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惊天变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李承乾的苦确实是白受了,长孙无垢想得太好,可惜他不理解李世民心中的想法。

    自古以来长幼有序,李世民自己经历过人世间最为痛苦、折磨的事情,当然不希望兄弟阋墙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

    废长立幼,废嫡立庶,乃是祸根,灭亡之道也。

    “嗒”

    “嗒”

    “嗒”

    长孙无垢在大殿内来回迈步走动,一双眼睛内闪过沉思的光芒,过了许久后才攥紧手掌,眼中杀机流转:“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不下去了!”

    “来人,传侯君集!”过了许久,才听长孙无垢开口道。

    法令传下,没让长孙无垢等多久,就见侯君集一路径直来到了长孙无垢的寝宫,恭敬一礼:“末将侯君集,拜见娘娘。”

    “侯将军莫要见外,坐吧!”萧皇后道。

    听了萧皇后的话,侯君集恭敬坐下:“不知娘娘召唤末将来此,有何吩咐。”

    “侯君集,本宫待你如何?”萧皇后的一双眼睛看着侯君集。

    “恩重如山,末将这条命是娘娘的,当年若非娘娘在先帝面前求情,在大帐外跪了三天三夜,只怕末将这条命已经魂入幽冥了”侯君集面色凝重、坚定:“娘娘但有一声吩咐,上刀山下火海,在下绝不皱一下眉头。”

    “好!好!好!”萧皇后连连拍手,眼中满是笑容:“侯君集听令。”

    “末将在!”侯君集恭敬道。

    “本宫这里有一道密旨,乃是留给你的”萧皇后拿起一封密信,放在了侯君集的身前,眼中满是凝重之色:“本宫赦令,若有朝一日本宫宾天,你当打开密旨,依计行事。”

    “是!”侯君集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却也只得应下长孙无垢的法旨。

    “你退下吧”长孙无垢背对着侯君集,一袭大红袍仰头看着天空中的云朵,声音飘飘传来。

    侯君集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萧皇后将自己召集而来,究竟为了什么。只是传下一道密旨,然后便将自己打发走了,真是怪哉。

    侯君集远去,萧皇后叹一口气,过了许久方才道:“这是本宫为李唐留下的最大后手,你若能挺过去,合该李唐被你夺了江山。”

    说完话,才见长孙无垢的寝宫内气息逐渐陷入了沉寂。

    长安城外

    袁守城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星宿,过了一会才轻轻出一口长气:“有人欲要对东宫动手,只怕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啊。当初都督吩咐我严密注意东宫的一切动静,眼下该如何是好?东宫虽有动荡,但却也未必有那么严重。”

    “东华帝君转世完毕,都督有何打算?”观自在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以不变应万变,努力修行而已”张百仁转身而去,唯有声音在空中飘荡:“巴蜀之地比邻苗疆,你还需谨慎一些,我怕那苗疆不会安分守己,必然会趁着我中土气数动荡,惹出一些事端来。”

    “我知道了,苗疆虽然凶险,但却及不上中土的波流暗涌,你自己小心”观自在远远的喊了一句。

    没有回答观自在的话,张百仁身形已经消失在天外云端。

    涿郡

    回到小村庄后,张百仁站在村口,却是忽然止住脚步,瞧着村口内不断衰弱的气机,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随即快步向自家院子里走去。

    大门推开,入目处一片雪白,三千白发飘飘。

    “丽华……你……你怎么了?”张百仁声音哆嗦,快步来到张丽华身前,瞧着那发丝干枯,气机死寂的张丽华,眼中露出了一抹惊恐。

    “先生,你回来了!”

    没有回答张百仁的话,张丽华慢慢站起身:“妾身亲自下厨,为你准备了宴席,可都是精心烹制的。有先生最爱的八宝丸子,红烧狮子头、糖醋排骨、红烧鲤鱼……。”

    一道道佳肴端出来,摆放在张百仁身前,张丽华一双妙目看着张百仁:“先生快尝尝。”

    “你的头发怎么了?”张百仁没有动碗筷,而是一双眼睛严肃的看向张丽华。

    “待先生吃完,丽华就告诉你”张丽华话语不容置疑,前所未有的笃定。

    张百仁闻言沉默,不知为何心中一颤,一股不好的预感自心中传来。

    过了一会,才慢慢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鲤鱼。

    “先生可要多多吃,莫要叫妾身的功夫白费了”张丽华笑着给张百仁夹菜。

    张百仁心中狂跳,总觉得事情不对劲,心中挂念着张丽华的事情,却是吃不下去。

    吃了几口,放下碗筷,然后看着张丽华:“你到底怎么了?”

