯狂的大笑,眼中满是癫狂:“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本来只要李承乾安心的等候,将李世民熬死,这李唐自然就是他的,但现在却偏偏出了这般变故,从一个未来的国之君主变成了闲散王爷,李承乾能受得了才怪。

    “砰!”李承乾砸飞案几:“骗我的!都是骗我的!你们所有人都是骗我的!”

    长孙无垢眼眶含泪,瞧着李承乾许久,方才转身离去。

    “骗我的!都是一群骗子!都是一群骗子!”李承乾看着长孙无垢远去的背影,砸碎了手中的香炉。

    太极殿

    李世民此时面色阴沉的站在大殿内,一双眼睛看向远方的虚空,眼中露出了些许波动迷离。

    天宫的这次大劫就这般轻而易举的摆平了,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做。

    道门!

    道门居然违逆圣旨,一个个做了缩头乌龟,任凭海族肆虐中土,李世民正在思虑如何处置他们。

    而且天下水域空出来,此时正是安插人手的大好时机。

    “二公子,这次大战,收获最大的便是长江龙王,长江水神不但吞噬了黄河水脉,更是趁机占领天下各路有名的水脉……”春归君看着手中密报眉头皱起。

    “长江水神?以前怎么没听过此人的名号?是哪路神祗,居然这般不懂规矩,叫其将黄河水脉吐出来,入上京城领罪”李世民不满的道。

    一边说着,李世民拿出来圣旨:“爱卿前去宣旨吧!”

    春归君接过圣旨,随即瞳孔紧缩:“陛下,怕不好吧。”

    “怎么不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要重新赦封天下水神,有什么不好?你尽管去宣旨就是了”李世民话语不容置疑。

    春归君略作犹豫,随即道:“那黄河、长江水神,可不是好惹的,只怕对方不依,不会将吃到口中的好处吐出来。”

    “呵呵,不依?朕到希望他不依,然后将其诛杀,彻底将长江黄河水脉掌控在手中”李世民眼中杀机流转:“传旨吧,令黄河、长江水神入京请罪。”

    正说着,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长孙无垢走入了大殿内。

    春归君低头告退,长孙无垢来到了李世民身边,阴沉着脸道:“你整日里忙着家国大事,可曾想过承乾?”

    “承乾怎么了?他能有什么事!”李世民一愣,随即不以为然的道。

    长孙无垢闻言心中一动,面色悲痛道:“断腿对他的打击太大,如今那孩子整日里在东宫醉生梦死,你这做父亲的也不去看看。”

    “嗯?”李世民顿时眉头一皱:“有这种事?”

    长孙无垢叹了一口气,过一会才道:“承乾的一条腿瘸了,怕是不适合继续做太子,新的太子人选二哥可曾想好?”

    “你这什么话,不就是瘸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李世民面色一变:“太子之位,关乎着一国之气数,岂能随意废立?你怎么会想着废掉太子?”

    长孙无垢闻言一愣:“我李唐乃天朝上国,天子仪表代表的是我李唐脸面,承乾的一条腿废掉,岂能继续为我李唐国君?”

    李世民摇了摇头:“名不正则言不顺,承乾乃我李唐嫡系,理应为太子。岂能随意更改?”

    李世民心有余悸道:“玄武门之变就在眼前,朕岂能做那等糊涂事?若是废弃承乾,岂不是逼着他们骨肉相残,朕还没那么愚蠢。”

    “废弃之事无垢不必再说,朕绝不会留下这等隐患”李世民摇了摇头,若非当初李渊答应自己赦封自己为太子,自己再后来也不会生出那等野望。

    若是没有不断滋长的野心,事情也不会发展至今天这种地步。

    “怎么会这样?”长孙无垢不由得面色一白,身子轻轻哆嗦了一下,自己废了这么大劲,难道只是白费力不成?

    承乾的苦岂不是白受了?

    “不行!太子必须废掉!”长孙无垢心中不断告诫自己。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