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一品道门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在入敦煌,故人相见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佛门传道中土,张百仁有自己的算计,自然不会阻止。但是佛门居然敢算计到自己的头上,这件事张百仁绝对不能忍,佛门必须要为此付出代价。

    无论是佛门也好,春归君等先天魔神也罢,都不愿意冲锋陷阵打头阵,不愿意和张百仁直接对上,于是李世民这把尖刀就被众人推了出来。

    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日后除掉张百仁,不怕李世民做大。纵使是李世民不接受摆布,想要转过枪头对付自己,到时候只要叫西域诸国造反,李唐龙气反噬之下自然会叫李世民一朝回到解放前。

    龙气并非是无敌的,众人有许多办法克制龙气,就像是前朝大隋,那般强盛的势力,不也是说灭亡就灭亡吗?

    天子龙气虽然厉害,但却不能成为根基,乃是无根浮萍,只要国破家亡,天子龙气自然会散去。

    难对付的是张百仁,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百仁只会越来越厉害,身上的破绽也越来越少。

    长安城

    王世充看着手中令符,眼中露出了沉思之色。

    “叔父,大都督这回是要玩真格的!大都督实力滔天,不会在乎区区的西域诸国吧?”王仁则有些不解。

    “你不懂!西域诸国的面积加起来并不比中土小,到时候龙气联合起来,莫说是大都督,就算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是死路一条!”王世充将书信收起来,一双眼睛看向远方:“对方这是要将大都督置于死地啊!”

    “叔父,你中了大都督禁制,如今到刚好是你摆脱禁制的机会……”王仁则低声道。

    王世充面色一僵,随即低声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件事若被人传出去,不等李世民诛杀了大都督,叔父的脑袋就要被大都督摘了去。”

    王世充意味深长的道:“你是不知道大都督的手段,真以为大都督看起来有那么简单?你未免把大都督想得太简单了,从大隋开始,大都督便高立于庙堂之上,压得天下群雄抬不起头,到如今更是占据了大半江山,你以为没有都督点头,李世民能坐稳天子之位?”

    说到这里,拍了拍王仁则肩膀:“李世民这是玩火**,其实被大都督中了魔种,也未必没有好处,至少武道修为突破起来如芝麻开花一般,大都督有仙人之资,那就意味着有朝一日叔父也能登仙而去。”

    其实最重要的是王世充心中忌惮,张百仁实力太大,隐藏在暗中的势力更是深不可测,自己算计张百仁的事情瞒不住,就算日后张百仁死了,自己也休想躲过那些势力的报复。

    而且李世民诛灭了张百仁后,会放过自己吗?

    王世充敢保证,下一个被李世民塞在铡刀下的就是自己与翟让。

    “有时候我其实是很羡慕翟让的,他能想得开,我却想不开!”王世充看向王仁则:“这件事你亲自走一遭,务必不能出现任何差错,将那些所有的使者尽数斩尽杀绝。”

    “大都督,何必害我佛门圣僧,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本座来就是了!”那天人五衰之气被张百仁吹出,端坐嵩山的世尊顿时骇然失色有了感应,手中枝桠伸出,法则之力流转,向着张百仁的法则花瓣扫过去。

    “世尊,你倒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到我头上,怪不得李世民铁了心的支持你佛门崛起”张百仁脚踏虚空,缓缓向嵩山而去,手中的都法则之力不断流转,纵使是世尊出手,依旧有半数的佛门高僧中了其诡计,阳神纷纷坠入轮回中不可自拔。

    “大都督!”世尊此时终于急了,话语里多了一丝丝气急败坏的味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冲我来,何必与这些无辜之人过不去。”

    没有理会世尊的话,张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世尊:“你倒是好算计,这边拉拢着百义麻痹我,那边准备出手暗算于我,尔等佛门当真是口蜜腹剑之辈。”

    世尊阴沉着一张脸,张百仁这一口气,至少蒙蔽了半数高僧的灵光,坠入胎中之谜,这一世的修行算废了。

    “都督,佛门势大,佛门复兴乃大势所趋,只要都督肯入我佛门,和尚就拜阁下为佛门二教主,地位与本座等同”世尊声音沉稳。

    “哦?二教主?名字倒不错”张百仁看着世尊,这和尚的魄力可当真是不一般。

    能从贫瘠的天竺杀入中土,不断搅风搅雨,已经说明了世尊的本事。

    “我若说不呢?”张百仁捻着一朵花,放在了鼻翼处轻嗅。

    “不?”世尊面色怪异:“一旦西域各国入京,交换了国家的文书,到时候便是大都督的死期!集合了西域诸国、中土半壁江山的龙气,绝非你能抵挡。”

    “看来你是早有算计,我若是答应了你的条件,你能替天子做主保下我?”张百仁似笑非笑道。

    “西域诸国皆在我佛门掌控之中,我若开口,自然可以将你保下来”世尊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大局已定,都督还是认命吧。”

    “认命?”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世尊,很认真的道:“你知道什么是命吗?”