    张丽华眼眶红肿,含着泪光,哽咽的看着张百仁,只是道了一个字:“吃!”

    张百仁吃不下,一双眼睛看着张丽华。

    “你要妾身白忙一天吗?”张丽华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

    听着那哽咽的声音,张百仁一把将张丽华揽入怀中:“丽华,你和我说,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的头发会白了下来?”

    “先生,妾身舍不得你!妾身舍不得你!妾身已经很努力了,妾身真的很努力了,可是妾身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张丽华话语中满是哽咽,泪如雨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张百仁心急如焚,瞧着这般状态的张丽华,忍不住出手想要打断对方的话语。

    张丽华哭哭啼啼,扑在张百仁怀中,过了一会才擦了擦泪水,情绪平稳下来:“妾身要死了!”

    “什么?”张百仁闻言如遭雷击:“你莫要开玩笑,你可是吞噬了凤血,有几千年寿命,怎么会死!”

    张百仁扶住张丽华肩膀,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张丽华,嘴唇哆嗦道:“这种玩笑真不好笑,下回再开这种玩笑,我可要罚你。”

    “呜呜呜……妾身舍不得先生!妾身舍不得先生!可妾身真的要死了!”张丽华泪如雨下,打湿了睫毛。

    “你有凤血在身,即便是我死了,你都不会死!”张百仁嘴上这般说,但是他的手掌在哆嗦。

    “南朝虽然灭亡,但妾身的皇后命格依旧存在,凤气依旧残存于妾身的魂魄之中,不断镇压磨灭着凤血的力量。这些年妾身修身养性,本来都要镇压了体内的凤气,可是那日后主到来,妾身的几十年苦功付之于一炬!龙凤共鸣,妾身真的镇压不住!妾身已经努力了,可是真的没有用。”

    听着张丽华的痛哭,张百仁眼眶充血:“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你若早说,未必寻不到镇压凤气的法子。”

    张百仁此时不断感应着张丽华体内的情况,一颗心逐渐沉入谷底:“来不及了!”

    “妾身怕先生掀起麻烦,不要妾身了!先生是丽华唯一的依靠,若先生不要了丽华,丽华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活下去!”张丽华泪如雨下。

    “傻啊你!”你真是傻啊!

    张百仁攥紧了衣衫,手背青筋暴起:“陈叔宝!我决饶不了他。”

    “先生,都是妾身不好,是妾身福源浅薄,没有福气陪先生沧海桑田岁月不老,都是妾身的过错,都是妾身的错!”张丽华摇了摇头,偎依在张百仁怀中:“妾身此生能遇先生,陪伴在先生左右度过余生,是妾身几世修来的福分。妾身唯一遗憾的是不能为先生诞下一儿半女,为先生留下一个念想,妾身不甘啊!”

    “妾身此生别无所求,唯一不甘心的是不能为君留下血脉,以报君此生之恩德!”张丽华话语中满是遗憾。

    张百仁心如刀绞:“你为什么不早说!你为什么不早说!我一直想着待日后神体大成,可以诞生出完美血脉的子嗣,可是你为什么不将你的情况早点告诉我!为什么!”

    张丽华只是在痴痴的笑着,过了一会才蜷缩在张百仁怀中:“先生,我若是死了,你会不会记得我?”

    张百仁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抱住了张丽华的身子,一滴滴泪水在缓缓滑落,滴落在了张丽华的脸上。

    “先生,你流泪了!妾身还从未见过先生流泪,先生乃是顶天立地的大豪杰,无数生死劫数都不曾落泪,你居然为妾身落泪了,妾身真的好高兴!好高兴!”张丽华仰起头,发冷的手指划过张百仁面颊,点住了泪水,慢慢的擦拭干净:“先生乃是惊天动地的大豪杰,不可以流泪的。”

    “我不信!我不信天子龙气没有破解的办法!我不信镇压不了天子龙气!”

    张百仁没有理会张丽华的话,此时周身无数花瓣飘舞,形成了一个绚丽多姿的花瓣世界,在院子中不断飘荡:“生机逆转!”

    “时光停滞!”

    张百仁不断运转着法则之力。

    可惜

    张丽华体内的生命气息依旧在不断的流逝,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般,不断吞噬着张丽华的生机。

    “先生,你莫要白费力了,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通道法能镇压得了那般强烈的法则之力,妾身命数如此,怪不得别人!”张丽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