    “要么加入佛门,要么就此陨落,这便是大都督的命”世尊道。

    张百仁呵呵一笑:“拭目以待吧。”

    说完话张百仁身形消失在虚空中,留下世尊一个人站在山巅,看着天边的星辰许久无语。

    过了一会,才听世尊道:“达摩。”

    “弟子在”

    “去敦煌走一遭,护送各国使者入京”世尊道。

    “张百仁会截杀各国使者?没那么疯狂吧?他就不怕挑起大战,使得无数生灵涂炭,业力缠身吗?”达摩有些不信。

    “去了你就知道了,区区域外诸国,根本就不被涿郡哪位放在眼中,灭了也就灭了”世尊摇摇头:“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诛杀张百仁的最佳时机,错过今日,再想动手可就难咯。”

    长安城

    八百身披黑色斗笠,骑着马匹的男子静静列队站在树林中,此时整片丛林一片寂静,杀机在蔓延。

    一阵音爆卷起,只听一声呼啸传遍密林,在树林中回荡:“我乃张须驼,洛阳死士何在?”

    “张大人,在下王仁则,特奉将军之命在此恭候多时了”王仁则策马上前。

    “有些意思!”

    两道身影突破音爆循着动静赶来,瞧着那八百洛阳死士,再看看王仁则,眼中露出满意之色:“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吧。”

    西域

    大漠风沙流转

    漫漫黄沙之中,一座客栈悠悠而立,在狂风中摇曳。

    一道紫衣人影自天边走来,奇怪的是任凭天地间风沙肆虐,但是靠近此人周身三尺,却不见半点动静,俱都瞬间消散于无形。

    “龙门客栈,好久远的记忆”紫袍人影背负双手,遥遥的看着那座客栈,感受到了客栈中的一点熟悉气机。

    杨汐月!

    一个张百仁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女人。

    任谁被埋在地底一个月,险死还生,都不会忘记这种过命的交情。

    这些年自己太忙,险些将她给忘了。

    “老板娘可在?”张百仁的一袭黑发随着开口,慢慢的飘动,两鬓处白色的一抹斑白格外显眼。

    “谁呀!不会自己走进来么!”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客栈大门吱呀声中打开,四目相对,声音的主人顿时愣在了哪里。

    “咯吱”

    “咯吱”

    一阵阵磨牙声在风中传开。

    张百仁尴尬一笑:“这么些年不见,你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你还有脸来这里,你是不是已经将我忘了!”杨汐月突破音爆,刹那间来到了张百仁身前。

    见神不坏!

    砰!

    黄沙流转,张百仁倒飞出去。

    “喂,你怎么飞出去了?没什么事吧?”杨汐月担忧的追了过来:“我也没用力啊,你可是名震天下的大都督,岂会连我这弱女子的一击都承受不住。”

    “咳咳”张百仁从黄沙中挣扎着站起身:“你出气就好。”

    “哼,你这么些年怎么不来看我,整日里光顾着享受中土的花红绿翠,却是将我这个沙漠中的傻姑给忘了”杨汐月幽怨的道。

    “怎么会,我不是一直抽不出时间吗?”张百仁翻身坐起来,瞧着眼前的杨汐月,和当年没有什么差别,只是多了一点成熟的韵味。

    “呵呵,那我大婚的日子,你居然也抽不出时间来喝喜酒!”杨汐月怒喝一声。

    “你结婚了?”张百仁呆愣愣的坐在那里。

    “是呀,每个女人都逃不过成亲的宿命,我也算是一个老女人,再不结婚可没人要了,岂不是要孤身终老一辈子”杨汐月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哪路俊杰,居然有福气娶到了你”张百仁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杨汐月,话语里忍不住泛酸,那股酸味很远都能闻到。

    “人你应该认识,就是当年那个酒楼的掌柜的,这大漠中哪里有什么俊杰,随便找个不嫌弃我的男人,直接嫁了”杨汐月无奈的道。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